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血干细胞的“青春叛逆期”

云在青天水在瓶 解螺旋

转载请注明:解螺旋·临床医生科研成长平台


你可能听说过我们人的青春叛逆期,那是一个相当让家长头疼的时期,那么你听说过造血干细胞的青春叛逆期吗?它要是叛逆起来,就会将一种你熟悉的疾病招惹来。那就是令人谈之色变的白血病。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白血病算的上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疾病,一旦遭遇了这种病魔,就会给家庭造成一场可怕的灾难。


白血病是一类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他的病因是因为克隆性白血病细胞因为增殖失控、分化障碍、凋亡受阻等机制在骨髓和其他造血组织中大量增殖累积,并浸润其他非造血组织和器官,同时抑制正常造血功能。临床可见不同程度的贫血 、出血、感染发热以及肝、脾、淋巴结肿大和骨骼疼痛。



白血病根据病发的速度可分为急、慢性白血病。急性白血病细胞分化停滞在早期阶段,以原始及早幼细胞为主,疾病的恶化非常迅速,能够在几个月内难以控制。慢性白血病细胞分化周期较长,以幼稚或成熟细胞为主,它一点一点的侵蚀人的身体,甚至让人在初期无法察觉。


如果按照另一种医学检验划分,根据病变细胞系列分类,包括髓系的粒、单、红、巨核系和淋巴系的T和B细胞系。通常在临床上常将白血病分为淋巴细胞白血病、髓细胞白血病、混合细胞白血病等。



2018年七月底,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公布了一项科研成果,并将论文发表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The EMBO Journal》上,揭示人类青春期起始分泌的脑垂体激素——促黄体生成素在造血干细胞数量稳定维持中的重要调控功能。



我们都知道人体内的干细胞具有无限增殖的能力,这一特点就跟肿瘤细胞一样,但两者也是存在差异的,最大的区别就是干细胞的各个组织的成体干细胞数量是处于严密的调控状态的。


人体内骨髓内的造血干细胞是负责生成人体所有血液细胞的初始细胞。经过科学研究证明,婴儿出生后,骨髓内的造血干细胞会进入一条高速公路,迅速的增长。


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青春期的阶段,这中增长速度就会陷入挺缓,从高速公路转移到乡间小路之上。


人体造血干细胞的数量开始逐步达到一个恒稳的数值。时至今日,这种造血干细胞叛逆的“停工”,已然没能被研究透彻,生物医学上研究者也无法找到一种合适的办法去调控这些干细胞的数量,这一课题在国际上依旧是空白的领域。



虽然不清楚具体的调控方法,研究者们却得出了影响干细胞调节的的一个源头。那就是一种促黄体生成素的物质,它是自青春期开始由脑垂体分泌的一种激素,它的“日常工作”是参与调控生殖系统的成熟,但是它却有一份“兼职”,在该研究中,科研人员发现促黄体生成素还有另一项功能——调节青春期小鼠造血干细胞数量,保持造血干细胞的稳定。


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得知,骨髓造血干细胞感应促黄体生成素的能力在青春期呈指数性增长。促黄体生成素的“受体蛋白”直接表达于造血干细胞的细胞表面,一旦造血干细胞失去对促黄体生成素的“感应”,它们会在青春期不断扩增,最终导致骨髓过度造血和白细胞增多症,造成白血病的恶化。


在临床生物实验表明,如果利用基因改造技术让小鼠的造血干细胞失去了对青春期的促黄体成生素感应,小鼠骨髓内的造血干细胞将过度扩增,外周血白细胞异常增多。这一研究通过大量的数据证明,这种青春期的促黄体成生素的“叛逆”信号,使得白血病的发病速度变得尤为迅速。



人体内其实是有着生物调节的时间机制的,也就是人体生物钟,一旦进入青春期,造血干细胞就会减缓增长速度,如果出现了“青春叛逆期”就会引发血液疾病 甚至白血病。如何利用这种生物钟干预或防止白血病进程,才是研究者最为关心的话题!


小编相信在我们解螺旋的广大用户中,说不定也会出现破解这一难题的研究者呢!那么问题来了,你的青春期有过像造血干细胞这样的青春叛逆期吗,请在下方留言,小编会与你一同分享哦!


参考文献:Luteinizing hormone signaling restricts hematopoietic stem cell expansion during puberty


投稿邮箱:tougao@helixlife.com.cn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