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老公铐住网聊诈骗31万 7岁女儿曾问:为什么把妈妈锁起来?

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

央视曾经报道过一条离奇的社会新闻:2017年,一女子被丈夫囚禁后报案,之后又牵出了背后的诈骗案。


2017年9月、12月,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陈华(男方)、任欣(女方,化名)提出公诉。起诉书显示,检方认定,2015年5月至2017年3月期间,陈华采用反锁房门、暴力威胁、殴打、上手铐、脚镣等方式将任欣控制在沙坪坝某小区,胁迫其用微信、QQ在网上交友,后编造家中贫穷、亲属生病去世等理由诈骗对方钱财,并给任欣规定每日诈骗任务量,任欣若有不从或未完成任务陈华即对其肆意殴打。陈华、任欣两人诈骗14人共计31万余元。


检方指控,陈华涉嫌非法拘禁罪和诈骗罪,任欣涉嫌诈骗罪但系受胁迫状态下进行,且有自首表现,应减轻处罚。


近日,红星新闻了解到,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已将两案合并审理,目前该案处于法院审理阶段,历经三次庭审,尚未宣判。



▲央视曾对此事进行报道   央视报道截图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当事人任欣以及此案任欣、陈华的两位辩护律师。此外,任欣还讲述了自己和丈夫陈华的往事。


任欣的辩护律师谢正礼认为,任欣存在被胁从、自首的情节,依法应减轻或免除处罚,建议依法宣告缓刑或免于处罚。陈华的辩护律师罗开诚认为,陈华有可能使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对任欣进行了打骂,但任欣可自由使用手机电脑与外界取得联系,应当区别于《刑法》中的非法拘禁;关于诈骗,任欣和陈华是共同诈骗,还是任欣受陈华胁迫诈骗,有待商榷。关于购买手铐、脚镣一事,罗开诚律师告诉红星新闻,据陈华讲,此为情趣用品。


▲任欣(化名)和陈华的结婚证    受访者供图


10年前打工邂逅男子并恋爱

自称逃走又再次被找回



任欣是重庆忠县人,家住农村。


她对红星新闻称,2008年,20岁的她只身前往上海打工,在一家网吧当收银员。在那里,她认识了来自福建的陈华,“他经常来网吧上网,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带一些零食或麻辣烫给我。”任欣说,“重庆人喜欢吃辣的”。


陈华无微不至的关怀感动了这个对爱懵懂的女孩,“我属于那种谁给我糖吃,就跟谁走的人。”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没想到这却是任欣噩梦的开始。 


▲任欣(化名)   受访者提供视频截图


任欣称,两人同居后不久,她发现陈华“经常冲我发脾气,占有欲很强”,她慢慢发觉这个男人并不适合在一起,“我提分手,他不同意。”她想要逃离。


“但无论我跑到哪里,他总能找到我。”任欣回忆,2008年的年底,她去了上海一个老乡的住处,但陈华还是凭借QQ聊天记录找到了她,“回去就是一顿毒打。”


怀孕后为孩子结婚,两人无工作

女子自称被丈夫逼迫网聊诈骗



任欣告诉红星新闻,回去不久,她意外怀孕了,因为对方怕她再逃跑,怀孕的时候她一直被锁在家里。


她说自己渴望逃离。在怀有8个月身孕时,她称自己趁陈华不备逃了出来,回到了重庆。然而不久,任欣又被陈华逼着回到了上海。


2010年,任欣的女儿出生。尽管之前非常不想生下这个孩子,但女儿的出生还是激发了任欣的母爱。2011年4月,任欣和陈华办理了结婚证。“真的不想跟他在一起,但孩子没户口就没法上学。”任欣对红星新闻说。


陈华一直没有正当工作,任欣也在恋爱后不久就辞了职。婚后,夫妻俩的经济来源成了问题。


任欣称,陈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安排任欣在网上通过QQ寻找陌生男子聊天,并以家庭困难、亲人生病等理由向对方借钱。当骗到对方几百元后,就将对方拉黑。“有一次,对方被骗后,又给任欣发来消息,问:你不知道放长线钓大鱼吗?”


据任欣回忆,当时在一旁监督她诈骗的陈华一听,说:“对,我怎么没想到。”于是,任欣沦为了陈华的诈骗机器。此后,诈骗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露骨,陈华甚至ps了任欣的裸照发给对方。


而据重庆晚报报道,沙坪坝派出所杨所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审讯和分析来看,一开始任欣并不是被强迫的,因为她有一些男性的网友,有过在网上让别人很轻易就转钱给她的经历,她就给陈华讲,通过这样可以赚钱。但后来的几年,陈华采用了强迫手段。”


任欣称,为了不留下证据,陈华多是安排她打电话向对方借钱,而收款的银行卡也是陈华用其朋友的身份证号去办理的。“任欣说,陈华给她安排了每日诈骗任务量,“五百、一千、三千……层层加码。"


据任欣说,有一天她没有完成任务。陈华恼羞成怒,拿刀剁掉她左手的小指。之后,陈华又带任欣去诊所包扎才保住了手指,现在,她左手的小指是变形的。


▲央视曾对此事进行报道   央视报道截图

▲任欣(化名)变形的左手小指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任欣对红星新闻说,从诊所包扎回来以后,陈华依然提出要求:“今天你必须给我骗到五千块,骗不到就给你爸妈打电话要。”


彼时任欣的母亲在重庆做清洁工,每月工资一千多元。“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做这样的事。”任欣回忆至此,泪如雨下。她说,自己屈服于陈华的暴力,任欣几次骗了父母约5、6万元。


任欣告诉红星新闻,她也曾报过警,但因为没有证据,都不了了之。


任欣(化名)当时展示身上的伤痕   央视报道截图



躲避丈夫,她称曾逃到尼姑庵

再被找到,称被铐在家中继续诈骗



据任欣称,2013年,她趁陈华出去上网再次逃跑,她说“前脚刚走,后脚警察就上门抓人了。”


任欣(化名)当时接受央视采访   央视报道截图

 

据央视报道,2013年8月,任欣被上海警方网上追逃,案由是多次骗取网友钱财,共计达两万元以上,后逃匿。很快,任欣被抓回。


央视报道截图

 

陈华当时在面对央视镜头时称,当时是任欣借了别人的钱跑掉,警方上门找到自己,人找到之后家里商量是将任欣送到派出所自首还是怎样,最后家里大概花了十几万解决了这个事情。


▲陈华   央视报道截图

 

此事之后,陈华和任欣回到了重庆。


“我以为他经历这事后会改邪归正。”任欣告诉红星新闻。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陈华又对任欣开始了打骂,“身上带的积蓄都花完了,稍有不注意,就要挨他打,他说要把我打回原形,意思让我继续去诈骗。”


任欣说,她又回到了噩梦般的日子。“卧室有两台电脑,我在旁边跟别的男人网聊,他自己在一旁打游戏,监督我。”任欣告诉红星新闻,“每天5千,骗不到就要挨打。”


任欣称,她曾无数次抑郁到想要自杀,但可爱的女儿实在让她割舍不下。


2015年暑假,女儿被接到上海玩耍。任欣称,她跑到派出所报案,但“没有证据,无法立案”。任欣曾试图寻求亲友帮助,但都以陈华人身威胁而作罢。


任欣说,中途也曾有过缓和。任欣称,2015年,陈华以要回上海做生意为由将房屋抵押贷款借了40万。据了解,此处房产是任欣2010年购得,登记的是任欣的名字。她以为曙光降临,但她说仅仅一个月后,陈华花光了所有的钱财,回到重庆后要求她继续诈骗。


任欣称,2016年7月,她跑到大连的一个尼姑庵,身无分文。在那里,她获得了心灵上的慰藉,“或许我上辈子真的欠了他(陈华)的吧。”


然而,一个月后,陈华又找到了任欣。“当时他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女的,他谎称我是他公司的财务,说我带着公款逃匿。”


回到家后,任欣被带到卧室暴打。任欣说,陈华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假装自己是公司老板,“出入都是五星级酒店。”


▲陈华曾在朋友圈发布的照片,开着宝马车    受访者供图

▲陈华2015年发布在外游玩的朋友圈   受访者供图


任欣说,2017年春节后,自己再次逃离,这次她逃到了湖南。但陈华很快又找到了她,“他报警说我脑子有问题。”任欣称,在回重庆的途中,陈华网购了手铐、脚镣,便将她锁在家中。


任欣还谈到一个细节,她说,7岁的女儿看到她被锁在电脑桌前,十分不解,问:“为什么要把妈妈锁起来?”她说,陈华称,“这是爸爸在跟妈妈做游戏呢。”任欣回忆到这里,泪如雨下,她说自己不知该如何跟女儿解释,以后女儿长大了又会作何感想。


下决心终结“地狱生活”

偷录视频音频后报警获救



任欣说,当时她下定决心要结束这种“地狱般的生活”。但她知道要告陈华,必须有充分的证据。


于是,任欣说自己悄悄录下了一段视。在这段她拍摄的视频中,能清晰看到她的一只脚被铐在电脑桌的桌腿上,她还特意把身后睡在床上的陈华拍进了镜头。


▲任欣(化名)偷拍自己被铐住的视频    央视报道截图 


此外,她还录了音。在这段长达1小时的录音中,任欣问陈华:“我到底要骗多少才能满足你?”陈华的回答是:“贷款还清”、“反正你就搞那么多”当陈华听到任欣说“骗不到人,老是被拉黑”时,直言:“你是不是想搞事情,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2017年3月16日,女儿被送往上海的爷爷、奶奶那里。任欣说,她当时觉得时机到了,上午11点,任欣说自己鼓足勇气发短信报了警:“求求你们救救我吧,我被人家锁起来了,在做骗人的事情,数目高达几十万。”


随后,重庆市沙坪坝区警方接警后,迅速上门将任欣解救,陈华被带走拘留。


▲警方上门解救任欣(化名)时的情景   央视报道截图


等待宣判,双方律师各执一词

有受骗者向女方寄来谅解书



红星新闻了解到,2017年4月11日,任欣因涉诈骗罪被公安机关决定取保候审(一年)。目前,取保候审的最长期限已过,任欣的辩护人、重庆礼澜律师事务所律师谢正礼认为,在没有变更为监视居住的情况下,逮捕通知应当已经下达,应是警方考虑到任欣是其不能独立生活的未成年女儿的唯一监护人,难以执行。红星新闻就此向沙坪坝公安机关求证,对方拒绝了采访。


这一年来,任欣每天接送女儿上下学,“我会尽全力将女儿培养好。”她说,去年因还贷款将房子卖掉后,自己租了一套单间,“刚来女儿还不适应,但现在她会帮着煮饭切菜了。”


任欣还找了一份工作,月薪五六千元,“工作再苦再累,钱也是我正当挣来的。”


2017年9月、12月,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陈华、任欣提出公诉。起诉书显示,检方认定,2015年5月至2017年3月期间,陈华采用反锁房门、暴力威胁、殴打、上手铐、脚镣等方式将任欣控制在沙坪坝某小区,胁迫其用微信、QQ在网上交友,后编造家中贫穷、亲属生病去世等理由诈骗对方钱财,并给任欣规定每日诈骗任务量,任欣若有不从或未完成任务陈华即对其肆意殴打。陈华、任欣两人诈骗14人共计31万余元。


检方指控,陈华涉嫌非法拘禁罪和诈骗罪,任欣涉嫌诈骗罪但系受胁迫状态下进行,且有自首表现,应减轻处罚。


9月29日,任欣的辩护律师谢正礼告诉红星新闻,辩护人对检方对两人的定罪不持异议,但任欣是在陈华的暴力胁迫下实施诈骗,主观恶意较轻,属于胁从犯,且有自首情节,依法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同时其家中有不能独立生活的未成年人无人抚养,建议宣告缓刑或免除处罚。

 

关于退还受害人被骗资金问题,谢正礼认为,按照法律规定,任欣理应负有退还的义务,但其属于被胁迫,且被骗资金多数被陈华转走挥霍,任欣实属无退还能力,大部分由陈华退还更符合本案基本事实。


对此,陈华的辩护律师、重庆盟昇律师事务所罗开诚律师认为,陈华不构成非法拘禁罪。任欣是陈华的合法妻子,陈华有可能使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对任欣进行了打骂等家庭暴力行为,但应当区别于《刑法》中的非法拘禁。同时考虑到任欣可以自由使用电脑、手机等通讯设备与外界取得联系,在很长时间内并没有选择报警,说明任欣并没有受到人身自由的严重威胁。


关于购买手铐、脚镣,罗开诚律师告诉红星新闻,陈华说此为情趣用品。而据央视此前报道,2017年陈华曾对警方供述,“我回来这次,我的确有锁她,但之前就算我们吵架,我打了她,我也不会去锁她。”


▲陈华当时的描述   央视报道截图


而关于诈骗,罗开诚称,任欣和陈华是共同诈骗,还是任欣受胁迫诈骗,有待商榷。罗开诚称,通过庭审证据来看,尚有一部分诈骗所得款项任欣让受害人转入了自己的银行账户。


目前,该案在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审理。谢正礼告诉红星新闻,该案历经三次开庭,尚未宣判。


10月1日,任欣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的事在网上曝光后,获得了部分受骗者的同情,有人表示不追究她的责任,有人表示不需要她退还,其中两人还给她寄来了谅解书。


▲两位受骗者给任欣(化名)寄来的谅解书   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记者丨李文滔 发自重庆

编辑丨平静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

如果您发现本新闻有虚假不实等问题

欢迎向我们后台留言举报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