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8090的饮料——咖啡

Bartend鹅 鹅娘的客厅 08月19日




西风东渐,为我们带来了咖啡。


关于咖啡起源,这里就不赘述了。那总之对于咱们来说,与咖啡的故事可以简单概括如下:


大清亡了国门开了,时髦的大上海名媛们率先喝上了咖啡。没多久由于战争的关系,blabla,然后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咖啡才算是正式回归,并一路发展到今天。


所以,如果你是80、90后,你一定见证过咖啡的四次大型升级,以及咖啡馆儿的三次大型迭代。



速溶时代


咖啡在中国的普及,差不多是从八九十年代时候起步。那时候就是速溶咖啡粉。kuǎi一勺,拿热水冲,完了喝。


也不是什么家庭都喝。并不是喝不起,而是完全没有这个需求。大部分成熟稳重有主见的成年人都觉得:这什么玩意啊,怎么那么难喝啊。这喝了能咋啊。


一勺咖啡粉,一勺伴侣,不行再加点糖。速溶巨头“雀巢咖啡”苦口婆心地在广告里教育年轻人——上班族要喝咖啡哦,艺术家更要喝咖啡哦,hmmm~味道好极了!



二十一世纪伊始,80、90们引领风骚的时代终于到来了。我们有青春文学还有偶像剧,我们是一定要喝咖啡的。


都!憋!拦!我!


小资青年要喝cappuccino,起范儿。



特立独行青年要喝黑咖啡,忧郁儿。



虽然手里头只有速溶咖啡粉,但精神上,我们已经提前跨出去了一大步。



监川时代 & 豪华大跃层咖啡馆


“他经常带我去喝牙买加蓝山咖啡,却从来不问我只加奶精不放糖的理由。


城里的孩子已经过上了新概念作文里的生活,小镇青年只能仰望。但不服输的青春怎甘心落后于人呢?不懂就学,拿小本本记下来—— 


蓝山咖啡:拥有迷人的芳香,精致的口感,咖啡里的至尊,不喝不是弄潮儿。

曼特宁咖啡:拥有迷人的芳香,精致的口感...又叫苏门答腊咖啡!一定要记住他俩是同一个东西!

巴西咖啡:拥有迷人的...词穷了。但听上去不是很厉害的亚子。

哥伦比亚咖啡:emmm...先背名字吧,以后喝了就知道了。



那时咖啡厅都开得很大气,动辄好几层楼。灯光旖旎,琴声盈盈,装潢摆设尽显细节。

▲你一定在菜单首页见过这个华美的设备,这叫“皇家比利时壶”

打开义乌匠人1:1 复刻的Tiffany法弗尔玻璃台灯,七彩光影立刻铺满桌面。服务员送上菜单(特别大,得有2张A4那么大),翻开烫金硬壳,第一页经常会是需要动用皇家比利时壶来喝的“极品蓝山”,价格是别咖啡的3倍起。那是个梦,不过暂时emmm,谢邀,下次吧。从第二页开始看。


虽然拿铁看上去不错儿,玛奇朵也十分诱人,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翻开了第三页。还好还好,25块钱一杯,一张CD钱。巴西,哥伦比亚,肯尼亚,苏门答腊...装逼的机会来了。

我胸有成竹地合上大菜单,对服务员说:

-“给我来杯曼特宁吧。
-“没有这个耶。”
-“哦不好意思,就是苏门答腊。呵呵,我习惯这么叫了。啊对了,糖和奶都不需要了。”

多么自信,多么从容。咖啡端上来后,我调动浑身感官,用力品了一口。攻略说,这种咖啡十分的重口味,醇度、香气都是非常浓烈的,酸度低,有一种孤傲而凛冽的美,不是人人都能欣赏的。

▲这就是精品曼特宁,点就送瓜子

强行欣赏了好几年,直到星巴克开启了下一个时代,像我这样的倒霉孩子们才渐渐明白了,这些咖啡店所谓的巴西、蓝山、曼特宁,全特么是一样的,全是来自廉价的阿拉比卡+罗布斯塔拼配,咖啡店干的事情不过是浓缩兑热水,皇家比利时壶不过是欺负阔气老实人,蓝山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啊喂!

眼前的监不是蓝,你说的川是什么山。这是8090曾一起走过的,监川时代。


星巴克(们)时代 & Take-away咖啡馆

感恩星巴克,让喝咖啡这件事变得单纯而有效率。


先普及一个小知识:从饮用方式上来讲,咖啡就两种,“浓缩”和“不是浓缩”。浓缩咖啡兑水就是美式,兑牛奶就是各种奶咖;而手冲、冷萃、冰滴等等都是你喝“不是浓缩”所使用的各种花招。

按这逻辑,监川时代那些只能说啥也不是。诚然它们是真咖啡,但浓缩冲水,又还没冲到美式的地步,完了伪装成手冲,这就很没法定义了。

早在1999年,星巴克就在北京开设了中国大陆第一间门店。但真正实现全民take-away,是在2013年之后。那一年,星巴克在全国的门店破千了,同行们也纷纷跟上了,大家一起将标准而国际化的喝法传遍了神州大地。

就算不是生活在一二线城市,就算喝的并不是星巴克,但手中的咖啡终于正确了。

▲星巴克北京首店

▲星巴克门店数量,从13年开始如雨后春笋

浓缩加奶就是拿铁,加少量奶和奶泡就是玛奇朵,加大量奶和奶泡就是卡布奇诺,加大量水就是美式。

多么简洁明了,而真诚,而清爽啊!!!

比起郑重其事地爬上二楼豪华大跃层,整个人陷进巨大的卡座,一杯咖啡诚惶诚恐地嘬大半下午,我们更喜欢随意走进街边的一个小店,小店甚至连座位都没有,买了就走,爱咋喝咋喝。


互联网时代 & “你说了算”咖啡馆

互联网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是方方面面的。没有了信息差,大量的舶来文化也索性揭去了最后一层神秘面纱,一下子就老实了起来,成为服务于生活的忠实仆人:老板,请问您想怎么喝,您尽管提,我怎样都行。

“自己挣钱自己花”,作为消费的中坚力量,上班族永远是时髦的定义者,上班族消费啥,啥就是时髦。当他们不再执着于星巴克,瑞幸便是时髦;瑞幸让人失望了,我们还有便利蜂。

▲瑞幸。已倒闭,但也还能喝到

咖啡馆已沦为甲乙两方进行意向会谈的临时会议室,而咖啡作为饮料本身,为了解渴&顺道儿提个神,他们说:所有的咖啡都一样,为什么我不买便宜的。

有了这个态度,咖啡就彻底平民化、日常化了。

它可以平民到你在便利店花10块钱就能来上一杯,便利店还要变着花儿给你补贴,下一杯5块,再下一杯不要钱。工作日在写字楼下捎杯咖啡就跟钉钉打卡一样是个肌肉记忆,甚至喝的过程都属于一种无意识状态,没有人在care这是个什么豆,这是个什么奶,店里用的咖啡机什么来头。

这不叫消费降级,这叫消费场景自由。如果哪天我真的想要好好感受咖啡的美妙,我有的是地儿,可以喝上一杯地道的精品手冲。

细嗅日晒的果香明朗,慢品蜜处理的层次丰富;横品单一豆,竖品不同的烘焙程度。阳春白雪的事情,我们去的也是胡同深处小院儿或是“大隐隐于写字楼”的低调工作室这种地方,给冲咖啡的人都是有故事的艺术家。


中产宅不愿意出门的,已纷纷置办了胶囊咖啡机。还记得90年代那个速溶巨头么?雀巢,一个值得敬佩的品牌,它是胶囊咖啡的吃蟹人,可以说推动了整个胶囊咖啡事业。


把一杯量、磨好并妥善密封的一颗胶囊,扔进小巧的咖啡机,就可以一键制作一杯优秀的浓缩。其傻瓜程度丝毫不亚于90年代居家完成一杯速溶,但品质,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啊。



笔者曾经采访过一位00后,问“世界三大饮料是什么?”

该00后答:可乐,雪碧,芬达。

这时候旁边的00爸笑出了声,他说你个没文化的!应该是茶、酒...还有个啥来着?水吗...不对,应该是...总之肯定有茶跟酒,还有一个是啥来着...?

社畜和吸血鬼也笑出了声,说你这什么鸟问题。世界饮料与我何干,我爱喝什么就喝什么。



所以,标准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作为与咖啡共同成长的一代,我们心里...也有自己的答案吧~



#互动留言

#你喜欢喝什么饮料?

#还希望我们聊什么?告诉我们,给点灵感。

SUBSCRIBE FOR MORE




    + 关注

    + 订阅

    阅读:804

    1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