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兄弟的西部片来了!摄影居然不是罗杰·迪金斯?

小涂 电影摄影师

前几天,科恩兄弟执导的电影《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发布官方中字预告片。


这部电影在刚刚举办的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获得最佳剧本。电影由六个部分组成,讲述了六个发生在美国西部的故事。



在威尼斯电影节的媒体发布会上,伊桑•科恩说,“这些故事写了超过二十五年。我们把它们放在一个抽屉里,最后决定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电影由蒂姆•布雷克•尼尔森、詹姆斯•弗兰克、连姆•尼森等联合演出,卡司阵容非常强大。《巴斯特歌谣》延续了科恩兄弟的黑色电影风格,故事荒诞又深刻,在威尼斯的首映获得了媒体和观众的赞许。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预告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字预告)


我们都知道,罗杰•迪金斯和科恩兄弟是好莱坞的黄金搭档。罗杰至今已经为科恩兄弟拍摄了12部电影,包括几部西部犯罪片,《冰血暴》、《老无所依》等。


然而,这部《巴斯特歌谣》并非罗杰•迪金斯和科恩兄弟的又一次合作,而是由布鲁诺•德尔邦内尔担任摄影。


《醉乡民谣》工作照


布鲁诺曾经和科恩兄弟合作拍摄了电影《醉乡民谣》,除此之外,布鲁诺担任摄影的电影还有《天使爱美丽》、索科洛夫的《浮士德》和《德军占领的卢浮宫》以及让“狗爷”加里•奥德曼获得奥斯卡影帝的《至暗时刻》。他还和蒂姆•伯顿合作,拍摄了《大眼睛》、《黑暗阴影》以及《佩小姐的奇幻城堡》。


很多人会将布鲁诺•德尔邦内尔的影像风格称为奇幻。无论是具有法式浪漫的《天使爱美丽》,还是带着历史沉重感的《浮士德》,又或是充满哥特味道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他用丰富的色彩和柔和的光线,打造了许多个唯美浪漫的奇幻世界。



  色彩的应用  

布鲁诺热爱色彩,重视色彩,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工作和画家相似,银幕就是他的画布,色彩则是他的绝杀技艺。


《天使爱美丽》中,布鲁诺用暖黄色将甜美浪漫的巴黎,展现在我们面前。同时,这种暖黄色色调也暗示了爱美丽天真、善良的性格。


《天使爱美丽》


除了暖黄色的普遍应用外,《天使爱美丽》还使用了大量的绿两种互补色来参与影像画面的构成。红色象征着爱美丽性格中热情、乐观的一面,而绿色更多地是表现了爱美丽的不切实际,和缺乏家庭关爱造成的胆怯和孤独。


红色和绿色的交织,实际上就是爱美丽完整的性格呈现,也正是在这种带有两面性的性格之下,故事中的矛盾与冲突才有发生的可能性。


同时,红色和绿色的强烈对比增加了画面的冲击力和层次感,避免了柔光光源一定程度上带来的画面平淡的缺点,同时又保留了画面整体的柔和质感。


《天使爱美丽》


在《醉乡民谣》中,这种细腻则体现在人物和环境的塑造中,用带有特殊隐喻意味的细节色彩设置,为影片增添艺术气质的同时,也使得怀旧与冬天的色彩质感在整体上更加完备。


父亲所在的养老机构的房间,以蓝灰色为主色调,呈现出压抑和沉重的感觉,但房间中留有一盏黄色的灯光,仿佛是象征着父子之间尚存的牵挂。


《醉乡民谣》


而教授的房间布置里充满着黄色暗红色,透露出家的温馨和主人的善良,这里是卢恩流浪的最后一站,对他来说,是能给他带来安全感的地方。


《醉乡民谣》


为了符合《醉乡民谣》的60年代的寒冷北方冬天的设定,布鲁诺做了去饱和的色彩处理,造成了一种褪色的画面效果,在影像上增添了怀旧的感觉,也表现出卢恩不知何去何从的迷茫。


《醉乡民谣》


同样运用降低饱和度的色彩处理手段的还有电影《浮士德》。低饱和度带来的灰调展现了故事的压抑感,同时也增加了电影所需要的历史沉淀的质感。


值得一提的是,在《浮士德》中,色彩减法是一开始预设好的,同时也是持续存在的。随着浮士德心态的变化,逐渐和魔鬼达成交易,影片的色彩也逐渐褪去,变成了真正的灰色。


《浮士德》

 

  光线的处理  

除了通过色彩的应用,烘托电影氛围、暗示人物性格之外,布鲁诺也擅长于光线的处理,通过巧妙的布光,塑造人物轮廓,以及刻画人物的形象


《醉乡民谣》中,画面整体偏灰蓝,给人以冬日阴天的压抑感。在这种叙事背景之下,低对比的柔光光源出现在大部分场景之中。


这种光线的选择减少了画面中的人物面部以及环境之中的光比(画面尽量控制在五档曝光范围之内),使画面失去了锐利的感觉,形成了笼罩着雾气的视觉效果


《醉乡民谣》


在下面的场景中,芝加哥的街景被凌晨冷色调的散射光线照亮,比小镇光线更加阴冷,暗示着卢恩在芝加哥也无法安身的命运。


《醉乡民谣》


而在电影《至暗时刻》中,为了表现战争时期的紧张气氛,电影的光线处理得很暗,整体的色调也偏灰,大部分场景使用顶光,给人物的面部造成大片阴影,暗示笼罩在德国阴影下的英国,局势非常不乐观。


《至暗时刻》


另外,电影中有大量室内的对话场景,房间内部的照明昏暗,窗户透出的几束光线是房间的主要光源。镜头始终从背光处拍摄人物,观众能够看到人物处在光线之中,却又无法辨明他们的面部表情。


这种独特的布光方式不仅增加了画面的质感,同时也展现了在特殊的历史时期,政治人物所处的危机四伏的环境以及他们在决策时刻的内心挣扎。


《至暗时刻》

 

  镜头的运用  

综合布鲁诺的作品来看,在所有的运镜方式中,他最偏爱的还是推镜头,并且在《天使爱美丽》中形成了鲜明的影像风格。


大量快速的推镜头,带给观众一种古灵精怪的奇特视觉感受,使得观众自然而然地对电影中的人物产生亲近感和好奇心。


《天使爱美丽》


与之相对地,《醉乡民谣》中有大量的音乐段落,布鲁诺选择了将推镜头穿插在固定镜头之中的组合形式。在这里,推镜头带有引导观众的意味,带领着观众去观察卢恩的神情,去体会歌声中表达出的情感。


《醉乡民谣》



  回到预告片  

简单梳理了布鲁诺的风格之后,让我们再回到《巴斯特歌谣》。


现在,我们就能从预告片中看出,《巴斯特歌谣》的画面除了延续科恩兄弟的影像风格之外(经典的固定镜头和正反打镜头、明亮复古的西部色调以及简洁巧妙的构图等),也增添了些许布鲁诺的味道。


暖黄的西部色调


背光的人物


浓烈的色彩营造奇幻的氛围


布鲁诺能够大胆而多样地运用色彩和光线来实现摄影师的自我表现,他独特的影像风格也深深烙印在作品中。


这部融合了科恩兄弟和布鲁诺•德尔邦内尔强烈的个人风格,用奇幻的影像展现了一系列的西部荒诞故事的电影,相信不会让观众失望。


(拍胸脯保证!




部分内容引用自

在远方找到自己——布鲁诺·德尔邦内尔电影影像研究

原文作者

李力 李乐雅



    阅读原文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