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虎成:美国决意开打新冷战,中国怎么办?

张虎成 虎成论金 06月10日


上一期,虎哥跟大家分享了大滞胀的话题,粉丝们惊呼话题劲爆,这一期虎哥跟大家聊一聊中美关系——《虎成论金》第280期中美XLZ大幕拉开。


2019年11月21日基辛格在ZG“创新经济论坛”上说了这样一段话:“MG国会的一些行为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出于对MG国内事务的考虑,他们不会从历史角度看待美中关系那些具体细节。在我看来,在相对紧张的局势得到缓和之后,美中双方都应该尽快搞清楚导致局势紧张的ZZ原因是什么,并把问题及时解决掉,这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做还不晚,如果冷战是一座大山,现在我们都还站在山脚下,还没有爬上去。”半年过去了,虎哥想说:您说的很对,但没什么用!中美已经开始爬山了,中美XLZ大幕已经拉开。


标志性事件是2020年5月15日,MG商务部用行政命令:禁止任何使用MG技术的企业向华为供货。这意味着,就连ZG本土的半导体公司也不例外,因为他们肯定多多少少使用了一点MG的技术,比如说设计芯片的EDA软件。往极端了说,华为的海思半导体都不能给华为供货,因为海思肯定也使用了MG的技术。这已经完全不是什么商业竞争、也不涉及国家的安全,而是赤裸裸的耍流氓。


中美新冷战的底层原因


中美XLZ的底层原因又是什么?为什么MG敢肆无忌惮地践踏基本的商业规则,这么大的力度去消灭一家ZG的科技公司?华为真的影响到MG的国家安全了吗?当然不是!我相信MG,尤其是华为的死对头思科已经把华为的源代码都审查了无数遍,他们挑不出一点影响MG国家安全的地方。是因为MG的核心竞争力受损了吗?也不是!MG发动XLZ的原因要从MG经济的基本面出发去寻找。虎哥的结论是:MG的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收入两极分化,这个问题不是近期才出现的,而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MG去工业化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我们看这一组数据:1985年,MG最富裕的0.1%的人群占到全美财富的10%,后面90%的人占到社会财富的35%。这之后,最顶尖的0.1%的富人占有的财富越来越多,占比90%的人的财富越来越少。到了2013年达到了一个临界点,MG最富裕的0.1%的人,差不多也就是30万人左右,拥有的财富和后面90%的人,大概有3亿左右的人,拥有的财富是一样的,都是22.5%。2019年2月的数据显示,前30万最富有的人,财富继续上升,占比到25%。


再看两个重要信息:美联储在2019年的调查显示,40%的MG成年人在应急状况下是拿不出400美元的。如果一不小心遇到了一大笔意外的医疗帐单,25%的人会选择放弃必要的治疗。2015 年 MG公共卫生协会调查的结果是,亚利桑那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三分之一的新生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MG的威斯康星大学调研了MG 10 所社区大学的 4000 名学生,结果50%以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食品供给是不足的。是不是很难想象,饿肚子这个事儿发生在非洲和ZG西部农村的学生身上我们不吃惊,可是发生在世界上最发达的MG,还是让人很意外。


所以YQ的到来,MGZF的第一反应就是要给老百姓发钱。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为了救命!MG官方统计数据表明,截止2020年5月11日MG已经有超过3300万人失业,只能靠ZF的救济金生活。XGBL也显示:堪萨斯州黑人占总人口的5.7%,但是占死亡病例的29.7%;密苏里州黑人占总人口的11.6%,但是占死亡病例的35.1%;伊利诺伊州黑人占总人口的14.1%,占死亡病例的30.3%。MG所有的州中,黑人的死亡率都排在前列,黑人通常也是收入最低的群体。


结论应该很清楚,MG社会的两极分化是中美关系发生质变的根源!2016年特朗普能上台的重要原因是他抓住了“广大白人生活水平下滑”这个痛点,明确说要“替沉默的大多数发声”,要让工作机会从ZG回到MG,要开打MYZ,要“MG优先”等等。最终,特朗普依靠煽动MG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当上了总统。稍微有点经济学常识就知道,已经转移到ZG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很难再返回MG,但是MG的老百姓哪知道呢。XGYQ的爆发进一步加剧了MG的贫富分化,结局就只能煽动更强烈的民族主义才能维持表面的平静与和谐。所以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他们都选择了甩锅ZG,现在双方的竞选已经变成了看谁的政策能对ZG更狠。


所以,只要MG的贫富差距继续扩大,MG国内就不可能稳定。而与此同时,ZG正在悄然崛起,MG政客自然而然要甩锅ZG转移矛盾,这就是中美矛盾的不可调和之处!这个冲突只会加剧,很难削弱。


美国贫富差距很难逆转的原因


难道MG人就不知道自己社会的问题吗?为什么不能让MG缩小贫富差距呢?因为MG的贫富差距很难逆转,为什么呢?虎哥归纳了三点原因:


第一,制度原因。自由主义是刻在MG人的血液和基因里,写在MG的宪法上。缩小贫富差距必须要靠强势的大ZF,比如说杀富济贫,但是MG的宪法对于ZF的权力限制非常多,这是他们很难从小ZF变成一个强势的大ZF。


第二,路径依赖。MG科技创新能力之所以比欧洲要强,是因为他们的小ZF理念。从硅谷到华尔街,每一天都在上演着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胜出者可以通过资本市场获得千万倍的回报,正是这个机制刺激着全球的聪明人都去MG寻找机会。某种程度上说,自由至上的小ZF是MG科技竞争力的来源,所以他不可能轻易的放弃,而市场机制下的优胜劣汰也必然会带来贫富差距加大。


第三,既得利益者阻挠。缩小贫富差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前面说的,杀富济贫,比如说让富人多交税给穷人更多的福利。但是MG是富人控制着国会,换成你的话你会愿意多交税吗。


这三个原因注定了MG的贫富差距很难逆转。


虎哥预计,二季度MG的GDP同比下跌应该在10%以上,而我们二季度的GDP能恢复到去年的同期水平,这在全球都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在特朗普ZF的大力嚯嚯下,不同民调机构的数据都显示MG人对ZG的仇视和负面情绪已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最新国际形势。


虎哥认为:阻止中美关系恶化,指望MG政客有所作为已经绝无可能。其实换成我们是MG,也是一样的选择。ZG的老话:一山不容二虎,这就是你死我活的利益斗争,即便ZG为了减轻MG科技战的压力选择对MG妥协和让步,即使我们压制住国内的反美情绪也都没什么用。中美关系恶化已经不可避免。


中国经济发展道路的重大转折


发现问题谁都可以,解决问题才是关键。虎哥会有什么高见?XLZ下ZG该怎么办?


——建设无美供应链,这是ZG经济发展道路的重大转折。


我们无需隐瞒,过去我们的确是在MG主导世界秩序的受益者。现在MG不让我们搭这个顺风车了,ZG必须另起炉灶,建设无美供应链。ZG将不得不首先发展MG卡脖子的高端制造业,尤其是芯片、医药、航空航天等等。这将是中美的GY之战,将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当然,这其中也孕育着重大的投资机会。


新冷战时代对中国的不利因素


XLZ时代,对ZG有利的因素,说的人已经很多了,不说也罢,虎哥说说对ZG的不利因素:


第一,MG的优势显而易见。体现在三大方面,军事实力、金融实力和科技创新实力。军事实力,11艘核动力航母让MG所向披靡,即使发生YQ也不会对美军战斗力构成持久性的威胁;MG空军5月17日还通过宇宙神-5 运载火箭把X-37B空天飞机送到太空执行军事任务。金融实力更是让人叹为观止,面对YQ带来的经济冲击,美联储直接宣布无上限地印钞,这样的货币政策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导致货币疯狂贬值,可是美元依旧坚挺如牛。MG的科技创新能力也没有因为YQ而削弱,和ZG一样,他们的企业也能迅速转产,生产紧缺的呼吸机、XG病毒检测试剂、XG疫苗等等。这方面的能力带来的优势至今无人能匹敌,这也是MG敢于发起贸易战的重要原因。用贸易政策就能让ZG延迟崛起,MG就能够多称霸几年,这事的性价比换谁当总统都会干,只不过是表面的方式手段不同。


第二,我们缺少认同我们核心价值观的盟友。大家总会幻想俄罗斯是我们最好的盟友,其实翻翻ZG的近代史就能看到,从软弱的清ZF获取最大利益的不是欧日美,而是俄罗斯!我们现在的盟友主要在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欧洲虽然已经四分五裂,但是他们都认同自由民主的理念,认同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这是法国大革命带给欧洲的ZZYC,也是欧美在很多事情上能团结的原因,他们目前很难认同我们集体主义的价值观。


第三,ZG社会内部不稳定因素太多。未来的十年,只要ZG在高科技领域打破了MG的绝对垄断,就能在前沿领域有一定的话语权,就能够顺利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真正的盛世ZG。那时候,我们的第三产业服务业会以惊人的速度裂变式成长,从而席卷全球。如果因为某些原因ZG在这一轮科技战中败下阵来,我们大概率会陷入拉美那样的中等收入陷阱,如果你想象不出来中等收入陷阱是什么样子,你可以把ZG想象成放大版的东北。我对东北没有任何地域偏见,只是讨论经济形势,从2003年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至今,ZY累计投入了十万亿资金,效果如何你心中有数。这就是ZG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之后的状态,甚至还要更糟,那将是ZG的灾难。

免责声明:
本节目内容仅为投资者教育目的而发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 关注

    + 订阅

    阅读:1696

    19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