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要怎样才能明白,孩子不是自己的私有物

萧秋水 萧秋水


1




小川叔前几天写了篇文章《妈妈,你要怎样才能明白,孩子不是你的私有物》,里面提到他的已有两个女儿的表哥,因为不想要三胎,被他婶婶把手筋割断了。


坦率说,这个消息也惊吓到我了。

因为看上去这不是一个多么大不了的事情,并没有在我们眼里足以构成狠手的理由。


不过,代沟,也正是如此产生的。


上一辈子不理解孩子。

孩子也难以接受上一辈的要求。






2





我当初和家里争执的主因是相亲,倒还没到孩子这一步。

现在偶尔也有人劝我生个孩子,说反正有捐精库什么的。理由是我老了怎么办,有个孩子终究是可靠。

但我真没兴趣。

我只是一个微小的个体,不生孩子,人类不会灭绝,毕竟还有很多人想生孩子,而且数量不只一个。这也算是一种平衡。

养儿防老,对我来说也不成立,因为我根本不想成为孩子的负担,老了以后的事情自己负责。

以前我妹妹也对我说过,让我不用担心养老的问题,外甥女会照顾我。我说不用。不是信不过,而是真的不用。孩子有自己的天地,我不想让“看护老人”这事成为他们的责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也会这样对待我爸爸,毕竟在他的观念里不像我这样西化。


以前没离婚的时候,也遇到过催生,不过不算多严重。

当时婆婆说,如果害怕生了孩子没人带,不用担心,她带就好。

而我其实不怕这个问题,因为如果生了孩子,我会自己带,不想麻烦婆婆,她退休后生活得逍遥自在,我不想打破她的那个好状态,但是我的问题是:前夫在国外,不回国,不让我过去,一个人的确没法生孩子。

这个很科学的问题让婆婆也很无奈,所以那个话题只谈过一次。

婆婆是个很开明的人,大姑姐结婚多年,立志丁克,婆婆也尊重她的意愿。




3




今天疑似毛晓彤的父亲在电视上做节目,控诉女儿不孝,提出很明确的诉求:改姓、五千万赡养费、生活质量和毛母一样。

这位父亲在毛晓彤两岁时,与其母离婚,曾经吸毒而入狱,出狱后看来是得到了高人指点,不向法院起诉而是通过媒体进行孝道绑架。

为什么不起诉?

原因很简单:法院起诉判不了多少钱,满足不了他的需要。

这个剧情是不是挺眼熟的?

张韶涵的父母前不久就曾经演过这么一出。


对有些中国父母来说,就是这样,孩子是自己的私有物,可以忽视孩子甚至虐待孩子,但是当发现孩子是摇钱树的时候,那可不能放过,如果不能达成所愿,宁愿毁了孩子。


当然大多数父母并不会做到这样恩断情绝,他们只是想要达成自己的朴素诉求:

孩子要听话。

听话地考公务员或者争取其他稳定的工作。

听话地相亲、结婚、生孩子、生二胎甚至三胎。


他们设想的人生轨迹,希望孩子完完全全地听从、复制。


也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够好好沟通,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人生哲理,而且往往越到老年越固执。


我们会被无数讴歌父母的文章、歌曲、影剧感动落泪,在现实中,我们也会被父母的爱本身而感动,拥有无数温暖的回忆,不过,我们仍然也要承认:能够拥在彼此包容、理解、支持的爱,真的是很困难的事,这不会发生在所有的父母和孩子之间。

就好像张韶涵的父母、疑似毛晓彤的父亲这样的人,也是少数。


假如拥有很多爱,务必珍惜。

假如没有很多爱,也别太难过。

假如拥有的是被毁掉的威胁,务必远离。





4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完美的解决方案。

但是无论如何应该认真地去寻找。


人在职场,可能会认真用心地去研究客户,以期拿下单子。可能会研究领导和同事,以期搞好职场人脉,谋求更好的发展。可能会去琢磨另一半的心思,以求美好恋爱和幸福婚姻。


但是,有多少人会去认真地研究一下父母呢?

这里的研究,以及把父母做为研究对象,并没有任何贬义。

我想表达的只是,很多人自认为了解父母,但其实可能并不了解。

尤其是在和父母意见相悖的时候,表面顺从,内心反感,因而关上了了解的大门,“他们就是那样!不可理喻!但我又不能不听,太绝望了!”


然而世间的路、所有的人,并不是凭空而来。每个人的心智,和他所处的环境、成长的道路,都有着莫大的关系,特别是生命中的关键时刻。


深度了解,才是找出解决方案的前提。我今天的文章,并不能直接给出大家具体的指导,因为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然而深度了解,是很有用的说法。


我的父亲,幼年时,母亲过世,他带着两个同样幼小的弟弟,艰辛生活。我亲祖母之所以重病,是抱着尚在襁褓中的三叔,从济南前往曲阜,寻找出轨的爷爷,在院外站了一夜。冬日天寒,她回到济南后一病不起。

我爷爷举家迁往曲阜,娶了我后来的那位祖母。她现在虽已过世,我仍然得坦率地说,她的狠毒不亚于白雪公主的后母。我父亲兄弟三人被赶出家门,乞讨度日,是我爷爷的一位朋友看不过眼,收留了他们,我父亲在他家的药铺当学徒,自强不息,后来进入建筑行业。文革期间,被要求下乡,而我爷爷告发他在日记本里写诋毁毛主席的言词,我父亲被游街示众。

这些事情,都是二叔和三叔告诉我的,父亲极少讲这些事。他对后母非常尊重,即使在我爷爷去世后,也继续照顾她。

我了解家族往事,是试图以最大的程度了解父亲,他有些决策为什么那样?他的性格受了什么影响?

但即使这样,我没有盲从,即使我曾经因为他所受过的苦,而试图做一个乖女儿。

他的某些过分要求,我拒绝了。曾经,因为我在相亲方面的忤逆表现,他有两年不和我说一句话,我内心有愧,但仍然不认为,就应该为了博取他的欢心,而去嫁给根本不喜欢的人。


我是一个人,有自由意志的人。

我从来不怀疑父亲对我的爱,不过,那些爱,是有条件的。

在他眼里,我应该就是一个私有物,他希望左右我的意志、替我做出很多决定。


我并非鼓励所有遇到类似我这样情况的人都去反叛,我想说明的只是:在那样的痛苦中,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做出违背本意的选择。这是我做为一个独立的人的思考,我也因此而承担后果。






5




并非所有的父母都能明白,孩子不是自己的私有物。


然而,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孩子也不明白这点。

因为爱,他们甘愿接受绑架,即使不甘不愿。

他们顺从父母的意志,有时候,也并非纯粹因为父母,而是害怕舆论,就像疑似毛晓彤父亲的喊话方式,试图安上一个“不孝”的罪名,期望群众侧目,在压力之下,迫使女儿就范。


在早些年间,的确“不孝”这个罪名足以毁掉一个人,张韶涵就是因此而事业受到重挫,但是这次,舆论却偏向张韶涵,谴责其父母,因为事实在那里。


中国社会,从“三纲五常”的传统伦理,慢慢走向西方式文明,开启的心智,开放的关系,这都是好事。所以不需要动不动就绝望,要看向好的一面。


诚愿每一个人,都可以独立、自由、富强。

诚愿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倾情绽放的生命。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