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麻醉医生的“心里话” 杜耘:数星星上班望月亮回家

向娇 健康人报

“在每家医院都有这样一类人,出门上班看星星,下班回家望月亮,天天呆在温室内,不用冒风雪,也不用顶烈日,他们就是我们麻醉科医生。”对杜耘的采访,是这样一段幽默的开场。


作为重庆市人民医院中山院区麻醉手术科主任,杜耘说,在外人眼中麻醉医生有点神秘,但对他们来说,每一次麻醉,都是非常重大的责任。




健康人报:杜主任你好,今天外面天气好冷,你好像穿得不多?

杜耘:你可以叫我“杜叔叔”哦,好多同事包括院长,都爱这样叫我。今天天气是有点冷,但我感受不是特别明显,因为我早出晚归,天天呆在室内,不用吹冷风,也不用晒太阳,就像神秘人一样。我们还有一种福利,那就是天天在手术室里呼吸的是恒温及高度净化的空气,羡慕吧。


健康人报:您很幽默,从简历来看,你1988年从华西医科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中山院区麻醉科工作,为什么选择麻醉医学?

杜耘:说实话,我当年并不愿做一名麻醉医生,因为一个男生读了6年医科大学,毕业后肯定都想做一名外科医生。可当时何德沛院长指名点我到麻醉科,也不好推脱。但后来经过慢慢沉淀,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份专业。




健康人报:当时麻醉手术是怎样一个状况?

杜耘:当时麻醉手术科没有先进的监测设备,只能用听诊器、水银血压计等原始的办法监护手术病人心跳、血压等生命体征。科室还曾发生过笑话:当时我们没有监测呼吸的设备,一般是把棉签丝贴在患者的鼻孔外监测呼吸,一个炎热的晚上,一位颅脑外伤病人因抢救无效呼吸心跳停止,就在我们做后续工作时,突然发现病人鼻孔上的棉签丝线还在动。难道死者又复活了?把大家吓得不轻。同事赶紧推来心电图机检查,屏幕上一条直线,瞳孔已明显放大,后才发现是墙角的电风扇吹动了棉签丝线。


健康人报:不愿当麻醉医生还有其他原因?

杜耘:有啊,当时麻醉医生的地位非常低,我记得有一次去医院食堂去打饭,一位熟络的厨师问我“你在哪个科室哦?”我回答在手术麻醉科,他竟不屑地说,“原来是麻师嗦!为啥不当医生?”虽然他是在开玩笑,但画外之音确认为麻醉医生就跟厨师和理发师一样,不能算医生。




健康人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杜耘:这是事实。很多人认为麻醉科医生的工作很轻松,就是打一针就完事了。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在美国,麻醉科医生拿的薪水位居美国同行平均工资之首,业内有医生就不服。在一次辩论会上,一位麻醉医生说:“我打的第一针是可以免费的。”全场立刻安静,他说:“我收取的费用不过是打完这一针后监护着病人,不让睡着的他(她)因麻醉或手术而死去,并保证他在手术结束后安全的苏醒过来。如果你们认为我的钱拿多了,我打完这一针就走,可以不收一分钱。”从此,美国医疗界不再为麻醉医生工资是否太高的问题争论。


健康人报:那可以这样理解:麻醉医生就是手术过程中患者生命安危的守护者?

杜耘:可以这样说,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救命。摇滚巨星迈克尔·杰克逊之死就与麻醉药有关,警方调查后确认,他的私人医生为杰克逊注射了能诱发类似自然睡眠、但可使呼吸抑制和心率减慢的麻醉药物异丙酚。由于私人医生不知该药的使用剂量和出现并发症的处理,没能及时抢救呼吸抑制的杰克逊而导致了最终的缺氧死亡。




健康人报:能否具体讲一下麻醉医生的工作?

杜耘:我们可能是全院上班最早的科室,7:50交接班,7:30就必须到院,8:00以前把病人接到手术间后,开始术前的各种准备,包括设备的监控,病人的麻醉诱导等,一切准备就绪,才通知外科医生上手术台。9:00外科医生开刀,术中我们不仅要保证手术病人安全舒适无痛的接受外科手术,还需要密切监测和维持手术病人的呼吸、心跳、血压及体温等生命体征的平稳,及时处理随时可能出现的危及生命安全的异常情况,保障手术病人各个重要器官功能的正常运行,直到手术结束和麻醉作用逐渐消失。


康人报:据了解,你特别注重危重疑难手术麻醉的处理,能否简单介绍下这些技术?

杜耘:近几年随着麻醉医学的发展,麻醉也细分了神经外科、肝胆、心脏及大血管等亚专业。比如在心血管方面,我们已开展了体外循环直视心脏手术麻醉,包括冠脉搭桥、大血管置换、瓣膜置换、复杂小儿先心及微创如胸腔镜下心脏及大血管手术等的麻醉。年龄最大的103岁,年龄最小的新生儿,都能平稳接受手术。




健康人报:据悉在麻醉理念上积极先进的你,还在全市大力推广困难气道管理的培训。能否分享一个这方面的病例?

杜耘: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我接到科室值班电话,一位50岁的阑尾炎患者需做急诊手术,他之前已跑了几家医院但都被拒,带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到了我院。本来一个普通的阑尾手术一般的外科医生都能做,为何其他医院拒绝收治呢?原来该患者小时候做过腮腺手术,颈子上的疤痕增生导致他的头不能右转和后仰,脸部只能面向左下。这明显是一例困难气道患者,手术很小,但麻醉的风险极大。因为手术中任何因素导致的呼吸抑制都可能导致不能通气而缺氧等严重并发症,如果围术期不能保证气道通畅或无法气管插管,没有任何医生敢给他做麻醉和手术。我们通过视频喉镜、纤支镜等困难气道设备,成功为病人做了气管插管全身麻醉,保证了手术的安全顺利。



戳原文,订健康!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

    阅读:276

    2

    精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