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E 简报:为给奥兰多事件受难者募款,老校长邓布利多将在漫画里出柜

简报 VICE

今天是2016年12月26日,星期一。出完柜之后,再知道两件事:著名《星战》作曲家约翰·威廉姆斯从来就没看完过一部星战电影,以及所有把你的名字叫成 ta 前任名字的伴侣,都是巴甫洛夫之狗。

#VICE 赖床简报# 来自 VICE 全球每日发布的内容,旨在介绍这个浮华世界中正在发生的各种有或者没有意义的事件,供你在不想起床/不想上班的这个时间里转移一下注意力,看看别人正在干什么。


为了给奥兰多事件受难者募款,老校长邓布利多在漫画里出柜

图片来源:NY Times

12月28日,为美国奥兰多 Pulse 同志酒吧枪击事件募捐的漫画集《Love is Love》将于美国上市,售价10美元。

这本漫画集收录了来自不同虚构作品的同性恋与直人伙伴角色。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哈利波特》系列的老校长邓布利多也将借此机会正式出柜,并得到角色创造者 J.K.罗琳的许可。

尽管罗琳在2007年的时候已经透露邓布利多的性取向,并承诺在《神奇动物在哪里》当中揭示他与格林德沃的纠葛,但邓布利多尚未公开宣扬过他的同性恋身份。

而现在,插画师 Jim Lee 让邓布利多带领哈利、赫敏和罗恩一同用魔法棒发射出彩虹旗,并给这幅漫画配上来自《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句子:“如果我们的目标相仿,心态开放,那么习惯和语言的差异就不是问题。”


对跨性别者的仇恨被纳入美国性别仇恨罪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上周,美国法院出现首例 “对跨性别群体的仇恨罪” 的定罪。来自密西西比州的 Joshua Vallum 被判定他杀害 Mercedes Williamson 的动机是他不满后者的跨性别身份。该案件发生于2015年5月30日,当时二人存在约会关系。

虽然这项判决看似是在保护跨性别者权益方面的进步,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律师 Chase Strangio 认为事后的惩罚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并且被警察锁定的跨性别者反而会 遭受更多不公待遇

无论如何,Williamson 谋杀案的判决体现出美国执法者对人人平等这一概念的不断思考。不过,Williamson 是白人,而 这一年 在美国,黑人跨性别者被杀害的概率才高得触目惊心:美国总人口谋杀率是1/19000,但1/2600的跨性别黑人妇女在今年遇害。


把现任叫成前任的都是因为高潮了

图片来源:Stocksy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上个床都能被女朋友叫成她前任。各位壮汉,这暴怒该如何平息?不过现在有两份科学报告或许能使你(暂时)看开点。

今年 一份 来自美国杜克大学的调查表明,在狂喜状态下叫错名字绝非个例,人们最容易把在语义上(semantic)属于同一分类的人叫混,比如把一个家庭成员错叫成另一个家庭成员,把一个朋友错叫成另一个朋友 —— 偶尔也有人能把对象叫成他们宠物狗的名字。

另一份 2005年来自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调查或许也能为这事做些补充。根据 PET 脑显现对女人在不同状态下脑活动的检测,高潮期间,女人脑部活动会显著减少,这包括负责警示与焦虑的部分活跃度降低,以及负责情感的部分暂停运作 —— 所以说,叫错名字很可能只是她高潮的标志。

正如神经科学与心理学教授 吉姆·法斯博士(Dr. Jim Pfaus)所言,叫声前任 “也不过是一种巴甫洛夫条件反射,你做出了你在以前的某种状态下做过的事,因为你现在的状态和那时一样。”

话是这么说,可是当自己被和另一个(显然)不如自己的人相提并论时,祸根就已经埋下了 —— 没有任何情况比此刻更能让我意识到我只是你生理欲望的载体,尽管我知道我总是高估自己的独特性。

哎。


教皇方济各:现在的圣诞节已经被物质主义绑架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图片来自:路透社

每年圣诞节罗马教廷的教皇方济各都要在梵蒂冈举行高规格的圣诞弥撒。据 BBC 在梵蒂冈的通讯记者报道,今年的弥撒圣彼得大教堂还是像往常一样金碧辉煌,但由于最近的恐怖袭击事件,整个活动还是有一丝紧张的气氛,想进去,你必须经过一系列安检。

这场纪念耶稣诞辰的弥撒是教皇要参加的一系列圣诞活动的开始,期间,教皇方济各似乎对近年来的变化颇有不满,声称圣诞节已经 “被物质主义绑架了”。

他说人们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商业的光芒把上帝的光芒赶进了阴影之中,人们只看重礼物,却对那些被边缘化的人们毫不关心。”

他之所谓 “被边缘化的人们”,很大程度上指的是那些难民和在中东战火中受害的民众。


约翰·威廉姆斯从来就没看完过一部星战电影

什么?他真没看过? 星球大战电影截图

2016年发生的事儿还能再让人难以理解一点吗?据可靠消息,那个为《星球大战》系列作出无数不朽名曲(比如《帝国进行曲》)的约翰·威廉姆斯竟然从来就没看完过任何一部星战电影。

再一次 Metro UK 的采访中,威廉姆斯承认他没看完过任何一部他作曲的《星球大战》电影。他说:“我从来没从头到尾看完过一部自己作曲的《星球大战》电影的成品。这绝对是真的,不过我倒不觉得这是什么特别好的事情。”

他说自己都是在编曲作曲的时候看的,但一旦电影制作工作结束正式上映,他就要接着去赶下一部电影的工作,一点也不想去看成品了。

威廉姆斯还加了几句,说虽然会有很多粉丝会把这些音乐当神作,但自己一点也不这么觉得。

您真行,这段第一行还说您那都是不朽名曲来着,哎。


编译: 晏慈, 胡琛浩




你可能还想看看







长按上图提取二维码下载 VICE 中国 客户端




(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回网站)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

    阅读:3651

    18

    精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