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给流浪汉提供住处,"人道社会"更省钱

海洋 欧时大参

          

据法新社马赛12月27日报道,年届五旬的纪尧姆·威尔姆在街头流浪12载后成为马赛医院“首先有个住处计划”(Un chez-soi d'abord)的受益人,在马赛篮子街区拥有了自己的单居室套房。这项计划的目的是使患有精神紊乱症的无家可归者直接拥有一套普通住房。


像其他700多个无固定住所者一样,纪尧姆4年前在一个收容所里偶遇马赛医院计划的一名女调查员,与这项计划结了缘。
       

马赛公共协助-医院管理机构2011年推出一项医学研究,将调研对象分为两个无家可归者自愿小组,一个是“证人”小组,其成员继续流落街头,另一组是被安排住在城市公寓房里的无家可归者。根据抽签结果,纪尧姆幸运地分在了第二组。



       

公共卫生及社会医学教授奥基耶负责监督这项计划的实施。他注意到:“生活在街头的人罹患精神疾病的风险是常人的10倍。‘首先有个住处’计划是要向人们表明,给无房者安排住处的花费少于任人流落街头”。
       

一个治疗小组探访了计划受益人。精神病科医生布卢德宁指出:“根据我们在公寓房里观察的情况,我们讨论问题,特别是健康问题,但我们给他们设的限制丝毫不多于普通房客。”
       

“首先有个住处”(Housing first)的理念来自美洲。2000年代美国和加拿大进行的多个相关研究很有说服力。




“人家把我们当作疯子”


奥基耶教授回忆说,“我们首次在马赛介绍这项计划时,感到人们真正的抵触,人家把我们当作疯子。仿佛我们质疑了所有传统参与者似的,有种联盟反对外来的新事物。”
       

2012年,研究出的结果毫不含糊:它主要显示从成本角度讲的效率。奥基耶教授解释:“无家可归者给社会造成的花费很大:他去急诊室,医疗心理中心,去监狱,去临时收容所……”。患有精神紊乱症的无家可归者(占流浪者的半数),国家一年要花费1.7万欧元,而“首先有个住处计划”安排的流浪者的花费是1.4万欧元。
       

纪尧姆叙述说“在街上,流浪者相互打架,打伤对方,经常生病,有时去医院仅仅是为了暖和地睡个觉。”在353名“被安排住房”的无家可归者这一组里,90%2016年还是房客。在继续流落街头的那一组里,只有25%4年后成功地住进一套单人住房。



       

“首先有个住处计划”安排住宿的无家可归者全都与朋友或家人恢复了联系。20%有了职业活动或在接受培训。鉴于这项计划大获成功,计划已被纳入《社会保险融资法》。有关方面已经考虑2018年到2021年在法国16座城市推广这种模式。
       

纪尧姆认为,重新找到住处无异于“一种新生”。他立即重新订制了身份证。他说:“没有住房,就停止存在了。”这位前无家可归者特别欣赏的是安全:“我乔迁后,一连睡了3天大头觉”。尤其是,这个前吸毒者戒掉了大多数的瘾,进入了良性循环。
       

今天,纪尧姆正在写小说,而且恢复了与女儿的联系,常给女儿写信:“以前,我流落街头或蹲在监狱里,对她来说我不是好榜样。”在自己的单居室套房里,纪尧姆在一张硬纸板上记账:电费、香烟等。即使有住房补贴,他每月还得掏45欧元付房租。他唯一的收入来源是积极互助收入(RSA),因此手头很紧。他说:“下一步就是找份工作了。”
       

纪尧姆不再与无家可归者为伍了,但每月3个晚上,他都要收留一名他认识10年之久的流浪者过宿,“因为我不能闭眼不管至今仍然流落街头的那些人”。(欧洲时报/海洋 编译报道)


编辑:边边



    + 关注

    + 订阅

    阅读:796

    9

    精选留言

    • 0

      这个计划人性,好!无住处谈何其他。

      2016年12月28日

    • Hang Hang ✨👑✨

      0

      一种良性的鼓励,使一部分人不至于破罐破摔跌落谷底,社会不残忍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心理得病自暴自弃或自杀,看到最后挺感动的…

      2016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