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网购宽带号售卖被判万元罚金 他上诉称不知号的来源非法

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

2014年11月,南京的大学生茌新帝在何瑞全所开淘宝网店里购买电信宽带号,用于自己宿舍。之后,他帮大学同学在淘宝代买宽带号,并从中赚取了一笔钱。


2015年9月,茌新帝因购买非法所得的宽带账号被调查。警方告知,何瑞全在淘宝上贩卖的电信宽带号都是非法所得,犯了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2017年,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向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起诉,指控茌新帝犯掩饰、隐瞒罪。


2018年7月,南京市玄武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称茌新帝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对此,茌新帝表示不服,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茌新帝坚持表示无罪,称自己只是一个买家,对宽带号来源是否非法并不知情。


9月18日,二审开庭,焦点在于茌新帝是否知道淘宝所售宽带号为非法所得。


▲资料图片  图据东方IC


“在淘宝购买宽带号用起来更方便”



茌新帝是南京某所大专学生。“我们学校如果想上网,一般都用电信校内网。校内网不能用路由器,一个宿舍里每个同学都得办一个宽带号,但是在同一个宽带号下,电脑和手机还不能同时联网,十分不方便。”茌新帝告诉红星新闻。


每个月,茌新帝宿舍每人要交90元宽带费。


2014年10月,茌新帝在淘宝网上何瑞全开的店铺里购买了电信宽带号,连接路由器,用于全宿舍。“一个是方便,而且一个宿舍每人每月交50元宽带费就可以了,便宜。”茌新帝说。


▲资料图片  图据东方IC


从2014年开始,茌新帝开始帮同学在何瑞全处购买宽带号,并帮忙调试路由器,直到2015年9月。据茌新帝称,他从中赚取了点钱。期间,茌新帝和何瑞全一直通过QQ和阿里旺旺联系,QQ有96页聊天记录。


2015年9月,茌新帝被警方告知,何瑞全在淘宝上贩卖的电信宽带号都是非法所得,犯了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罚款50万元。


茌新帝被作为何瑞全的同伙接受调查。


2017年6月16日,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向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茌新帝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法院审理此案。


自2015年10月开始,茌新帝被取保候审,直到2018年7月一审判决结束。


此案一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焦点:是否知道宽带号为非法所得



检察院认为,茌新帝在明知何瑞全的宽带号是非法所得,依然购买并转卖获取利益5000元左右。


一审判决书提供的证据中有何瑞全证言。何瑞全称没有告诉过茌新帝自己是电信工作人员,在证词中,何瑞全说“关于账号哪里来的记不得跟他怎么讲的,他知道我的电信宽带账号都是通过扫号软件扫出来的……学校又开始查了,让我小心一点,所以他应该知道自己这些电信宽带账号来路不正。”


此案一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一审判决书显示,判定茌新帝犯罪的证据,主要是因为茌新帝作为大学生、成年人,应该知道“宽带账号应该到中国电信的营业厅办理,也可以在电信网上营业厅或者天猫官方授权的网店办理,以上均需要身份证办理”。同时,茌新帝在何瑞全处购买宽带号时“未拍证件正、背面及手持身份证半人照”,不符合国家实名制规定。


此案一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茌新帝坚称自己并不知道这些账号是非法获得。“何瑞全当时的淘宝店铺已经开了6年,而且是钻石店铺,我肯定是信任的。”茌新帝这样对红星新闻说。


茌新帝的辩护律师杜家迁的辩护词称,茌新帝和何瑞全的聊天记录里显示,何瑞全一直称售卖的宽带号是通过“熟人”、“朋友”办理出来的。在茌新帝和何瑞全的聊天记录中,何瑞全提到他售卖的账号是校外账号,和校内宽带互不干扰。在茌新帝2014年10月反复询问的情况下,何瑞全的回答一直在帮茌新帝加深自己电信内部有熟人的印象,之后两人便再没有就此事讨论。


“从那儿之后,我就一直认为他卖给我的账号都是通过电信内部的熟人获得的,也从来没想过这是不是非法所得。”茌新帝这样称。而检察院认为,茌新帝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应该有辨别淘宝所卖宽带号是否合法的能力。


检察院认定茌新帝明知账号来源非法的另一个证据是两人聊天记录里都提到“扫号”。已经被判决的何瑞全承认,账号通过扫号软件盗取,而两人聊天记录里,茌新帝同样提到:“可以扫点儿号给我么?”对此,茌新帝称与何瑞全联系期间,“扫号”只出现过一次,且自己并不知道“扫号”是何瑞全的一种非法获取账号的手段,是“顺着何瑞全往下说的”。


2018年7月,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茌新帝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责令被告人茌新帝退缴违法所得5000多元。


此案一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检方认定茌新帝非法获利超过5000元,辩护人则认为被告人获利数额不到5000元   受访者供图


一审后不服上诉,二审尚未宣判



在拿到判决书时,茌新帝便提起上诉,他坚持自己无罪。


9月18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在网上直播。在法庭中,茌新帝辩护律师提交了新的证据,并且要求法院向电信公司申请调取工号登陆和使用日志,并申请打开何瑞全的扫号软件,以便查看软件是否可以使用。


茌新帝辩护律师强调,茌新帝在期间获取的利益不是5000多元而是2000多元。对此,一审判决书中曾经提到相关证据,法院当时对该辩护意见未予采纳。


▲此案一审判决书的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在庭审中,红星新闻注意到,检方未出示新证据,判定何瑞全有罪依然和一审时的证据一样。检方在庭审中一直强调,茌新帝作为大学生,应该能够判断淘宝店卖的号是非法的,并再次强调茌新帝和何瑞全聊天中出现“扫号”字眼。


茌新帝辩护律师称扫号软件未完成,希望检方能够将何瑞全使用的扫号软件公示。检方称扫号软件和此案无关,无需公示。


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茌新帝称,被调查期间一直感到恐惧,“后来愤怒”。他称,“本来我打算考研,但是开庭就耽误了时间,我也没有考。而且考研还有政治审查,我也放弃了。”茌新帝告诉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记者丨叶雯

编辑丨平静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

如果您发现本新闻有虚假不实等问题

欢迎向我们后台留言举报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