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硬是把日本黑道根据地,改成了中华商业区

鲁晓芙 鲁晓芙看欧洲


日本大阪的贫民区,过去充满犯罪与情色交易、甚至毒品与黑道猖獗,如今在中资慢慢收购下,似乎出现了改头换面的机会,变成商业合作的乐土。


日本警察改变不了黑道,也许爱可以,如果爱不可以,但是中资可以!


▲近五、六年来,在中资的买收下,大阪贫民区内一条“隐藏版中华街”开始慢慢形成



贫民区的“中华街”


西城区是日本知名的游民集散区,这边有着历史悠久地色情行业、还有一处三角公园,里面聚集着许多临时工,等待新的零散工作上门。一直以来,这边被视为犯罪温床,不少罪犯都藏匿在这,当地居民也害怕经过这附近。



然而,长久以来的治安死角,却有可能在中资注入后,未来成为新型的商业区域。


这几年来,不少的中国商人开始慢慢收购当地楼房,并且改建为餐厅或酒家,将来更有可能打掉过去的楼房,盖起新的中资建筑。


记者也在10月中来到该处探访,发现位于当地唯一一条十字型商店街中,过去是当地日本居酒屋与杂货铺的店家,已然改头换面,挂上“娜娜”或是“夜来香”等中国风的店名,店铺总共达10间之多,成为“隐形版中华街”。




老社区的中资买收


走进其中一间居酒屋,里面传出许多中国店员的吆喝声与中文歌曲,其实走在路上,就可以听到不少小店内传出卡拉OK的歌声,这是当地临时工晚间的乐趣。一名30出头的中日混血服务生说,这家店开了5年多,很多临时工都是常客。


这样的卡拉OK居酒屋,从2012年起开始大量增加,其中很多是用来自中国大陆资金建造的、或是由当地华侨的收购旧公寓改装而来。一楼改建为中国地方料理、二楼成为给中国游客的民宿、三楼成为当地华侨的聚会中心。


这样的中资居酒屋消费便宜,一位来自中国的女服务员说,这边的店服务生都是中国籍,临时工多半是大阪以外来当地讨生活的,反而让两边比较不会有戒心,店内弥漫着欢乐气氛。


一位当地上班族跟记者说,他自学中文很久,后来发现这边可以跟中国服务员练习中文、还可以一起唱中文歌,就变成每周报到的“死忠客户”。


其中一位60多岁的老人,身穿工地服,拿起麦克风,高歌一曲香港歌手张学友名曲“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女服务员很得意地跟我说:“这首是我教他唱的!”。



其实这些日本的临时工,根本不识得中文,只是跟着中文歌词上面的假名一起哼唱,不过这是他们跟这些女服务员们聊天,拉近距离的机会。




中国游客爱大阪


大阪一直以来深受中国观光客喜爱,根据2017年的日本观光局数据,来大阪的外国游客1100万人,其中中国大陆籍游客就超过400万,几乎占比36%。追究其原因,日本媒体认为,这几年来关西机场允许不少中国廉价航空公司设立直飞航班,让更多中国游客愿意来消费。


加上距离上来说,大阪属于大都会,与东京、北海道等相比,减少不少飞航时间,物价也相对比东京亲民。大阪人性格上也比较豪爽、不拘小节,跟典型日本人不同,对于和中国游客的沟通上,也能用热情态度跟手势来化解。


这几年来,不少市中心商店街出现更多中文招牌的大型药局、专门服务游客,还有中国各地料理等,让游客或留学生思念家乡味时“一解乡愁”。这样的风气也逐渐传到西城区,让当地贫民街区的印象出现一丝转变。




两边朝向共存共荣?


当然,这样的转变,也让西成当地商店街出现一丝不安,就有当地老西服店的店长说:“经营者一直变换,感觉无法建造安定的街区”。


而记者在店里面询问时,一位“年资”41年的老日雇临时工高田则说:“西城区就像是个大家族,更多人加入,一起共同患难,不也很好吗?”。


西成区的地价比2017年上升许多,最高的路段,甚至来到5.6%涨幅。目前在当地贫民区收购房屋的中国商人,最少就有10位,不难想像,将来会有出现给游客的民宿跟旅馆。


最被冲击的,恐怕是当地日雇临时工的生活,当地原本充斥许多“日租旅馆”,方便给临时工们打完散工回来居住。由于只是临时居所,很多日租旅馆都脏乱不堪,价格低廉,平均1000日币(60元人民币)、最低甚至500日币(30元人民币)都有。


不少中国商人出手阔绰,愿意用两倍、甚至三倍的价格,收购土地或老公寓来改建。


一旦这些房屋减少,将来势必压迫日雇临时工的生活,高达数万的日雇临时工,如何与中资、甚至是新的外来华侨一起共存共荣,将是未来这个老旧贫民区的新课题。



大阪风光:

编辑:Flora 格式:黄牛



鲁晓芙,财经作家,旅居欧洲。

中国经济已经国际化了,不了解欧洲,有时候,你就不了解中国。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

合作请联系微信:Xiaofu_Lu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