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总决赛韦神反向Q一箭成名,如今S8却被一枪爆头!

英雄小助手 10月02日

第一章 电脑修理工秦梵

“韦神牛逼,进决赛圈了。”

“还剩一个人,干掉他就吃鸡了。”

……

这是绝地求生当前最具实力和人气的主播,韦神直播间的弹幕。

韦神肩背98k大杀器,手持他最喜欢的akm,向山顶跑毒,同时四处张望,寻找最后一个对手。

此时只剩下两个人,而毒圈缩向一片树林。

这里的环境和地形没有投机取巧的机会,谁的枪法好,谁先发现对手,谁就能吃鸡。

“韦神吃鸡像喝水一样的,你们不要紧张。”一条鲜红的弹幕飘过,引来一群人跟风。

的确,以韦神的实力,这句话的确没毛病。

但此时的韦神,却莫名的感觉有些紧张,这场比赛,他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对手给自己的压力,那绝对不是普通玩家能够做到的。

这局游戏里,他和这个玩家已经交手两次,谁都奈何不了谁,不到最后,说不准谁赢。

韦神蹲在毒圈边缘的树后,切换98k,探头寻找对手。

“210方向。”眼尖的水友们发现对手,弹幕瞬间炸开了一般,如水般‘刷刷刷’的流过。

身为职业选手,韦神怎么可能会比水友们的反应慢。

而对手显然也发现了他,两个人几乎同时开枪。

‘啪。’

‘砰。’

两声声音迥异的枪声响起。

听到对手枪声的瞬间,韦神的心就凉了,那是AWM的声音……

果然,紧接着便收到系统提示,‘wuchizhitu用AWM爆头击杀了你。’

“不服,AWM啊,他竟然是AWM。”

“太可惜了,就差在了枪上。”

两个人都是三级头,然而同样打在头上,98k却比AWM的伤害差了将近一半。

屏幕灰了,直播间一片哀嚎,韦神却心如止水,默默点开回放,一遍又一遍的看。

“其实,如果他也是98k,我也未必能赢,你们看回放,我开镜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端枪瞄准我了。”

韦神的话,顿时令直播间安静下来,被对手先发现,这说明,人家在意识和战术上,是要高过韦神的。

一个比职业选手意识还要好的业余玩家?细思极恐啊。

“可为什么他要等我一起开枪?有趣的家伙。”韦神失神的喃喃道。

“加他好友,以后可以一起玩。”

“两基佬开黑吃鸡,月入百万,哈哈哈。”

“是个妹子也说不定……”

万恶的水友们顿时yy起来。

“怎么说我也是知名主播,怎么能低声下气的跟一个路人玩家发送请求呢。”韦神撇了撇嘴,嘴上这么说,手却很诚实的向对方发送了好友请求……

魔都,徐家汇的一家电脑维修店里,一个二十出头,衣着干净利落的黑发青年跨起工具包,准备出门。

身旁黑点斑斑的老旧屏幕上,显示着‘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八个字。而在电脑主机的墙角,放着一个盖满了灰尘的大鸡腿形状的奖杯。

奖杯下面依稀可见‘世界联赛个人竞技第一名’十一个小字,署名,King,那是他曾经的游戏ID。

这是绝地求生世界联赛个人竞技冠军的专属奖杯,这个奖杯如果放在某个绝地求生职业俱乐部,那一定是要被当成神像一样供奉的物品,然而此时却被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这破屏幕,搞得我连人都看不清楚。”秦梵吐槽了一句,刚要关游戏页面,便看到steam页面发来一个好友请求。

秦梵瞄韦神瞄了半天,并不是因为寻求刺激,纯碎是因为屏幕受潮,看不清人。否则,以他的世界第一的个人技术,韦神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而就是用这样的屏幕,他这个新注册的吃鸡账号的KDA也高达8.04。

8.04的KDA放在普通玩家里,已经算相当高的了。但秦梵并不满意,这个分数比他以前的账号差的太远了。

如果他拿出那个账号,恐怕整个绝地求生圈都要轰动了。

秦梵打算业余时间,兼职做做代练,赚点外快,需要一个优秀的账号数据来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实力。

综合8.04的KDA,亚服1742的排名,在代练中,只能算是中上游成绩,显然远远达不到秦梵的要求。

“wlswlswlsz?这么随意的名字。”秦梵随手点了个通过,关闭电脑。

敢这么吐槽这个账号的,恐怕也只有秦梵了。

作为绝地求生神一般级别的玩家,他却并不怎么关注电竞圈的事。他就像个老古董,一如他那满载荣誉却又盖满灰尘的奖杯,在这个盛况空前的电竞圈里,显得格格不入。

而所谓的韦神,在旁人看来很高贵,但在他面前,和普通高玩并没什么太大区别。

秦梵看了看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骑电动车到花园小区的话,大概得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来得及。

花园小区,三栋七单元3203室。

鲜亮的电脑屏幕上,一个女子装束的角色在空中滑行,而角色的飞行目标,竟然是有‘屠宰场’之称的机场。

一看主播又要跳机场,几十个水友顿时不淡定了,纷纷开始吐槽。

“提前预测,主播又要落地成盒。”

“我打赌她活不过两分钟。”

“屁,还两分钟,能活过一分钟她都要烧高香了。”

“就这点水平还当主播,来搞笑的吧。”

直播画面上,寥寥几条弹幕飘过,还全部都是嘲讽或者鄙视主播的言论。而直播画面右下角,有个摄像头小窗口。

一位二十四五岁左右,长相颇为漂亮清爽,头束马尾辫的美女,此时紧咬着下唇,闷不做声,认真的操作游戏。

“嘭,嘭,嘭。”

周边连续不断的开伞声,粗一打量,当真是彩旗飘飘,分外壮观。

刚一落地,敲门声便响起,女主播赶忙找个藏身地,前去开门。

“您好,我是跟您预约过的电脑修理工,秦梵。”秦梵微微点头,微笑道。

“你稍等一会儿,我正在做直播。”张雪歉然点头,赶忙回去继续直播。

“没关系,您先忙。”秦梵带上鞋套,进了屋子,坐在张雪身后的沙发上,掏出自己的老年保温杯,抿了几口。

休息的差不多,左右闲着无聊,便看起张雪的直播来,发现她竟然也玩的是绝地求生,不由来了兴趣。

“主播竟然能苟到第二波毒,不容易呀。”

“这是史无前例的时刻,值得庆祝。”

当即便有人丢了几个‘大便’作为庆祝礼物。

张雪默不作声,赶忙挪动了下 身子把飘过的‘大便’挡住,怕后面的秦梵看到,免得尴尬。

“嘭嘭嘭……”张雪失神的片刻,一连串沉闷的枪声便从身后毒区的方向响起,血量顿时狂掉三分之一,吓得张雪手一抖,险些把摩托车骑倒。

直播间的水友们终于再次找到了批判她的机会,寥寥几条弹幕再次刷起。

“主播的摩托车骑得真烂。”

“这是随缘跑毒法吗?”

“那人枪法那么差,一梭子子弹才打到一枪,你都不敢还手,真菜。”

第二章 惊艳的闪身枪

张雪依旧默不作声,继续跑毒,她现在只有一把98k,而且还是红点98k,她没信心杀掉对手。

见张雪竟然真的走了,秦梵眉头微皱,很是不解:“那个人在毒区,而且枪法很差,可以杀的。”

“我只有红点。”张雪有些不快,但没有回头,辩解道。

“红点闭气的情况下有1.5倍,也可以的。”秦梵耐心的解释道,却不知他的此时的耐心解释正好踩在了张雪的心理红线上。

“谢谢提醒。”张雪咬牙切齿的道。

水友的嘲笑,已经让张雪的心态有些崩了,导致秦梵的好意提醒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反而觉得他多管闲事。

“主播竟然活着进圈了,不容易。”

“厉害了,厉害了。”

“前面房区,快进去躲着打点药。”

或许是前面对张雪调笑的太厉害了,水友们有些过意不去,此时开始照顾并指点她玩。

水友们的照顾令张雪嘴角不由露出微笑,毫不犹豫的骑车冲向房区。

“别去,你现在进去,绝对会被包围。”秦梵好心提醒道。

张雪额角青筋一抖,刚想让他闭嘴,便看到水友们的弹幕飞起,而且全都是嘲笑秦梵的。

“放屁,你会不会玩,不进房区等着被外面的人杀死吗?”

“这里房子才是最好的掩体。”

“……”

平时都是对自己极尽嘲讽之能的水友们,难得跟自己站在同一战线,张雪很是欣慰,示威似得看了一眼秦梵。

却见秦梵面无波澜的道:“想死你就去。”

看他这副气定神闲的看好戏模样,张雪还真有点动摇,有点不敢过去,心道,这小子难道真是个深藏不露的大神吗?

“菜鸡,老子玩过200多局,KDA3.02分,都吃过好几次鸡了,你一个修电脑的牛逼什么。”一个鲜红显眼的弹幕飘过,直接对秦梵开喷。

见到这个弹幕,秦梵微微挑眉,险些失笑,摇了摇头默不作声。

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玩家来说,2以上的KDA,并且能吃鸡就已经很厉害了,但这放在秦梵这里,显然连提鞋都不配。

他看不上,但张雪却心动了,她刚开始接触这款游戏,加上这局也才30把,KDA分值才0.51分,而且还一把鸡都没吃过,这个玩家的战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大神,所以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骑车冲向房区。

“哒哒哒……”

距离房区还有一百米的时候,一阵急促的ump冲锋枪的声音从房区方向传来,吓得张雪赶忙停车,寻找掩体。

“才一个人,别怂,干他。”鲜红的弹幕再次飘过,和刚才喷秦梵的是同一个ID。

张雪躲在树后嗑药,见到这个‘大神’的弹幕,心中微定。

按下d键,跑出掩体,还没来得及瞄准,就被对方急促的扫射打掉了一半血量,又慌忙钻到树后面开始嗑药。

“噗…咳咳咳。”这一连串的迷之操作,看的秦梵忍不住笑出声,赶忙用咳嗽化解尴尬。

“嗓子不太舒服,不好意思。”见到‘雇主’有些恼羞成怒,秦梵辩解道。

张雪现在正被人驾着枪,没空跟他扯皮,小心翼翼的问自己的水友‘大神’,道:“现在怎么办。”

“没事,只有一个人,跟他刚枪。”鲜红的弹幕飘过,给她出主意。

张雪顿时犯难,自己什么水平自己最清楚,她现在连出掩体的胆子都没有,而且自己还是98k,和冲锋枪在这种距离刚枪,真的能刚过吗?

“差不多了,该来人了。”秦梵提醒道。

秦梵话声刚落,张雪便看到一辆吉普飞驰而过,直奔房区,车上跳下来一个人,冲进其中一个屋子。

“轰,轰,轰。”连绵不绝的载具声从周围各个方向传来。

有的直接冲进房区,而有的则在房区周围转一圈,然后在密集的枪声中扬长而去,开始在远处架枪。那些车技不好的,大多还没到房区,就被人击杀了。

房区内顿时响起激烈的交火声,山上也响起稀稀拉拉的枪声。

张雪很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成功进入房区,否则此刻恐怕已经变成一个盒子精了。

“大神,我该怎么办,好像走不了了。”张雪再次向那个水友‘大神’求救。

那个‘大神’不知是面子挂不住,还是无计可施,此时一言不发。走投无路的张雪,不由有些慌张。

直到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她才发现,这个修理工先前的建议是多么的明智,不由求救似得看了一眼秦梵。

秦梵会意,微笑道:“请我出手的费用可是很高的,一局500块。”

“我真出的起500块也不会请你。”张雪咬牙切齿,冷哼一声,扭过头不理他。

心中暗骂竟然还跟我要钱,太过分了。

如果张雪知道,面前这个人,当年一场比赛的出场费都要以百万为单位,恐怕会为这个价钱感动的流泪。

秦梵啼笑皆非,想不到自己如今连500块都不值了。

“好吧,看在你是我顾客的份上,帮你免费度过这个难关。不过作为交换,你得允许我在你直播间免费打个广告。”秦梵道。

听到秦梵的条件,张雪思索起来。

反正自己的直播间也没什么人,打个广告算什么,如果真的能从这种局势中杀出去,那自己的直播间肯定要涨粉。就算这小子玩的不行,强行装大神,那一会他变成盒子,自己也能好好嘲笑他一番,报了先前的一箭之仇。

怎么算都不亏,张雪心中略微合计,果断的道:

“好,成交。”

然后站到一边,给秦梵做了个请的姿势。

“OK。”秦梵上位,活动了一下手指。

他和张雪的想法则是完全不同,直播的极端化是非常严重的,新人根本不会有耐心去看这些无名小主播的直播。

就张雪的直播情况来看,这个女主播的直播间里,显然都是一些玩直播多年的老水友了,这些人虽然不多,但是含金量高,宣传价值广,值得他出手。

“换主播了?”

“这不是修电脑的小哥吗?你行不行啊。”

“完了,本来就是想看会儿美女等韦神开播呢,这下美女都没了。”

秦梵刚一上手,就遭到水友们的一致打击,微笑道:“再不行,也不会比这个女主播差不是。”

张雪满头黑线,无缘无故的又躺枪了。

更过分的是水友们还一个劲的跟风。

“兄弟所言有理。”

“说的对,顶一个。”

“小伙子很有见地,党和人民需要你。”

张雪:“……”

玩闹归玩闹,牛皮都吹出去了,怎么都得找回来。

他以后要做代练,需要一个渠道给自己推广,张雪这里,就是第一站。

所谓万事开头难,这第一仗,必须打好。

在鼠标、键盘各方面做好设置,检查过背包里的装备后,秦梵的状态正式打开。

场上的每一处枪声,他都了然于心,做好距离和人数的计算。

首先是在对面房区楼顶上架枪的家伙。

探身,瞬间确定所有对手位置,再回到掩体。

秦梵的速度太快,对手的子弹射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藏回掩体了。

抓住对方子弹射完的瞬间空挡,秦梵再次探头,闭气,红点瞄准。

“砰。”

枪声响起,他的速度很快,整体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是在探头的一瞬间开的枪似得,弹幕上顿时刷起一波‘666’。

视线扫过屏幕,发现在同一栋楼的二楼,正有一个人,准备去楼顶,秦梵再次回到掩体。

zhangxue爆头击杀了hoasigbn,下方是一个鲜红的1杀。

“咔咔嚓。”子弹再次上膛。

“1、2、3……”秦梵心中默数几声。

再次探头,瞄准的还是同一栋楼的楼顶。

此时正有一个LYB,畏畏缩缩的刚爬到楼顶,准备击杀那个在楼顶架枪的家伙,却发现这个家伙已经变成盒子精了,吓的他赶紧往后退。

可惜,已经晚了。

在他露头的一瞬间,就已经注定死局。

“砰,咔咔嚓。”

伴随着优美的射击和子弹上膛的声音,秦梵完成2杀。

“这么快的闪身枪,假的吧。”

“好意识,好意识。”

“小哥神藏不露啊,好俊的枪法。”

两个漂亮的闪身狙爆头秒杀了两个人,证明了秦梵的实力。张雪美眸也是一阵闪动,对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刮目相看。

“不就是闪身狙吗?一个个大惊小怪的,我也会。”

鲜红的弹幕飘过,眼尖的水友发现,这正是先前那个大言不惭,指点张雪的水友。然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秦梵的操作上,根本没有人搭理他,本来想刷波存在感,结果反倒显得有些尴尬。

“可惜两个包都在楼顶,小哥98k进房区,太危险了。”

“这里架枪是最稳的选择,等房区交战结束了再进去。”

“的确,那样就算不太肥,也比死了强。”

水友们纷纷给秦梵支招,看的张雪一阵无语,这怎么和自己直播的时候完全是两个画风,到底谁才是主播……

“修理工萎了?这就不敢上了,怂逼。”

在一片和气中,这个弹幕显得很刺眼,秦梵打量了一眼ID,果然还是那个‘大神’水友,不由对这个人的度量摇了摇头。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吧,你行你上啊。”

“要不是你之前瞎指挥,主播怎么可能会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好心的水友看不过,开始帮秦梵说话。

但那个水友根本就不搭理他们,只是一味的针对秦梵,粘贴复制不停的发那一句话,满屏都是他鲜红的弹幕。

“修理工萎了?这就不敢上了,怂逼。”

“修理工萎了?这就不敢上了,怂逼。”

“修理工萎了?这就不敢上了,怂逼。”

……

这分明就是不要脸了,连向来对水友宽容大度的张雪都有些生气了。

秦梵眼角闪过一抹晦涩,心中虽然微怒,但却依然笑道:“这位水友,我们打个赌,就赌我能不能用现在的装备进房区,并且把这里所有的人清干净,然后活着出去,怎么样。”

第三章 鄙人代练

直播间的弹幕安静了片刻,而后突然炸开。

‘小哥不要冲动,98k换弹时间太长,近距离刚枪只有死路一条。’

‘小哥飘了<_<。’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杀两个人就飘了。’

……

大多数人都不看好秦梵,不相信他能做到,秦梵不为所动,微笑道:“怎么样,敢赌吗?”

“有什么不敢的,杀两个人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物件了,你输定了。”水友‘大神’标志性的鲜红弹幕飘起。

“你要是输了,就给老子直播吃翔。”

“那你要是输了呢?”秦梵笑道。

“我会输?哈哈哈,菜鸡,你不会真以为自己能杀出去吧,这种装备,就是韦神来了也救不了你。我要是输了,老子直播吃翔,一吨。”水友‘大神’道。

“好,一吨翔,你就准备在粪坑里泡澡吧。”秦梵嘴角微微上扬,冲进房区。

“小哥牛逼。”

“翔以备好,静等享用。”

“不敢吃翔的主播不是好主播。”

……

各个水友到其他直播间里呼朋唤友,邀请更多的人来见证这场‘吃翔大战’,张雪直播间里的人气猛然高涨了十几倍。

弹幕密密麻麻,全是关于‘如何吃翔’、‘翔怎么吃才更好吃’的议论。

张雪看着猛然暴涨的粉丝,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各位新来的水友,点下关注,点关注不迷路哦,稍等片刻,就能看到精彩的粪坑泡澡直播。”秦梵微笑道。

张雪白了他一眼,心道这货心可真大,竟然还有闲心看弹幕。

“有脚步,两个人。”张雪惊呼一声,直播间如水般的弹幕都被她这一声呼喊给吓得停止了,所有水友都静静的关注着这一刻,看这吨翔究竟花落谁家。

秦梵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对方显然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正在房间里四处游走,寻找他的位置。

“砰、砰、砰。”连续三声S12K的声音在他楼上响起,屏幕右上角提示dahuang击杀了bobnomi。

听到这个枪声,再看看这个ID,张雪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

S12K啊,5连喷的散弹枪,扫楼神器,不穿三级甲的话,近战几乎一枪必杀。

而那个dahuang,好像是yy直播平台大黄的绝地求生ID。

秦梵手拿98k,冲向楼梯口。

“想下楼?准备吃翔吧,哈哈哈。”鲜红的弹幕飘过,水友‘大神’连续发了几个得意的表情,对秦梵表示嘲讽。

他的弹幕刚发出来,却见秦梵毫不犹豫的跑上了三楼,惊呆了所有水友。

明知对方有扫楼神器,自己拿一把98k还敢正面刚?

秦梵刚到三楼,便看见一个身穿三级甲头戴三级防,手拿S12K的家伙正在楼梯口背对着自己舔包,抬手就是一枪,正中脑壳。

然而98k无法将三级头一枪毙命,眼看敌人已经发现了他,秦梵不退反进,向着敌人的方向跑去。

三百多个水友一脸茫然,看不懂秦梵想做什么,按理说一枪未果应该立刻躲起来,等子弹换好之后,再来下一枪,迎着敌人跑不是找死吗?

但他们很快就明白了秦梵的目的。

此时此刻,同在yy直播的某个小有名气的主播,正在楼梯口愉快的舔着包。

“大黄,楼下有人来了。”

大黄扫过弹幕,满不在乎的道:“听到老子扫楼神器声音,他还敢来?绝壁是下楼了,不用搭理他。”

“砰。”

大黄突然听到一声98k的声音,随之自己的血量蹭的掉了一大半,心中大惊,随之便是大喜。

又开心又感动的大叫道:“兄弟们,有人来送98k了,我滴妈呀,杀了7个人都没找到,竟然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个,真是好人啊。”

98k换弹时间太长了,不适合这种小空间的战斗,这是所有人的常识。

所以即便大黄的血量掉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也丝毫不慌,因为98k将近两秒的换弹时间足够他用S12K杀这个人五回了。

当他转身的刹那,他看到了一个沙包大的拳头迎面而来。

大黄吓得大叫出声,以迅雷之势点向开火键,只要一枪,只要一枪他就能杀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然而,他还是晚了。

随着“咚”的一声闷响,大黄的屏幕暗了下来。

‘zhangxue用拳头爆头击杀了dahuang。’

大黄嘴巴大张,久久说不出话来,他还是头一回见这种操作。

“是个新手吧。”大黄喃喃自语道。

先用98k干他一枪,没把他干死就冲上来贴脸干,太鲁莽太暴力了,怎么看都像是个莽撞的新手。

“大黄被新手给按在地上摩擦了,哈哈哈。”

“某知名主播被新手玩家用拳头秒杀。”

……

水友们不嫌事大,可劲调笑大黄。

大黄撇了撇嘴,不甘心的点下了跟踪敌人视角,开始看这个莽撞的新手玩家的操作。

他发现这个ID为zhangxue的玩家在杀了他之后竟然不舔他的包,而且在搜楼的时候也不捡东西,只管杀人,不由觉得有些怪异。

“咦?大黄,还真是你被杀了,我刚还以为看错ID了。”一个从张雪直播间里切回来的水友道。

“什么情况?”大黄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个水友把秦梵和水友的打赌吃翔的事说了一遍,其中不乏添油加醋,说的天花乱坠。

看着大黄直播间的水友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的,这位水友心中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这下大黄更加坐不住了,认认真真的看起这个敌人的视角来,越看越是心惊,时不时的就惊呼出声:

“我曹,这个身法,竟然一直在这个人身后绕圈圈,耍猴戏一样的啊,我要是有这个身法,就称霸绝地求生游戏了。”

“我滴妈,两拳爆头击杀,这人比我还惨,我要是有这个拳法,赤手空拳吃鸡算得了什么。”

“天哪,红点98k一枪爆头移动敌人,这准头没谁了,我要是有这个枪法,韦神来了我也不怕。”

……

伴随着大黄直播间里不停的惊叫声,秦梵已经用各种姿势击杀了八个人了,整个房区静悄悄的,只有风声和ID为zhangxue的人物呼吸声。

这局里的每一个高手都盯上了这个连杀8人的ID,心中一边祈祷不要被自己碰到,一边又期待着能和他正面角逐一番。

“咦?他怎么不动了?卡了吗?”大黄疑问道。

“他的赌约就是清空这个房区的人,已经赢了。”那名水友发了个弹幕,解释道。

“那太可惜了,我还没看够呢。”大黄叹了口气,忽然眼睛一亮,道:“他在哪个直播间?”

那名水友把房间号发出来,大黄豪迈一笑道:“走,让我们看看这个大神的真面目。”

此时,秦梵斜躺在椅背上,一脸的慵懒之色。

张雪显然意犹未尽:“怎么不玩了?”

“杀完了。”秦梵道。

“还有42个人呢。”

“说好帮你过这一关,想吃鸡简单,只要500块,就能包我半小时。”秦梵打趣道。

张雪白了他一眼,啐了一口,道:“忘了你是个大财迷。”

秦梵笑了笑,接着道:“是谁说要吃一吨翔来着,请开始你的表演。”

“热翔已上桌,敬请享用。”

“小哥牛逼,天下无敌。”

“一吨翔已备好,快跳进来。”

水友们一阵跟风,弹幕刷刷飘过。

“你肯定开挂了,作弊,我要举报你。”过了许久,鲜红的弹幕才迟迟飘出来。

秦梵失笑,摇了摇头,刚要说话,便看到直播间的人数突然暴涨了几百倍。

随之一个极为显眼的账号进了直播间,ID大黄。

张雪顿时坐不住,大黄虽然只是个小有名气的主播,但也有上万的粉丝,对她这个只有几十个水友的主播来说,大黄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大黄礼貌的跟张雪打了个招呼,随即道:“我刚才全程关注了这位兄弟的视角,毫无问题,你说他开挂是在讽刺我的智商吗?”

“sowaht。”那个水友‘大神’自知理亏,但又不愿意认输,只能再次发扬死皮赖脸精神。

大黄的铁杆粉丝们顿时不答应了,纷纷发弹幕对这个水友开喷,弹幕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全是骂他的话。

那个水友‘大神’势单力薄,被淹没在人海里,只能含愤退出直播间。

大黄见状,暗骂两句,然后微笑着对秦梵道:“小哥,认识一下,我是大黄,非常仰慕你的技术。”

张雪心中一惊,大黄在yy的主播中,算是技术相当好的了,能得到他的认可,是莫大的荣誉,不由看向秦梵。

却见这厮仿佛压根没听到大黄跟他说话,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直播间里的一万多名粉丝的数字,露出了一个职业性的笑容,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在张雪心头油然而生。

第四章 巨额来电

“鄙人代练,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联系我。”秦梵拿出自己的名片,对着摄像头,微笑道。

众人顿时石化,我滴妈,竟然是个代练,感觉自己心中的无敌大神受到了玷污。

“前五十名有优惠的呦。”秦梵依旧不死心的说道。

虽然难以接受,但秦梵的实力确实是强的没话说,当即便有成百上千人留下了秦梵的电话和qq号码,以备不时之需。

“话说小哥这种实力完全可以去打职业了,何必当代练呢。”

“是啊,职业选手年薪百万千万都有的是。”

水友们不解的问道,张雪也好奇的看向秦梵。

秦梵嘴角露出一抹自嘲,而后展颜笑道:“其实我十八岁就开始打职业了,去年刚退役。”

直播间静了一瞬间,而后弹幕又狂刷起来。

“小哥又飘了。”

“这个牛皮吹的清新脱俗。”

“我信了,我信了还不行吗。”

……

张雪也白了他一眼,撇着嘴道:“打了这么多年职业,都没听说过你的名字呢,吹牛之前先打打草稿好吗。”

秦梵一脸无辜的道:“我以前真的打职业的,只不过没用过真名,我的ID你们一定听说过,我ID是K……”

张雪直接堵住耳朵,道:“行了,行了,我都听不下去了,我信还不行吗?你要是职业选手,我以前还是职业女解说呢。”

秦梵叹了口气,心道,如今这世道,说真话都没人信了吗?

在水友们和张雪的一致讨伐声中,秦梵放弃挣扎,一脸生无可恋的任由他们揉捏,直到直播结束。

“终于直播完了,今天涨了好多粉呢。”在秦梵的催促下,张雪恋恋不舍的和水友们告别,关掉了电脑。

秦梵检查一番后道:“硬盘快报废了,换个硬盘就好了。”

“不能修一下吗?还要换新的。”张雪不忿的道,怀疑这个大财迷想多赚自己的兜里的小钱钱。

“修一下600起步,然后看你损坏的情况加价,换个新的300,你选一个。”秦梵露出职业性的笑容。

“好吧,不过我这个硬盘里面的东西你得帮我完好的保存下来。”张雪无奈道。

“没问题,最快得明天才能给你送来,帮我把包拿来。”秦梵一边拆硬盘一边道。

张雪提起秦梵的工具包,从里面掉出一张印有‘上海财经大学’六个大字的EMS,偷瞄了一眼秦梵,见他还在认真的拆硬盘,胆子不由大了起来。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张录取通知书,上面赫然填写着‘秦梵’两个大字。

“拆好了。”秦梵刚转身,便看到张雪鬼鬼祟祟的一幕,疑惑道:“你干嘛?”

“长得像你这么着急的大学生真的少见了。”张雪干笑一声,连忙把录取通知书收起来。

“高中毕业就开始打职业了,没读过大学,趁着刚退役,把大学给读了。”秦梵装起硬盘,微笑道。

“你以前真的打职业吗?现在职业选手都跟明星似得,怎么没听说过你的名字。”张雪有些相信了。

“虾兵蟹将,不值一提,现在上学才是我的正经事。”秦梵表情僵硬了一下,微笑着随口应付道。

三年半的职业生涯,从大起到大落,让他看惯了世态炎凉,虽然早已放下了过去那些伤痛,但当伤疤再次被揭开,难免还会有些失落。

作为曾经的FPS类游戏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无数职业选手视他为终身的奋斗目标,却还是敌不过俱乐部里的那些蝇营狗苟,终究还是被封杀,雪藏。

而因为他低调的作风,三年半的职业生涯带来的名和利,全都落在了一个游戏账号上面,真正认识他本尊的人,寥寥无几。

职业圈里的籍籍无名的替补队员数不胜数,张雪下意识的以为秦梵曾经也是个替补队员,随口‘哦’了一声,没放在心上。

夏天的天色总是暗的很快,秦梵骑了半个多小时的电动车才到店里,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停车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上提示‘星辰俱乐部’五个字。

星辰俱乐部,魔都顶尖的五大俱乐部之一,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电竞明星,是无数职业选手削尖了脑袋都想进去的地方。

“喂。”秦梵接起电话。

“秦先生,您好,我是星辰俱乐部的总教练,李常箫。”电话那边响起一个稳重的中年人声音,虽然这个人名气不大,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在电竞圈里拥有着怎样的能量。

“怎么又是你。”秦梵一边开着店门,一边兴趣缺缺的道。

李常箫这个名字对别人或许很有分量,但对他来说,只是个天天给自己打骚扰电话,想忽悠自己帮他们俱乐部打比赛的烦人家伙。

“没别的事我挂了。”秦梵道。

听到这句话,电话那头的沉稳声音顿时语无伦次起来:“别…别…别,秦大哥,秦兄弟,你先听我说呀,我这次不是忽悠…嗯…不是想请你帮我们打比赛。”

似乎是发现自己说出了什么尴尬的事,电话那头的声音静了一瞬间,而后接着道:“这次只是想请您莅临本俱乐部,指点一下我们的队员。”

“哦。”秦梵兴趣缺缺的应了一声,便准备挂电话。

电话那头感觉到了不妙,急忙大声道:“一小时五千。”

听到这句话,秦梵眼神亮了一下,而后又兴趣缺缺的道:“李常箫,你也是懂行的人,我当年一场比赛多少钱,你不会不知道吧。”

“五…五…五百万,一小时?”这个数字吓得李常箫说话都结巴了,他们的董事虽然不差钱,但也经不起这么造。

“一小时不至于,五百万,半年,我让你们俱乐部的整体水平得到提升。”秦梵道。

李常箫大松了口气,五百万半年,还在他们的预算之内,比一小时五千划算多了,他们俱乐部为了请秦梵可是拿出了一千万的底价作为预备资金。

当即道:“八百万,九个月。”

魔都,一座挂着‘星辰俱乐部’五个闪亮大字的大楼顶层。

李常箫放下了电话,长吁了口气,额头上满是汗珠,脱力了似得软倒在沙发上,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

“怎么样,他同意了吗?”沙发对面的办公桌前,一个带着眼睛的青年面带威严之色,盯着李常箫道。

李常箫闻言肃然起立,道:“托董事的福,他同意了。”

“你点名要的人给你请到了,花了我八百万,你得让我看到价值。”青年言罢,起身离开办公室。

“董事放心,我一定让您看到一个冠军战队。”李常箫毕恭毕敬的道,心中却忐忑不安。

    阅读原文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