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班后去纽约开了个 PARTY

点这儿加星标→ VICE

2018年过去了,你有把什么事情做到过100%吗?

我有。

一年以前,2018年的年初,我像往常一样做了个简单的年度list,其中包括:

1.   去一趟夏威夷,至少也是冲绳

2.   把驾校的课程上完

3.   每周和爸妈吃一次饭

4.   每个月出去约会一次

于是,我达到了未完成率的100%。

烦么?有点儿。

不过,并不是只有我这样。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里面显示,2017年-2018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的时间是2.27小时,时间最短的前四名是深圳、广州、上海和北京,依次为1.94、2.04、2.14和2.25小时。

2.25小时听起来其实没那么少,毕竟超过了一部普通电影的时长,不过算上你为这份休闲所做的准备工作,比如合适的时间赶到电影院,买票买爆米花,看完之后再回家,那么要不压缩电影,要不就压缩你后面睡觉的时间。

类似的报告不止中国做了,美国之前也做了,在 CNN 公布的关于工作时长的报告中显示,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中,美国人的周工作时间最长,全职工作者每周需要工作47个小时,而且每年的假期只有欧洲人的一半,甚至比亚太地区的工作者还要少4天,只有15天。

这听起来怎么样?

不可信。

毕竟他们的生活看起来是这样……

这样……

以及这样的……

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无限的开心,这件事大概纽约人最在行了,毕竟《西雅图夜未眠》里,男女主角谈恋爱就得上帝国大厦,还引发了《北京爱上西雅图》里北京人的效仿;《Gossip Girl》里,女主角们每次吃个酸奶都要跑到大都会博物馆的台阶上;《Girls》里,Hannah 心情不好直接坐着地铁去了 Coney Island,坐在沙滩上什么都不干。

所以,我们也可以试着把下班的时间利用起来,每天都开个两小时的 party。在纽约,有时间按秒计算的华尔街人,有布鲁克林的文艺青年,有各式各样的年轻人,国内同样如此,我们有黑眼圈已经成为五官一部分的创业狗,也有24小时都在刷手机的新媒体从业者…… 既然 New Yorker 可以玩得那么爽,上海er、北京er也同样可以。

周一 华尔街人

# 如果你是:金融、IT从业者、创业狗

先来看看最忙的一群人吧,华尔街常用一个词叫做 energy level,你可以把它理解为 “亢奋度”,为了保持这种亢奋度有一些极端的方法,在电影《华尔街之狼》全都展示过,基本都是不合法的。不过对于他们的亢奋你肯定有着深刻的印象:一个对冲基金经理兴奋的吐沫横飞的样子,可能比很多脱口秀演员还要吸引人,沉浸于某件大量消耗脑细胞的事情时,会觉得一般娱乐项目都很无聊,大脑奖励低到连阈值都摸不到。

在国内,能和华尔街工作时长相比的,只有金融、IT从业者和创业狗了,每天工作12个小时是家常便饭,2.27小时的休闲时间简直是在做梦,更别说是移步去酒吧电影院咖啡厅,从客厅走到床是私人生活中最大的运动量。

不过,并不是没机会玩,比如就在办公室开个大富翁 party。

作为全世界最多人玩过的桌面游戏,《大富翁》大概也是最能让加班狗提起兴致的游戏了,掺杂了完全不用现学的懒惰,童年回忆和金钱的原始驱动力,如果可以花点心思买个假发或者换个游戏角色的造型,简直是把加班变成享乐。10点一到,工作结束,冲进会议室,开始自己 “买地、买房、买股票” 的富豪生活,地皮都是十块起,房子都按着四套建,游戏币花光了不要紧,躺着收租,闭眼挣钱。如果运气好,成了今晚的赢家,不如就把舒爽贯穿整周,孙小美帮你做个PPT,阿土伯给你写个小程序,完美。 

周二 艺术家

# 如果你是:文化艺术从业者、精神上的法国人

在《破产姐妹》和《Girls》里,所有住在布鲁克林的人都是屌丝和他们的屌丝朋友,不过实际上并非如此。作为文艺青年的最爱居所,这里也是各种艺术咖啡厅、旧工厂改造的中古店,Live House和画廊的聚集地。

如果你常混迹上海的 M50、油罐艺术中心和北京798、草场地艺术中心,就一定是个不用早上9点打卡的人吧,拥有弹性工作时间,公司步行10分钟内至少有三个以上的咖啡厅,且不是星巴克也不是 Costa,上午不给人打电话是你们基本的职业道德,即使到了晚上11点也没办法假装微信不在线。这样的人生,再推荐酒吧咖啡厅画廊就有些无趣了,还是去户外来一场电影 Party。

如果没有设备也不要紧,可移动的投影幕布在淘宝上租用也非常便宜,甚至直接可以在艺术区里找一个空旷干净的墙面(这并不难),电影嘛,就选费里尼或者特吕弗好了,或者如果不喜欢黑白片,就看阿莫多瓦或者伍迪·艾伦,浪漫,有距离感,残酷而又没那么残酷,且大多数人都看过 —— 谁说这场 Party 的主角是电影呢?主角当然是人了,离开熟悉的休闲场所,呼吸城市的味道,看一会儿电影、看一会儿星星,看一会儿身边的人。

周三 媒体人

# 如果你是:(新)媒体从业者、段子手

纽约是众多传媒集团的所在地,比如康泰纳仕、时代华纳,也有很多我们非常熟悉的媒体比如《纽约客》、《纽约时报》,所以有无数的故事和电影都是关于他们的。有怀揣文学梦白天采访晚上写作的小记者,有随时准备投入设计师行列的服装编辑,甚至在《穿 Prada 的女王》中的小助理,也是媒体人的一员。

在国内,新媒体的兴盛让传媒从业者的数量越来越多,每个人都既是线人也是作者同时还身兼编辑和美编的工作,拿起手机时刻分享,每个角落每一秒钟都有可能发生新闻,产生灵感。媒体人的另一个特质是什么?就是真的很难聚会,今天你在上海,明天他在广州,后天又有人去了东京。所以,媒体人和段子手的 Party,不妨把手机当主角。

既然离不开手机,索性就不装什么不看手机的酒局了,而既然有手机是在实时联系,也索性就不用非得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了。找一个离自己最近的舒服的酒吧,打开手机,视频连线好友,玩场 I never 或者真心话大冒险,或者干脆只是像普通聚会那样,聊天、闲扯,遇到上来搭讪的陌生人,如果看着顺眼,就一同加入,如果不顺眼,也可以毫无愧疚感地说:呃,我和朋友在一起呢,不方便~

周四 Hipster

# 如果你是:和街头亚文化有关的人群比如滑手、纹身师、潮店主理人

Hipster 是一群非常努力让自己显得不一样的人,他们反对任何他们认为是流行或者主流的东西,他们可能喜欢某个音乐人,但当 ta 登上 iTunes 排行榜前十名时,就没法再喜欢了。

你觉得最潮的东西,他们可能觉得是最土的,你觉得最土的东西,他们可能反而觉得有点意思,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打破既定印象和边界,出乎意料的 Party,才是 Hipster 的 Party。

当所有年轻人都在各种地方控诉广场舞时,Hipster的Party偏偏要在这里举行,晚饭过后的Shopping Mall,广场舞大妈的主场,穿着各种没人认识的各种潮牌的Hipster出现了,走过众人鄙视的目光,来到花花绿绿的裙子和丝巾中间,大妈们都很高兴,Hipster看不出来高兴不高兴,因为他们的帽檐很低,墨镜很大。

当然,Hipster是绝对不会拍摄的,不过他们永远知道机位在哪儿。

周五 网红 Ins博主

# 如果你是:时尚KOLs

世界的确很大,但打开 Instagram,你就可以看到其中一半。

Ins 博主们往往接触到的是一座城市里最光鲜亮丽的一面——至少他们表现出来的是这样,他们“展示”着自己穿着时尚穿着、昂贵的酒店、精美但健康的食物、还有同样颜值爆表的男(女)友,甚至是 baby。

在国内同样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可能是各种时尚行业的 KOLs,比如网红、模特,时尚摄影师,也可能是公关,明星经纪人,他们永远不需要别人教他们如何办 party,反正 party 什么样通常也不是由他们来决定的。相比之下,初入此地,一份“如何显得自己不像个新手”的 party 指南,倒是必须的。

1.   不要用手机后置摄像头给任何东西和任何人拍照,更不要开闪光灯;

2.   自拍时如果想让什么(比如直升机)入镜,ta 只能占屏幕左上角或右上角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3.   多微笑,你装酷表情只能泄露自己已经紧张到无法控制面部肌肉;

4.   音量放大,并且理直气壮的提一些你不知道是否合理的要求;

5.   路过镜面的时候,不用避开任何人的视线,很自然的补一下口红,即使你刚刚在厕所补过妆;

6.   如果你没有 ta 的微信,别和 ta 告别,即便你有现场所有人的微信,也不要说五遍以上 “我走了啊”。

聚会很多,没酒就很无聊。美国《Food & Wine》杂志此前公布过一条通过社交 APP 向美国70万用户做的饮酒调查,试图从中找出“美国人爱喝什么酒”。其中显示在美国42个州中,纽约人钟爱的酒品牌,就是轩尼诗。

这份调查当然有自己的偏向性,毕竟使用社交媒体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这也就意味着,调查结果中他们所选择的酒,往往会出现在社交场合。

所以在纽约,年轻人永远都在尝试着新的玩法,新的活法,无论是能量满点的华尔街人,还是永远出乎意料的hipster,他们势如破竹、朝气蓬勃;而国内的年轻人同样如此,物质充盈、精神富足,勇于试错、突破自我,寻找新的创意和乐趣,把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

这份新鲜的热血,与轩尼诗新点 “闯出新点” 的品牌精神不谋而合。轩尼诗新点旨在号召年轻人打破思维与行动的桎梏,化身敢想敢做的行动派。每天只有两小时的休闲又怎样?一样可以随时随地开趴,探索生活与生命中的未知,发现微小而伟大的可能;从不受到朝九晚七的禁锢又怎样?同样有既定的空间和套路可以去打破,同样有未曾发现的自我与创意待去开拓。这份从未停止思考与创意勇于试错的敢闯精神,才是潮流本身,才能让你成为潮流的引领者。

2018年岁末,轩尼诗新点联合新锐唱作女将 VAVA、潮趣涂鸦创客 CHOSE、跑酷大神屠峰豪、型格特调师 Dylan Lam 四位潮流领袖,将上海西岸油罐艺术中心变身为宇宙空间站,带领魔都年轻人进行了一场跨年嗨趴。

“闯出新点” 是态度,更是行动。即刻行动,打破雷同,消灭边界,破格开趴,在尝试中蜕变成长,走出舒适圈,随时随地开拓新的疆域,和更有趣的自己。


//作者:阿辽杀

//Illustrator: mt, 王富贵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