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虎成:从华为看美国资本家集团如何操纵政府

张虎成 虎成论金 09月16日

2020年8月17日,孟晚舟案再次开庭,随着媒体公布的细节越来越多,美国胁迫汇丰银行、构陷华为的证据也越来越充分,中国的企业家终于看到了一个更加真实而全面的美国。其实这样的事情已经在欧洲企业身上上演过无数次了。虎哥做这期节目有两个目的,一是预判华为孟晚舟案的未来,二是警示国内走出去的企业,首先要注意合规,其次要会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汇丰重案在身,为避免更严重的制裁选择诬陷华为

2012年,美国的检方指控汇丰墨西哥分行和汇丰美国分行在2006到2010年间为墨西哥的毒贩洗钱8.8亿美元,并且资助恐怖主义行为。虎哥在284期讲过,对于这类指控,以信用为生的银行是不会主动把客户信息公开的,否则一旦发生存款大转移,银行必死无疑。另外一方面,今天的银行业都是职业经理人体系,这些高管首先关心的是自己的饭碗和利益,所以面对洗钱这类的刑事指控,如果能罚公司点钱息事宁人,那就谢天谢地了,反正罚的款也不是自己出。美国就抓住银行的软肋,为所欲为。


2012年汇丰被罚了19.2亿美元,同时签署了一份5年的延期起诉协议。这5年汇丰要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否则美国司法部能随时对汇丰高管提起刑事指控。美国司法部给汇丰派去了一个“合规监察官”,相当于太上皇。这五年内,美国司法部通过汇丰银行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2017年12月,对汇丰的刑事指控被撤销,没有任何高管被起诉。


虎哥认为华为的合规工作应该已经做得非常完善了,所以美国通过汇丰进行详细地调查取证,仍然没有抓住任何违法的证据。汇丰内部有上千人被美国司法部约谈过,但是也没有任何收获,所以只能选择诬陷。


2012年,美国向汇丰派驻合规监察官后,路透社发表了两篇文章称,华为通过香港星通公司给伊朗卖设备,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禁令。汇丰以此为理由,多次约见华为高层去香港了解情况,但是都没获得有价值的信息。2013年8月22日,汇丰指定要见孟晚舟,并且没有留下任何书面的痕迹,最后双方在一家餐馆碰面,孟晚舟陈述了华为在伊朗的业务,汇丰取得了当天的展示文件(一份PPT)。实际上这份文件没有任何地方能证明华为违规了,但这已经是他们能拿到的,唯一能和任正非家人扯上关系的“铁证”。


这名约见孟晚舟的汇丰高管叫阿兰·托马斯。在汇丰向美国提交了有关华为的信息后,托马斯就“退休”了,并拒绝媒体采访。


图:时任汇丰银行亚太区全球银行业务副主管  

阿兰·托马斯(Alan Thomas)


汇丰长期为华为提供服务,完全知晓华为与香港星通的关系。三方有很多来往邮件,都可以证明华为的所有行为完全合法。但汇丰撒谎称,只有基层员工知晓他们的这种关系,而基层员工并没有汇报给高级管理人员,汇丰高层只能通过孟晚舟的PPT来判断风险,这导致汇丰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制裁法案。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汇丰对华为的“欺诈指控”,让美国有机会命令加拿大逮捕孟晚舟。虎哥认为孟晚舟唯一的“罪证”是,她是任正非的女儿。


这可能是美国第一次公开,对中国企业撕下“司法公正”的外衣,直接启用国家机器展开的政治追杀。但是美国这类政治追杀,已经对欧洲企业做过无数次了,没有完整主权的欧洲国家面对美国更加无力反抗。欧洲大国唯一没有被美国驻军的就是法国,也被美国长臂管辖压得痛不欲生。


美国的长臂管辖,欧洲深受其害

汇丰银行在美国的遭遇,是美国司法部的常用伎俩。《美国陷阱》这本书向我们展示了同样的套路。通常流程是:由美国国内的金主推动,司法部搜集罪证,然后司法部把自己的目的直接告诉被调查企业。让企业签署一份《推迟起诉协议》。与此同时,让企业自证其罪,接受美国司法部派驻监督员,达到美国国内金主想要的目的。如果遵守了这些协议,结局就是罚款。


下面这些企业都是被美国司法部罚过款的:


德国西门子被罚8亿美元、戴姆勒1.85亿美元,法国道达尔3.98亿美元、德希尼布3.38亿美元、阿尔卡特1.38亿美元、法国兴业银行2.93亿美元、意大利斯纳姆普罗盖蒂(snamprogetti)3.65亿美元、瑞士泛亚班拿2.37亿美元、英国航空航天公司4亿美元、日本松下2.8亿美元、日本日挥株式会社2.88亿美元。


但是美国的大企业,如通用、雷神、埃克森美孚,则几乎从来没有被罚过。


再看一个详细的案例,2013年,在美国通用的支持下,美国司法部对法国的龙头企业阿尔斯通故技重施。首先他们逮捕了即将成立的,阿尔斯通和上海电气集团合资企业的候任总裁皮耶鲁齐。皮耶鲁奇认罪后,他的上司劳伦斯·霍斯金斯被美国司法部起诉。随后,阿尔斯通开始和美国司法部“合作”。



2014年4月23日,阿尔斯通的CEO柏珂龙,在美国领土上和通用电气谈判一个收购事宜。就在这一天,阿尔斯通的另一个高管,霍斯金斯被捕了,无疑这是为了给柏珂龙施加压力,因为他当时正在美国领土上。最终,柏珂龙答应了通用电气对阿尔斯通的收购,作价130亿美元,折合123.5亿欧元。美国人已经计算好了,这笔钱要缴纳税费19亿欧元,向合资企业注资24亿欧元,资本收益返还给股东32亿欧元,偿还外债30亿欧元,另外还要收购通用电气铁路信号设备部门7亿欧元,向美国司法部缴纳的罚款7亿欧元。最终,阿尔斯通的这项交易的收益是4.5亿欧元。


2014年12月19日,法国广播电台播出“阿尔斯通收购案幕后秘闻的调查节目”。一位高管说,在阿尔斯通的高管内部,大家都十分清楚,美国针对阿尔斯通进行的司法追究,对能源业务的转让起着决定性作用。这些诉讼已经说明了一切。


当时的法国经济部部长、现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直接指控柏珂龙犯有叛国罪。他说,阿尔斯通背着国家,私下开展了一系列对我们战略毫无意义的行动,首席执行官的不忠,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


实际上,通用电气在10年内,通过这种方式,已经收购了5家公司。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出海企业未来会面对越来越多这样的问题,因为过去美国没把我们当成真正的对手,今天美国已经把我们当成真正的竞争对手了。


华为事件中思科扮演着什么角色


这是虎哥在节目中第一次指名道姓的怀疑一家公司。当然,虎哥的怀疑无足轻重,虎哥只是把分析的过程放在这里,大家自己来判断。


当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后,思科给自己的员工发内部邮件,要求“禁止去中国出差”。有人说这是对自己员工的保护,虎哥认为这是做贼心虚。思科发言人后来解释:这封邮件是错发给部分员工的,并不体现思科的政策,思科没有设置差旅限制,对中国的正常差旅还在继续。真是越描越黑。


思科的能量之大超乎我们的想象。不要简单的以为思科只是一个市值1800亿美元的大公司而已。在本期节目,虎哥将尽我的全部所能,用思科这个案例向大家演示资本作恶的全流程。


虎哥认为,一家公司如果是创始人控股,或者家族控股,多少都还有一点人间烟火味。因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多少是被道德所约束的,做事相对而言会比较有底线。而一个法律意义上的人,也就是法人、公司,则完全没有,它是以规则、利益为导向的。思科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



思科是在1984年,由斯坦福大学的一对教师夫妇:波萨克(Leonard Bosack)和勒纳(Sandy Lerner)创立的。1990年公司上市后,他们就离开公司退休了。之后,思科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获得了神话般的增长,市值一度超过5000亿美元,成为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超过了其它传统通信设备公司的总和。思科也成为了职业经理人控制下没有人性的超级怪物。


第一件事,法律诉讼战。


2002年亚特兰大通讯产品展上,思科CEO钱伯斯第一次见到华为的产品,双方质量差不多,但是华为的价格比思科低20-50%。回去后思科成立了“打击华为工作小组”。2002年12月,思科上门挑战华为,对十几款华为产品提出过禁止销售的要求,理由是侵犯了思科的知识产权。为了息事宁人,华为选择不再到美国销售,但是也不接受侵权的指控。与此同时,思科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全球关系网,直接到中国信息产业部喊冤,说自己的知识产权被侵犯了,要求中国政府明确,不能给华为以政治保护。


2003年1月24日,思科在美国对华为提起诉讼。各位可以想象一下,2003年那个时候,弱小的华为要独自面对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而且因为是在美国发起的诉讼,如果真的有侵权,一定会被罚的倾家荡产。经过一年的官司,2003年10月1日,双方律师对源代码的比对工作结束,结论是:华为的产品是“健康”的。这一次,华为胜!


第二件事,国家安全战。


2010年、2011年思科公开的游说费用创下新高,分别是201万美元和280万美元。游说费用只是一个敲门砖,2012年美国国会有73名议员持有思科的股票。2011年2月,美国开始对华为、中兴展开调查。2012年10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由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通讯带来的美国国家安全问题》报告。“碰巧”这个报告的主要作者起草者,多奇·拉斯伯格就接受过思科的政治捐助。


2012年,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美国竞争对手游说反对中国公司”的文章。文章指思科以国家安全为由,参与了游说国会进行对华为的审查。


2014年,斯诺登曝光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曾侵入华为公司主要服务器,并对华为高管的通信记录展开过监控。


这段时间,华为的所有对美国的收购,都以国家安全为由,被美国拒绝,华为也迟迟无法打开美国市场。这一回合,思科胜。


第三件事,政治战。


2016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公布可能合作的5G供应商名单,华为名列其中。结果美国国安局局长罗杰斯,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亲自找AT&T高管谈话进行施压。2018年华为和AT&T合作,在美国销售华为Mate10手机。结果美国18名国会议员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发联名信,称“出于安全问题的担忧,要求联邦通信委员会,对华为与美国运营商的合作展开调查”。迫于政治压力,双方终止了合作。2018年12月1日,美国通知加拿大拘捕孟晚舟。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禁止使用任何使用了美国技术的企业向华为供货。


第一件事和第二件事,是思科对华为进行的“合法竞争”,所以思科做的事都有迹可循。第三件事是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已经超出了商业竞争的范畴,变成了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对虎哥来说,直接找到思科参与迫害的证据是很困难的,但是虎哥认为,根据思科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它的嫌疑首当其冲。


中美斗法的本质是制度的竞争


虎哥在280期讲过,新冷战的大幕已经拉开,美国遏制中国高科技企业,不过是新冷战的延续。


一方面,保持美国世界第一的地位,有利于金融资本全球扩张;大张旗鼓地遏制中国,有助于转移美国国内的矛盾。更重要的是,中美两种制度的竞争已经被摆上桌面。虽然我们中国明确说,不对外进行制度的输出,可是美国资本家不信呐。


毋庸置疑,就目前中美两国的制度,美国对本国公民、对资本的态度是更友好的,或者说,大公司、大财阀、大家族是可以完全掌控美国政府。美国的司法机构、国会等等国家机器,会直接为资本家服务,而不管它的目的是不是正义的。比如说通用、思科这类行业巨无霸企业,可以肆无忌惮地利用美国司法机构,威胁恐吓竞争对手,用不公平的条件并购竞争对手,甚至抓捕对方。


中国呢,虽然时不时还有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地方保护主义等等这类违背司法正义的事件。但总体而言,中国的民营资本家再厉害,也不敢想象能让国家机构为自己所用,能干预或影响政府。我国总市值达70多万亿元的近百家中央企业,每一家企业的每一个老总,都清楚自己是国家的职业经理人,组织部随时可以调整他的位置。谁敢不讲政治?谁又能去干预和影响政府?至今我还没看到过。


中美冲突仍将继续,目前来看,没有妥协的空间,根本也不存在什么“价值观不同”一说,本质就是两种制度的竞争,最终是利益的竞争。而中国超强的社会动员能力,国家对资本的绝对掌控力,还有不论国企还是民企,非凡的执行力,这才是令美国资本恐惧不安的理由。



免责声明:
本节目内容仅为投资者教育目的而发布,
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不定期观点分享、在线答疑,与虎哥面对面;
欢迎与志同道合的个人、企业家朋友交流学习!
添加请标注来自订阅号~




快来星标/置顶「虎成论金」

从此不在繁杂的信息流中错失好内容~


    + 关注

    + 订阅

    阅读:158

    0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