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为什么要把人生选择权,交到吴秀波手里?

萧秋水 萧秋水



1




我首先要承认,这个标题,有失严谨,吴秀波绯闻,尚在“疑似阶段”,特别是吴秀波方面,还没有回应,任何事不能只看一面之辞。


但这个事件,又是相当典型的。

涉世未深的女孩,遇上有魅力的中年大叔,明知道对方已婚,情感上却还痴缠,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中不断上演。


上海美女沈丽君,刚刚抛下自己的两个孩子自杀,死因据说是因为小三。


看似和疑似吴秀波陈昱霖事件不同,但实质一样,都是把自己的人生选择权,交到了别人手里。


不管是陈昱霖还是沈丽君,都是非常美丽非常优秀的女孩,但因为情感、婚姻,却一败涂地,陈昱霖患上抑郁症,沈丽君付出生命。


极度痛心,但是,没有办法。


对于别人的生命、生活,我们不过是旁观者,当事人经历了什么、心路历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所有的选择,旁观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是,往往也没用。事实上,通常是到悲剧酿成,外界才会知道,而此前,是漫长的隐忍、付出、牺牲,被控制,在天堂和地狱间挣扎。


我远远地看着,心怀悲悯。

也只能如此。




2




这两天有个女孩找我,说她刚刚进入一家公司,希望合作。

我告诉她,她目前所在的这家公司,和我有过合作,但是非常不愉快,所以我不会再合作了。

她说刚刚过来,发生过什么事都不清楚,但新人急于出成绩,问我是否可以给个机会。

我向她道歉,对她说,不是她的问题,而是公司机制的问题,同样的折磨,我不想再经历三次,我说自己也能够理解,毕竟我不是大V,所以蒙受怠慢是正常的,不过,幸好我有选择权。


能够选择不合作,而不是迫于无奈必须合作,我很幸运。

因为深知幸运,所以更加努力。





3





到今天,我终于有种“重新活过来了”的感觉。


从9月11日到今天,物理上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但是在心理上,仿佛隔世。

我仍然会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心里涌上悲伤,会在不知不觉间,泪盈于睫,但是终究,生命力又回来了。


我目睹了一场悲剧,我努力挣扎,不想让自己陷入悲剧。

这是和命运的拔河,争夺的,还是人生的选择权。

我最后选择重新开始,继续积极热情地生活。


生命中的缺口,就是那样了,不断增多,不断扩大加深,没有办法消除。伤痕始终会在,会随着时间淡化。


即使是极其痛苦,也不能把自己交给酒精、不能怨天尤人,不能给自己走上人生岔路的借口。


争取选择权,是一种强有力的拉动,让人不至于朝向深渊下坠。


不管是基于爱、恨,还是其他,都不应成为放弃选择权的借口。


这段时间里,经常彻夜难眠,但也坚持着,不服用安眠药,控制酒精,避免形成依赖。近几天来积极调整睡眠,基本上每晚在十二点左右入睡,即使睡不着,也不让自己看手机读书,已经取得不错收效。


经常看到人说,因为自己经历了多少不幸,所以,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很同情,但也把这样的人当作镜子:提醒自己,万万不要成为这样。





4





我,是一个独立的人吗?

我,敢于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吗?

我,对自己的命运有绝对的控制权吗?


人应当经常这样问自己,在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是,独立的人,敢于面对问题,而不是逃避。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处在千丝万缕的关系网中,人不可能只为自己而活,独立并不意味着自私,但是,付出是有底线的,再爱,也需要守住界限。


一个失去自我的人,对世界的希望所系,在于别人的同情和怜悯,而非尊重,这其实相当可怕。从指尖里漏出来的爱,是施舍,仰人鼻息的生活,令人窒息,而他们往往是要很久以后才清醒,清醒的时候,却不见得有能力继续生活在明亮之中。


一个人,一生中有多少个七年好韶华?

一个人,生命只有一次。




5





有些人感叹说,现在的情感太脆弱了,一点小事也能导致分手。

有些人在分手以后,长年忘不掉对方,生活在忧伤失落中。


很多人并不明白,离开自己所爱的人,也是一种能力。

这里所说的离开,包括了心理上的割舍。

古典爱情,和现代爱情,并不是一回事。

很多人向往的古典爱情——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在现代,已经很难了。

这和时代有关。如果古时候的人置身现代,其实也会这样。


封建社会,人性无时不在枷锁之中,不论男女。

天长水阔,交通不便,与外界的接触少,外界引发变化的诱因可能一生都不会出现,即使出现了,也有种种不便利的条件,所以,战乱往往打破很多规则,导致社会不能按原有的秩序发展。


我们生活在三维世界,而决定一个人见识的,往往是第四维——时间,我更愿意称之为历史感。

如果能够站在人类历史的角度去看世界,就不会坐井观天。


有多少人会在自我教育中,刻意补足人文、历史呢?

可叹的是,很多人以为的历史,是电影电视里的演绎。


《延禧攻略》里,他们会站在社会我魏姐的一边。

《如懿传》里,他们会站在如懿一边。

他们眼里没有史观,只有故事。


所以,也就不必奇怪,陈昱霖、沈丽君,包括方正证券的另类饭局,为什么都演变成了宫斗剧。


大家看似活在一个世界,其实并非如此。

比如环球时报胡锡进主编生活的世界,和我所生活的世界,就不是同一个,所以他对《江湖儿女》痛加针砭,并号召粉丝不要去电影院看,而我很喜欢这部片子,在考虑二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看到的是小水洼,是江,是湖,还是海,这可以由自己决定。


我不断地寻找生命新的出海口,我知道自己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不想回头。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