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越狱案犯庭审,三被告人被诉暴动越狱罪,同伙指责“现在怕死还是男人吗?”

哈尔滨微生活



8日,哈尔滨延寿杀警越狱案一审开庭,如果按照公诉的罪名数罪并罚,三名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最高将被判处死刑。在庭审期的最后环节——被告自述时出现了意外一幕。被告人高玉伦放弃了自述,转而不断地向同案案犯王大民发问。

以下为详细报道:

29号上午,延寿杀警越狱案的庭审进入尾声,被告人王大民陈述时,被告人高玉伦多次试图打断。

高玉伦:王大民,你当时(越狱时)寻思啥?现在怕死了,你是不是男人?啊?

审判长:高玉伦,法庭是问你是不是有辩护的意见,不要再质问别人。

高玉伦:行,没有。

高玉伦:审判长,我跟王大民说几句话行不行?

审判长:你等他说完。

但轮到高玉伦陈述时,他却放弃了最后机会,并向身边的被告王大民发问。此外,在整个庭审期间,高玉伦几乎很少说话。被告人李海伟始终强调自己无罪。与高玉伦、李海伟不同,王大民始终表现出悔罪的态度。但涉及到关键问题,他将责任推卸给高玉伦,并且不断地自我辩解。

公诉人:从当庭特别是今天的表现,我们可以看出来,王大民一直是在避重就轻。不认罪,还有什么悔罪?

4月28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暴动越狱、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盗窃、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在庭审时,3名被告人否认故意杀死管教民警,他们计划“只想逃跑,不想杀人”。庭审预计持续两天,今天将继续审理。

相关:

杀警越狱案开审:民警提审不锁门引来杀身之祸

越狱细节

被害民警提审时不锁监门

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均羁押于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101监室,且床铺相邻。高玉伦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罪盗窃罪,且系累犯,两人均面临重刑,遂产生越狱之念并形成合意。高玉伦、王大民发现,看守所夜间值班管教民警被害人段某某提审在押人犯时有不锁监门的习惯。经反复商议,两人最终确定在段某某值班时越狱,并准备了绳子、毛巾。为确保越狱成功,两名被告人又拉拢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羁押的被告人李海伟共同越狱。

2014年9月1日晚,高玉伦以给家人打电话为名,要求管教民警段某某提审。9月2日4时30分许,段某某将高玉伦提出监室至值班室内,王大民随即扭转监室内监控摄像头并将监室门拨开,与李海伟逃出监室,潜至值班室外伺机动手。高玉伦用段某某的手机与家人通话后,见王大民、李海伟已在门外,便趁段某某不备,从身后用胳膊勒住其颈部。王大民、李海伟冲入室内,3被告人合力将段某某按倒在地。高玉伦用事先准备的绳子捆绑段某某双腿,又从办公桌抽屉内拿出手铐,铐住段某某双脚,高玉伦、王大民用毛巾猛力堵压段某某嘴部。因段某某挣扎,王大民、李海伟多次用拳头击打其头面部,最终将段某某制服。

高玉伦将所戴脚镣打开,3被告人按事先计划换上警服,王大民从段某某兜内翻出钥匙打开前厅大门,3人相继走出看守所。值班武警发觉情况异常进行询问并鸣枪示警,3被告人迅速逃离。段某某因生前颈部被扼压及勒压、口鼻被捂压或堵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案件背后

延寿看守所被指问题多多

在多条罪名中,暴动越狱最为引人关注,暴动越狱罪,是指依法被关押的犯罪分子,以有组织或者聚众的形式集体使用暴力手段强行越狱的行为,其与组织越狱罪的区别在于构成本罪必须采取共同的暴力行为,而3名被告人的律师在庭审过程中也都试图证明其当事人只是越狱,而非“暴动”。

公诉方还指控3人涉嫌故意杀人,高玉伦和王大民都对此进行了否认,称当时只想控制住管教,并没有想杀人。高玉伦说:“我们只想逃跑,不想杀人。”

案件发生后,羁押3名被告人的延寿县看守所的管理和安全问题也同时饱受质疑,王大民的自述中提到了管教段某某一直有提审犯人后不锁门的习惯,而当天,高玉伦被段某某带走后,他和李海伟直接打开了没有上锁的门,轻松离开。

3人中年龄最小的李海伟在庭审中的情绪最为起伏,他承认了全部指控,但一直反复强调自己不是越狱,只是想出去看看儿子。在庭审中,高玉伦和王大民都说李海伟精神不正常,而李海伟在自述中也表示,入狱后一个月管教曾强迫他每天都吃一种精神类药物。对此,审判长表示与此案无关。




28日的一审中,检察机关的指控披露了案发细节。

据介绍,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均羁押于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101监室,且床铺相邻。高玉伦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罪、盗窃罪,且系累犯,二人均面临重刑,遂产生越狱之念并形成合意。高玉伦、王大民发现,看守所夜间值班管教民警被害人段某某提审在押人犯时有不锁监门的习惯。

经反复商议,二人最终确定在段某某值班时越狱及越狱细节、逃跑路线、逃跑方式,并准备了绳子、毛巾。为确保越狱成功,二被告人又拉拢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羁押的被告人李海伟,李同意共同越狱。

2014年9月1日晚,高玉伦以给家人打电话为名,要求管教民警段某某提审,段应允。9月2日4时30分许,段某某将高玉伦提出监室至值班室内,王大民随即扭转监室内监控摄像头并将监室门拨开,与李海伟逃出监室,潜至值班室外伺机动手。

高玉伦用段某某的手机与家人通话后,见王大民、李海伟已在门外,便趁段某某不备,从段身后用胳膊勒住段颈部。王大民、李海伟见状冲入室内,三被告人合力将段按倒在地。高玉伦用事先准备的绳子捆绑段某某双腿,又从办公桌抽屉内拿出手铐,铐住段某某双脚,高玉伦、王大民用毛巾猛力堵压段某某嘴部。因段某某挣扎,王大民、李海伟多次用拳头击打段头面部,最终将段制服。

高玉伦将所戴脚镣打开,三被告人按事先计划换上警服,王大民从段某某兜内翻出钥匙打开前厅大门,三人相继走出看守所。值班武警发觉情况异常进行询问并鸣枪示警,三被告人迅速逃离。段某某因颈部被扼压及勒压、口鼻被捂压或堵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追捕

案发后,哈尔滨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缉捕工作,公安部刑侦局派员来哈尔滨指导案件侦破工作,黑龙江省公安厅、省武警总队也派出相应警力配合缉捕。

9月2日下午,哈尔滨市公安局向社会重奖征集三脱逃犯罪嫌疑人线索,对提供重要线索、协助警力抓获任何一名犯罪嫌疑人的有功群众,将给予人民币10万元。随后,公安部将三人列为A级逃犯,另奖励5万元。二者相加,单人总计奖金达15万元。

“五山四分田,半水半草原”,有人这样形容延寿县的地形特点。这里山高林密,密密麻麻的玉米地仿佛“青纱帐”,找个人就像“大海捞针”。连日的降雨也使得地面泥泞湿滑,又让搜捕工作“雪上加霜”。

抓捕过程中,警方以延寿县为中心向外围辐射,在有逃窜可能的各路口层层设卡堵截,最大限度压缩犯罪嫌疑人的外逃范围。警方还派出直升机在空中搜捕。

抓捕进入攻坚阶段后,根据掌握的线索,专案指挥部在延河镇和青川乡划定两个包围圈,组织2000多人的警民联勤力量,撒开严密的抓捕网,昼夜搜捕。

警方还发动群众举报逃犯的线索。空中、路面、田间地头到处都有搜捕的队伍和群众警惕的眼睛,形成了立体化、合成作战的缉捕态势。

记者看到公路沿线有很多武警战士执勤,有的实在是累极了,站着就打起盹来。村里一位山东籍大娘告诉记者:“这些战士可遭了老罪了,这几天一直在这里守着。”

落网

李海伟最后一个从监所大门逃出,第一个落网。9月3日,东躲西藏一天多后,李海伟开始往家的方向跑。3日20时许,在延寿县玉山村,一个身披红色雨衣、脚穿一只鞋,脸色苍白、面容憔悴的人引起张某等村民的怀疑。在接到举报后,公安特警、武警官兵和村民联手将李海伟抓获。

9月3日21时30分许,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一个男子敲他家玻璃说自己是逃犯,想要点吃的。随即,指挥部调集警力前往抓捕。4日0时50分许,民警和村干部在一间空房处发现了王大民。在躲避直升机过程中崴伤脚的王大民,此时目光呆滞,嘴里不停叨念着:“我饿死了,给我吃的,给我水。”

9月11日下午,在重重围堵之下,高玉伦窜至青川乡河福村西王家屯其亲戚家。亲戚一边为高玉伦准备饭菜将他稳住,一边向上报告。与此同时,警方也发现一个疑似高玉伦的人进入该亲戚家,民警赶到时,亲戚已经趁高玉伦不备,将其双臂捆住,高正在拼命反抗,民警迅速用手铐将其控制住。

西王家屯村民张治国说,他看到高玉伦“造得黢黑”,穿着没有腰带的牛仔裤松松垮垮,高玉伦对警察说,这些天饿了就吃玉米,实在受不了了。

高玉伦说,连日来,他饥饿难耐、走投无路,只好铤而走险,到该亲戚家找食物。被抓时,高玉伦面容憔悴、满腮胡子,明显消瘦,身上污垢不堪。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