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的生活才是穷人努力的动力!

喇嘛哥 喇嘛哥 11月09日

穷人乍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老实告诉你吧:穷人乍富,根本按耐不住!

那年在民宿带客人玩,误打误撞进入一个豪华酒店。隔着窗,看见酒店里小资的装饰和情调,一开始是想混进去拍几张照片,放在朋友圈装逼,句子都想好了:此刻,午后阳光正照耀着我咖啡杯的棱角!

结果三个人鬼鬼祟祟的潜入进去还没来得及拍照,就有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问我:先生是要住宿还是就餐?

那时候我刚给客人吹了优雅世面,如果此刻被服务生在大庭广众赶出去,太丢人啦!

于是故作淡定的说:看看你们的菜单。

说出 这话时候,我惊慌失措的摸了摸口袋,人要没钱,底气不足。我一看那菜单,喘气的声音都变得不那么均匀。再看那菜单,都是杀了老子过大年的那种变态价,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百八,怎能写在那菜单上呢!简直就是抢人的节奏。我正在搜肠刮肚的找一个下台阶的理由的时候,这个服务生就像会掐算似的,打量我一番后十分善解人意的推荐道:本酒店最近有活动,自助餐每人60元!

一听这价格是我们所能消费的底线,你知道那种从脚后跟窜出来的硬气不,对,就是腰缠万贯的感觉,迅速有一股鸡血上身的沸腾,走路的姿态都扯高气扬起来啦,连我那一直低微的我三姐都用一口流利的扑腾话指挥服务生:带我去一下卫生间!

接下来我们三个人像所有挑刺的有钱人一样吃了个风雨不漏,早忘掉矜持是怎么写的了,然后剔着牙从容淡定的在服务生热情的目光中离开。

享受从来都是惯性使然。

学有钱人的样子每个人都是无师自通的。第二天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们三不约而同又从豪华酒店挺进,这回到了酒店,我们简直觉得自己有两米八,娴熟的告诉服务生:三位,自助餐!

这次我们不屑于左顾右盼,像喝腻了一八八五年拉菲,吃烦了二十米龙虾的主儿,开始大胆的议论:今天的海鲜不够新鲜,日本料理肯定是中国厨子做的呗.......

我远远的看见服务生对我们更毕恭毕敬啦,我们三个默默地坐在窗前装了一会逼,才慵懒的离开。路上我差点抱怨出:天天龙虾真烦的傻逼话!幸亏那天打了一个饱嗝才幸免于难。

接下来打回原形的悲催开始上演了:第三天我们像吃惯蜜蜜甜的傻孩子,条件反射的又去了大餐馆。结果迟迟不见结账回来,急忙去到吧台,才从脸涨的通红的同伴那里知道:本酒店活动结束,今天我们一共消费的金额是三天的两倍还多,远远超出我们的能力。

接下来我们三个人掏尽了腰包才凑齐数,三个虚假富人像霜打的茄子,灰溜溜的回到了民宿。和最初去酒店那种卑微和忐忑的样貌别无二致。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深深的问自己:老乌,你给爷说,你爱钱不?

爱,往死爱的那种!

那天晚上我三姐都在反问我:怎么才能挣钱呢?

我无言以对!

想想曾经,在没有尝到钱的甜头的时候,我曾经信誓旦旦的宣扬:咱们不爱钱!

有段时间一看见那些有钱人的做派,就心生恶意,总会由衷的从心底升腾出一个问题:这是什么牌子塑料袋,这么能装!

一度觉得自己这身铁骨铮铮的傲骨。没陪着唐三藏取经都屈才了,你不妨拿金钱美色诱惑我来,我眼镜都不摘!

如果不是我那有钱人大哥带我出了一趟远门,见识了有钱人的生活,我估计现在还像个碎碎念的唐僧,沉浸在自己“我穷我钢骨”的美梦里无法自拔!

接下来开始分分钟的打脸之旅,才发现我才是那个没有牌子的塑料袋,能装两百多套母生殖器。

我现在日子过的素淡的时候,就会重温一遍和有钱大哥出门的一百多小时的时光!

等我去了机场,有钱大哥已经在像夜店一样的包间里等我,据说这种不用闻康师傅味道的地方叫vlp,反正就是那种叫p却闻不到屁味的高大上的地方。笑得像一朵花的小姐姐托着茶盘像我走来,像念诗一样娓娓道来的问我:咖啡?橙子?可乐?水?

我哪见过这阵势,嗖一下就站起来,按照我以往的经验高度警惕的提醒:我又来这套!不买!

小姐姐和我有钱大哥同时笑了。大哥悄悄的告诉我:头等舱,免费的!

虽然这节外生枝的一幕略有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尴尬之外,更多的是从心底窜出来的惊喜和贪婪。我学着大哥的样子强压中那份冲动,矜持的点点头表示谁没喝过饮料啊!

接下来我分别以闲庭漫步的方式品尝了贵宾室的所有免费的午餐。等我上了飞机才发现实在是没有空间放更好的美食啦,我暗暗地骂自己:老乌啊老乌,真是摇钱树下打盹儿,瓷得清新脱俗啊!

比起接下来的生活以上的这些小惊喜只是有钱人的序曲。

有钱大哥订的是五星级酒店,门口早早的就有三个微笑的门童等候在那里,我还没下车,门童已经将我们的行李箱放在行李车上,我为了在大哥面前显示自己不那么瓷,急急忙忙跑过去推行李。门童的力气真大,我根本抢不过来。大哥说:酒店有这个服务!

我仿佛是套票进了剧院似的,好像什么动作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萎缩的跟着大哥上了电梯。

房间豪华的超出穷人的想象,根本舍不得睡觉。一个人依次摆拍了一通,冷静下来才觉得自己那么无助,对于一个爱显摆的人来说,无人分享才是最残忍的寂寞。我翻了一遍通讯录,斟酌该给谁分享我拥有的奢华。可惜时间已经是午夜,扰谁都显得唐突。只好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转转弯弯的问:你猜我现在干什么呢?

还没等到我老婆回应,我已经惊喜的告诉她:我正在从客厅到卧室的路上耶!

我老婆没好气地挂了电话。那刻谁能理解我这有钱的寂寞啊,我哀伤地坐在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的灯火,莫名的可怜那些走夜路的人,那么悲苦的活着有什么意义啊(过后想想自己那些天的心情,都想闪自己一个耳光,恶狠狠的告诉自己:装逼犯)!

有钱的感觉真是会上瘾啊!

接下来几天,我都习惯了门童微笑的脸,习惯了有人送行李上房间,习惯了房间里的甜点和咖啡,习惯了去游泳池游个美容泳,习惯了放慢脚步轻声细语的有节制的向每一个走来的人微微颔首。

直到有一天我们订了一个四星级的酒店,突然觉得自己像被皇宫里扁到边关的皇族后裔,哪哪都不是人住的地方,捏着鼻子责问服务员,什么味儿啊?!这么小的房间怎么住啊?有那么一刻觉得房间小到挤得睁不开眼睛!

最要命的事情是,我已经完全习惯了有人提行李一事,大摇大摆的就准备回房间,有钱大哥突然问我:行李哪去了?我才像一个被唐僧贬走的孙猴子,飞一样的在长安大街上追着出租车喊:师傅,我的包!

从那一刻我才深深的明白,这世上只有两种人不爱钱,一是钱多到成为一个数字,比如马云说自己不爱钱我完全相信;第二种人就是那种没有尝到钱的甜头的人,比如没有和有钱大哥出远门之前的我!

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呢?

嚎上一会,擦干眼泪,为了自己能够体面的活着,除了努力别无他法!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