代表科技前沿,让阅读“活起来”的AR图书为何饱受诟病?

小筱 芥末堆看教育

图片来源:网络


芥末堆 小筱 10月30日报道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教育也搭上了智能化的便车。结合AR技术,图书经历了一个从平面到立体、从可读到可视的过程。与传统的图书相比,AR图书最大的特点就是让静态的图文“活”起来,借助智能终端将静态的图画扩展到视听多方位的体验,并实现与虚拟图像的“互动”。


作为一项新技术,AR打破了人们对图像的认知,甚至启迪了下一代对于世界的看法。


但是,作为尚处于摸索期的新兴产业,AR仍有诸多不足。即使是在早幼教领域混迹多年的AR图书,限于技术研发难、成本高以及创造乏力等瓶颈,而饱受诟病。价格高、体验差是很多购买者最头痛得地方。“一本70多元的AR图书,里面只有两张图可以扫描。”一名两岁孩子的妈妈说。


高额售价与优质体验相距甚远


近年来,AR图书在市场喧嚣甚欢,但因为技术瓶颈和成本限制,大多是浅尝辄止。在亚马逊的某AR图书售卖页面中,芥末堆看到,一本32页的图书明确标明只有4-5个互动增强现实动画。这样的情况在AR图书中并不是单例,真正能够完全实现具有交互性AR体验,获得好评的图书少之又少。


尽管如此,AR图书的售价相比普通图书依然贵很多。芥末堆浏览当当、亚马逊等图书售卖网站发现,单册图书(每册30页左右)售价在50元左右,口碑相对不错的AR系列图书或AR卡片售价至三四百元不等。


原珊(化名)是一位两岁孩子的妈妈,常常给孩子买各种图书。由于自己从事教育相关工作,对于幼教产品,原珊有着十分敏感的神经。近日,原珊对芥末堆吐槽:“给孩子买了一套AR图书,我试了一下,根本没有AR,就是扫图片,最多算图像识别,价格特别贵,完全是骗子……”


一本70元AR图书,仅两页图片可扫描


芥末堆体验了原珊所说的产品。首先,芥末堆在手机上下载图书指定的APP,扫描图书指定页码上的图片后发现,3D效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酷炫”。



扫描第一页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幅没有省份标识的中国地图,且没有任何声音和文字出现。让原珊困惑的是,书中的引导语是 ——“那片我们生活的国土,到底在地球的哪个位置呢”,本以为3D的中国地图会出现在世界地图的相应位置。 然而,芥末堆发现,手机里的中国地图孤立地出现在扫描后的页面上,并不能告诉小朋友中国到底在哪里,书本和AR效果像是两个单独的个体,很难让体验者产生增强现实的感受。



扫描另一页,一面立体的国旗出现在图书上。然而,当把手机从书本上转移到其它地方,芥末堆发现,这面国旗仍然在。这样的现象引起原珊的担忧,既然任何地方都可以保持立体效果,那就很难保证孩子的注意力会在书本上,相反,手机上的画面成了他们关注的重点。



更令原珊愤怒的是,10页的图书中仅有两页带有“互动体验”,其余页面均与普通的幼儿图书无异。这样的五本书售价349.5元,平均单价近70元。


在多家电商网站卖的AR图书评价中,不少买家反映AR图书的价格过高以及配套的app的体验很差,扫描的AR内容也不够丰富。类似的,AR卡片也饱受诟病。


家长在乎图书的实际内容,不愿为技术买单


与普通图书相比,AR图书涉及到三维数字内容的制作和程序的编写,技术投入成本较高,售价也相应较高。非凡部落创始人李靖南认为:“AR图书只是产品开发者凭空想象出来的‘值钱’产品,用户关注的是产品的实用性,家长更在乎AR图书的教育意义,出现不愿为技术买单的现象很常见。”


李靖南告诉芥末堆,非凡部落最初就是以AR卡片和AR绘本为主,但后期销售量遭遇瓶颈。之后,他开始反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结果是,“卡片类、图书类产品的的惊喜感在用户第一眼看到时达到峰值,但后期并没有重复体验的需求。”虽然这些产品也融入了技术、知识成本,但高额的定价还是会让家长产生一种“买了一堆纸”的感觉。


“2D变成3D不是AR的本质”,市面上许多AR图书以赚取利润为目的,批量化地粗糙制作饱受诟病。在李靖南看来,AR不是画面的叠加,也不是单纯的虚实结合。好的AR绘本至少在素材方面应与更多学科知识和优质内容结合。然而,内容缺乏创新,信息量少早已成为AR绘本的一大通病。芥末堆在淘宝搜索栏中输入“AR图书”,结果不外乎“恐龙”“海底世界”“太空”等题材,创新乏力导致AR产品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声音|“AR技术只是让教育变得更有趣”


针对家长不愿为AR绘本技术买单的问题,小熊尼奥创始人熊剑明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了“用购分离”的概念,即AR绘本的使用者和购买者是两个人群。“家长对于产品的评价不是基于技术实现手段去评价,而是根据内容来做评价。”因此,AR早教产品本质上是内容产品,只有内容做好了,才能得到家长的青睐。


不过,面对家长对AR绘本“教育意义不大”的质疑,熊剑明表示:“AR对于孩子来讲,开发想像力的意义远大于教育意义,技术本身不能用来教育,它只能让教育变得更有趣。AR对于孩子的教育从某些意义上来说,是对未来科技的教育,而不单单只在内容方面。”


“我们让这一代孩子从小就站在未来世界的大门口。”熊剑明说,“AR代表着下一个时代——计算机睁开眼了。”他认为,AR的领域很广,AR图书只是AR在儿童教育领域的一个小小的应用,虽然目前有不完善之处,但它引领着未来的趋势。“毕竟在这一代孩子眼里,计算机天生是看得到的。”



本文作者:小筱

芥末堆 编辑
教育界的小白猫,不怕慢,就怕懒

AD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