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机三巨头赴港上市:面临比特币变质危机和芯片代工之痛

张帆 腾讯科技

点击上方“腾讯科技”,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来源 / 腾讯深网(ID:qqshenwang) 

文 / 张帆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客户端,关注科技页卡,查看更多科技热点新闻


三大矿机厂商涉嫌垄断比特币算力,未来转型AI业务困难重重。


比特大陆150亿美元估值的传闻及嘉楠耘智7nm芯片首家量产的争议,在资本市场和AI产业圈掀起新的波澜。等待港交所上市的虚拟货币矿机生产商们暴露在聚光灯之下。


目前,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三大矿机巨头均在谋求港股IPO,后面两者已于7月上下递交了招股书。


这之中,亿邦国际招股书中的一条信息,精准地揭示了虚拟货币世界中隐匿的权力结构:


公司A(比特大陆)占据了2017年全球比特币BPU销售收益的60.7%,以人民币51亿元登顶,其算力所占市场份额为820万TH/s,占比64.5%。同时,亿邦与“公司B(嘉楠耘智)”合计收益为22亿元人民币,算力市场份额合计为27.6%,位列2、3位。


公司A所指代的比特大陆,已经越过了“51%算力”的道德红线,被中本聪嫡系视为通向比特币平权世界路上的最大垄断。


去年8月1日,在比特大陆主导下,比特币现金(BCH)正式挖矿,强行实现比特币硬分叉,此举随后遭到以cobra为首的比特币core组的激烈反对。


今年3月,当国内币圈尚沉浸在三点钟群的热闹光景里时,大矿主吴忌寒和与比特币护卫军头领Cobra围绕比特币的共识机制在Twitter上展开了激烈争锋。


绕开信仰的攻防之战,激烈的辩论背后是纯粹的利益之争。Cobra试图更改PoW共识机制,吴忌寒认为“改了PoW后,比特币在虚拟货币界的市值会跌破10%”。


如果比特币放弃PoW共识机制,改为PoW+PoS或者其他共识机制,既有比特币矿机中的ASIC芯片则需要重新编写计算。这意味着,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先发优势归零,全球虚拟货币矿机企业重回同一起跑线。


3月22日,当吴忌寒与Cobra的交锋余音未了时,港交所披露了华图教育的上市申请,国内首个新三板摘牌转道港股市场的案例诞生了。一个月之后,全国股转系统与港交所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新三板+H股”加速落地。


在华图披露招股书的同一时期,嘉楠耘智消失在了申请挂牌新三板企业的名单里。5月中旬,嘉楠耕智正式赴港IPO。又过了一个月,已在新三板挂牌近3年的亿邦国际,也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此外,据《深网》了解,比特大陆或于9月中旬开启赴港IPO之旅。


嘉楠和亿邦在招股书中突出了自身ASIC(专用集成电路)芯片的设计能力,表示ASIC芯片技术可以扩展到比特币挖矿以外的AI领域。比特大陆也乐于强调自身的AI属性。今年5月,吴忌寒就雄厚算力与AI的联系表示,这是比特大陆的自然选择,预计AI芯片未来5年可占据比特大陆收入的40%。


不出意外,矿机三巨头将迎来资本市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疑问:是否存在虚拟加密货币资产?又如何合并报表,纳入营收?也就是说,如果三家公司存在以公司名义获得的虚拟货币资产,相关收益如何体现在二级证券市场上。这对于一路主导BCH发展的比特大陆来说,信息披露显得尤为迫切。


此外,三巨头的 AI业务转型也难言轻松,头上始终悬着两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比特币的变数危机与晶圆代工的潜在威胁。


比特币存“变质”危机 三巨头迫切转型


主营业务单一是三家矿机巨头的共同“命门”。值得注意的是,三巨头未就虚拟数字货币资产业务情况予以公示。


嘉楠耘智最近三年的业绩呈现了几何式的增长,收益几乎全部来自销售Avalon Miner系列挖矿机产品。该公司2017年实现营收13.08亿元,净利润3.61亿元,毛利率由2015年的29.1%增加到46.2%。


亿邦国际招股书显示,其在2017年取得9.79亿元营收,净利润大增,达到3.85亿元,主要得益于2016年12月推出的挖矿产品翼比特E9销售收入,该业务是亿邦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


比特大陆的主力机型为比特币挖矿机蚂蚁系列,由最初的蚂蚁S1(算力180G)开始,不断迭代。今年5月末,比特大陆推出了蚂蚁S9的延续版S9i,算力达到14.5T。比特大陆在业绩方面始终保持低调,最权威的口径来自联合创始人詹克团,他于今年2月对媒体表示,比特大陆2017年的收入为27亿美元上下,已成为台积电中国第二大客户。


今年3季度,伴随比特大陆融资信息传出大量业绩数据,例如该公司2018年一季度的营收超过18.7亿美元,净利润逾11亿美元,逼近2017年12.5亿美元净利润业绩水平。


《深网》就此求证比特大陆方面,对方拒绝就上述数据的真实性发表言论。


目前,比特币的“金山”已挖去多半。今年4月底,Blockchain.info发布数据称,目前已经开采了1700万比特币,只剩下400万比特币待开采,占比不及20%。(注:比特币恒定2100万枚,总量递减,开采成本递增)。长远来看,这是一道类似“资源消耗”的死题,以生产销售比特币矿机为主营业务的三大巨头,迎来了转型的必然选择。


有远虑,亦有“进忧”。过去5个月,持续走低的价格考验着比特币的吸引力,短期内或影响虚拟货币矿机的购买意愿。受币价影响,今年上半年比特大陆蚂蚁S9系列矿机自6500美元/台的价格顶峰持续走跌,目前已小于650美元/台的价位。


6月25日,比特币跌破6000美元关口,对比去年年底1.9万美元的历史高点,跌幅近70%。根据coinmarketcap统计,比特币市值由去年12月中旬3138.3亿美元震荡下降到1085.62亿美元(2018/7/2)。截至发稿,比特币徘徊在6500美金左右。


亿邦国际在招股书中明示了这一危机,称如果未来市面上存在比特币之外的其他主流加密货币,顾客挖采比特币的意愿会受限,现有挖矿产品将面临失去市场的可能。目前,亿邦已经着手开发其他加密货币的新芯片,但尚未投产。


嘉楠耘智的转型更快一步。根据招股书,目前嘉楠耘智正在研发针对另一种加密货币的ASIC芯片产品,并拟定于2018年第四季度批量生产最终产品。目前,这款产品的预售订单已经超过5360万人民币。


比特大陆已经在行动。今年3月,比特大陆在Twitter上宣布推出以太坊挖矿机AntminerE3,售价800美元/台,算力为同价位英伟达产品Geforce 1080的6倍。两个月后,比特大陆推出用于比原链BTM挖矿的比原矿机,不过这款产品随即陷入了涉嫌虚假宣传的漩涡。


更大的变数危机来自比特币这座“金山”。一旦规则改变,比特币挖矿机或将成为废铁。


前文中,吴忌寒与Cobra的有关比特币共识机制的争论焦点在于:是继续保持POW共识机制还是采用POW+POS新机制。


一旦共识机制改变,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的矿机设备将面临失去效力的风险。


对此,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的ASIC芯片是针对比特币网络所使用的POW共识机制而设计。如果未来比特币源代码管理员改变了网络协议,且被社区采纳,继而出现分叉,这会对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转轨AI赛道


目前,三巨头的AI业务已开启。脱离区块链赛道意味着失去区块链上游企业的强势地位,在失去区块链概念光环“护体”后,三巨头的AI实力也迎来真正的考验。


根据招股书,嘉楠耘智计划于2018年第四季度批量生产边缘运算知识存储芯(KPU),目标运用包括智能家居、智能城市、智能监控及智能玩具中的语音和图像识别功能及多种物联网应用。


亿邦国际也在开发人工智能数据处理器,高速算力成为主打。招股书中,亿邦国际表示目前正在设计有效处理大量数据的计算硬件,首款人工智能计算硬件模型预计2019年下半年面世。


比特大陆也驶上了AI变身赛道。作为一家拥有垄断性算力优势的比特币挖矿企业,入局存在算力需求的人工智能行业更像一个自然选择。吴忌寒公开预测,未来5年AI相关收入将占比特大陆收入的40%以上。7月,百度发布了AI推理加速引擎——Anakin v0.1.0, 可以适配比特大陆的BM1682芯片。


2017年7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推进区块链技术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同年8月份、10月份和11月,国务院又相继发文,强调人工智能与边缘计算、区块链等技术的融合。


尽管政策利好加持,三巨头的变身之旅仍不轻松。


ASIC芯片是针对不同应用场景进行具体的定制研发,并不具有普适性。当应用场景发生变革时,上一个应用场景中的ASIC芯片并不能平移到新的场景中继续使用。具体而言,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的ASIC芯片是专门针对比特币挖矿进行设计的,如果更换场景,需要进行新的ASIC芯片研发。


亿邦在招股书中表示,一个新型的ASIC芯片在设计、下线及测试阶段都有失败可能,失败后的调整甚至重新设计,将会带来巨大成本及开支,这会降低公司的盈利能力,延缓新产品发布。


来自国内的外部挑战同样棘手。7月4日,百度CEO李彦宏在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宣布推出中国首款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百度方面称,“昆仑”是业内设计算力最高的AI芯片(100+瓦特功耗下提供260Tops性能),满足深度学习算法等云端需求。正是在这场会议上,比特大陆BM1682芯片首次与百度AI野心联系在一起,以略显屈居的姿态。


“还是那个老问题,BAT来了,你的壁垒有多高?”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三家企业称得上是区块链领域的巨头企业,而跳入更大的AI市场后,将面临更多高科技明星企业的挑战,在资源、成本投入甚至人才吸引力方面都面临更大的挑战。


受制于晶圆代工厂商


回归到AI转型的芯片业务线上,三巨头作为下游企业,面前摆着强势的上游供应商:晶圆制造厂商。


晶圆是半导体重要材料。根据招股书嘉楠耘智做为轻资产芯片设计企业,以Fabless经营模式为主,即无晶圆生产线集成电路设计模式,主体公司仅负责设计(包括前端逻辑设计及后端物理设计)和销售,将晶圆代工和封装测试工作进行外包。与之类似,比特大陆与亿邦国际也采用晶圆代工模式。


在传统服贸产业中,品牌公司在服装代工厂面前拥有相当大的溢价能力,而这样的思路并不适用于芯片产业。具备先进技术的晶圆生产线具有稀缺性,拥有更多话语权。目前,嘉楠耘智与比特大陆的晶圆代工生产商是台积电、亿邦国际则为三星。



作为晶圆代工厂,三星与台积电主要生产ASIC芯片所需的硅晶片,其晶圆原料来自更上游的环球晶等原材料企业。国际上主要的原材料供应商包括信越、胜高、环球晶及LG和Siltronic等,全球占有率在95%左右。


6月24日,环球晶董事长徐秀兰公开表示,下游客户需求强劲,12英寸、8英寸甚至6英寸规格的晶圆都出现订单争抢。目前,环球晶的产品订单到了2025年,且最新五年报价不会低于2020年。对于供货,徐秀兰表示将挑单优先供货,不会降价。


2016、2017两年度,亿邦国际的ASIC晶圆来自三星认可客户——芯原。2018年,亿邦与三星签署协议,自同年5月起开展第二代10nmASIC芯片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招股书,这份协议并不保证三星接下来会为亿邦保留代工产能,三星方面未来可能不接纳或者不再继续为其提供ASIC晶圆。


嘉楠耘智与台积电的合作始于2015年,目前是台积电首批7纳米ASIC芯片流片合作伙伴。根据招股书,台积电将于2018年4月完成7纳米ASIC芯片设计的流片,并于2018年三季度开始批量生产,这之前,嘉楠耘智的部分订单是通过台积电关联企业Global UnichipCorporation发出的。


2015至2017年,嘉楠耘智对台积电代工产品的采购额占比分别为75.7%、66.2%和63.5%。作为上游强势代工厂,台积电提升价格、延期出货等举动都会影响嘉楠耘智的业绩情况。


在招股书中,嘉楠耘智表示如果其他客户的供货需求大于自身,或者拥有更多的资金,台积电很可能在产能配置上予以优待。这样一来,公司自身的需求、销售等经营行为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8月8日,嘉楠耘智率先宣布成为全球首个实现7nm芯片量产的企业,由台积电代工。此举随即引发大量争议,多位半导体人士对《深网》表示,此举极可能是模糊“量产”与“试产”的边界,打擦边球。


根据招股书,2017年嘉楠耘智的全球出货量为29.45万台,排名第二,第一名为比特大陆的94万台。2017年度, 嘉楠耘智的主体售卖机型为A7及A6系列,其中A7 (6T)的芯片数量为72个,A6 3.5T为80个。


以此按最大值“80”进行估算,嘉楠耘智2017年的芯片数量仅为2400万个左右。以台积电的订单体量,嘉楠耘智的订单话语权不言自明。7nm新闻也因此被普遍解读为上市敲钟之前的利好消息。


相比之下,比特大陆的处境更为轻松。按照詹克团的说法,比特大陆为台积电中国区的第二大用户,未来有可能挤入全球五大采购商。此前,比特大陆以预先支付款项的极大诚意,叩开了台积电的代工大门。


据悉,詹克团方面最先与台积电北京团队接触,一位员工在比特大陆方面的布道下成为比特币的信仰者,接下比特大陆订单这位员工后来被台积电内部誉为“比特币女王”。


密切关系延续至今。至今年2月,比特大陆在台业务已经逐步建立,涉足封装测试领域,与被动元件及主板厂合作,招聘工作也已经展开。不过,这仍未绕开代工的隐痛。


多位半导体人士对《深网》表示,与ASIC芯片的设计及封装测试相比,代工的门槛要高得多,芯片本身的工艺制程和量产化能力才是核心。


此外,回归到三巨头的主打方向—IC芯片设计。在AI芯片领域的业内人士看来,用于加密货币挖矿的ASIC芯片,其技术壁垒并非难以逾越,“区块链是热点,并不是难点,政策风险和市场空间是主要考量。”


从这两个角度来看,比特大陆全球第一矿机生产商地位,以及嘉楠耘智7nm芯片第一量产企业的标签,都显得意义有限。当区块链的光环和资本追逐的狂热随时间消退后,估值神话显然需要更大的底气。



    阅读原文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