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推荐 新诗界 | 李昌鹏:故事与场景

李昌鹏 上海文学

原载于《上海文学》2018年第11期


故事与场景

李昌鹏


有 幸

 

月光照亮古代的泉水、山石

还洒落在城市的街区

 

松针也拥有属于它的那颗夜露

被刺穿,还闪着光

 

抑制属于自己的一颗泪滴

先让它为陌生人而流

 

追不上一根草的拔节

它太慢,我的步伐太快了

 

我还是要感谢,我要说:有幸

有幸与你们相遇

 

大树下

 

午后的小区花园没有一个人

蝉鸣在暑气中又直又硬

 

蝉正在死去,我也是

窗外传来它生命力正旺的喊叫

 

离死亡还远,但死亡正在抵临

我闷热、寂静的房间

 

那棵树下,蚂蚁正在搬家

一场雷雨或许正在酝酿

 

今天,没有一只脚来到树下

蚂蚁们避免了粉身碎骨

 

我肯定是微如尘埃的

在宇宙中,一颗豆大的地球上

 

死亡不值得一提

如同遗忘一只叫着的蝉

 

一只沉默的蚁

嗅闻到了天空中,云的潮湿

 

哪儿出了问题

 

兄弟,哪儿出了问题

在前往天涯海角的盘山公路上

 

车停了下来。我揉着一双眼睛

揭开车的前盖

 

热浪裹挟新车的塑料味扑来

我围着车子靸着拖鞋一跳一跳

 

兄弟,哪儿出了问题

我的兄弟趴在方向盘上沉默不语

 

如果把矿泉水倒进水箱

马达会马上醒过来吧兄弟

 

我的兄弟像睡着了

或许你需要抽一支烟吧兄弟

 

我的兄弟突然说,我们马上回家吧

可是,那这辆车怎么办

 

我的兄弟是如此清醒。秃噜一声响

发动机就被他点着了火

 

被所有人喜欢

如果有一天你有了思想

便不再被所有人喜欢

 

我希望你一直喜爱洋娃娃

保持小女孩的状态

 

我厌倦自己是一个成年人

我们一起做儿童吧

 

被所有人喜欢

 

逗留在两次欢笑的间隙内

 

思想里埋伏着一支敌军

可是谁也不会有队友

 

只会有差异,真思想皆独立

但大家习惯相互碾压

 

还是让我加入你的行列吧

无视洋娃娃和我们的不一样

 

路两边全是草

 

在草原,不是上坡路

就是下坡路

 

上坡路和下坡路

是同一条路

 

同一条路

我们各走各的右边

 

一边是草

另一半还是。没有区别

 

上坡路也就是下坡路

下坡路也可以上坡

 

暴雨后

 

暴雨没有把这座城市洗得更干净

靓丽的城市和阴暗的下水道

 

在一场暴雨中

紧紧抱在了一起

 

暴雨后

翻涌上街区地面的黏腻物

 

具有不明不白的肮脏

无辜的一个路人骑自行车经过

 

他滑倒,几次也没有爬起来

污点溅上他及更多路人的身体

 

减肥诗

 

把对身体的责任紧握在自己手上

管好自己的嘴

 

戒贪可以减肥

运动锻炼,薄情和寡义都可以

 

我选择辟谷

以一种排毒的方式来达成目的

 

抛开人世烟火后

我开始认为,胖人更近亲爱的世俗

 

而瘦人,心里有无可违背的铁律

他们是硬邦邦的,对自己也狠了点吧

 

我选择吃风喝露

这就能出尘升仙了却烦恼吗?

 

饥饿的人哪,走火入魔了没有

他们在云朵中飘荡,像神又像只鬼





(文内图片由千图网授权下载)









2018年精选

赵丽宏:文学是人学 | 雷默:盲人图书馆 | 李月峰:是谁匆匆走过你那些年

周嘉宁:只有淮海路是想要记住的马路吗 | 麦家:三株草

陈应松:赵日天终于逮到鸡了 | 薛舒:下水道的终点 

陈丹晨:我所认识的钱锺书先生 | 殷健灵:人生的孤舟

李敬泽:夜奔 | 王恺:雨期的浮生六记

鲁敏:球与枪

回溯·足迹

木心:上海赋()  | 史铁生:我与地坛 | 阿城:棋王( | 

冯骥才: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 | 金宇澄:风中鸟 | 王安忆:发廊情话 | 

韩少功:归去来 | 李锐:厚土 |  陈村: | 余华:死亡叙述 

陈映真:我的文学创作与思想

佳篇有约

陈村:我们在二十岁左右 | 刘心武:冰心·母亲·红豆洗手 | 

苏童:乘滑轮车远去 拱猪 | 范小青:鹰扬巷 | 

王安忆:喜宴

短歌行

舒婷:远方(二首)还乡(外一首) | 李娟:火车快开 | 杨炼:诺日朗 | 骆一禾:四月 | 北岛:我们每天的太阳(二首)| 顾城:粉笔白昼的月亮 | 张枣:大地之歌 | 邵燕祥:我的乐观主义 | 雷抒雁:春神

关于“我们”

投稿事宜 | 友情推荐 | 微店购买事宜 | 友谊的小船 | 2016书展漫谈 | 

“川普”在《上海文学》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