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藏地跑步是一种什么体验?

2016-12-30 Sophia 跑步学院 跑步学院



首次进藏,住在林芝岷山酒店,出门右转可到林海湿地公园,在比日神山的脚下。


比日神山是世界上唯一一座由敦巴辛饶佛亲自加持的神山,这里拥有广阔的森林、优美的风景、神鸟和天梯。本教信徒年年都会从各地而来,把转山当成心中的理想,以此来消除罪障以及各种疾病,并把自己今世的幸福、来世的解脱等所有希望都寄托予它。


林芝秋天的气候特别宜人,即便大家说高原是运动禁地也止不住我想要出去一探秋色的好奇心。一日晨起穿上运动鞋就往林海出发,跑到八一镇大道上,只有环卫工人打扫的身影,很久很久才能见到一辆车经过。




从写有“林海”二字的侧门进入公园,木质栈道上已散落三两的秋意。虽为公园,但和南方满园子的老人、孩子、宠物、皮球不同,林海公园里边是一个人也没有。若不是天色渐亮,我决不敢在这样的树林里一个人穿行。




虽是九月底,3000多米海拔的早晨还是有些清冷,拉起帽子把头包住,用笨拙的保暖方式来避免高反。几条小道弯来绕去,跑过一个菜园子,主人三个正在园间劳作,一条小狗守在田驳间。


见我跑过汪汪的叫了两声,我吓的加快了步伐,没想到小淘气一摇尾巴便跟着我跑起来。任由它主人怎么呼唤,它头也不回。我从小没有养狗的经历,一方面怕它咬我,一方面又担心它跟我跑太远认不得路回去…只好慢慢降下速度来和它沟通,“宝贝,你别跟姐姐跑啦好不好?姐姐还要跑很远,你快回去。”它依然汪汪两声,甚至跑到我跟前三步远回头看我,像是撒娇也像是挑衅,我读不懂小动物呀==跑了好几个弯道,依然不屈不挠,我哄了好久无望只能努力让自己和它和睦的相处罢。




林海公园不能仅用清冷来形容了,相对于南方,甚至可以称为凄清。已是早晨近九点,满个公园只有一两零散散步的人,没有可以打招呼的跑步同盟。我生活的南方几乎没有交替季节,一阵寒流,就像飞船脱离轨道一样,上一秒钟还是盛夏短衣短袖,下一秒钟已是入冬毛衣加厚。因此,满林黄叶对我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唉,如此美景,大家真是好浪费哟。”我独享这林间的一花一叶,幽静的小道偶尔跳出的小狗小猪总是能吓我一跳,然后脚下的路又牵引着我转向下一条未知冒险。



跑步不仅留意眼前变换的景色,有时脚下的路子也总能给我惊喜。




在通往比日神山的笔直小路上,写着“Love 爱”,用色不是用热情红,而是用沉冷的蓝色调。不知为何,这样的一个小小涂鸦,竟让我联想起Rose一个人偷偷的走到船舷边,她把手伸向大海,慢慢松开,璀璨夺目的“海洋之星”在海面上轻盈地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旋转着沉向大海深处,那是当年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准确位置,是她和Jack永别的地方。蓝色的“海洋之心”是她与Jack经历了80多年依然不变的爱情见证,而此刻,我脚下刚跨过的蓝色涂鸦又讲述着怎样的故事呢?




跑步有时,就像冥想。外在的身体环境虽是在不停的运作,但置身于运动的那个无限的空间里,自身是静止的。周围是一片超乎尘世的岑寂,以及无比深幽的安谧。树木间风声飒飒,跳动时气息缓缓。我和自己正在跑,正在飘,正在沉浸在一场最丰实的虚无缥缈。能从一片蓝渲染出一个动人的故事,能从一滴露水融汇成浩瀚海洋,能从一朵花开出甜美的果实来。




这么想想,跑步中的我们,都是无比的富有,又是无比才华横溢的。


但也许是我珍贵着跑步吧?要不怎么能够跑出这么多的浪漫和欢喜。因为从没有想着要敷衍行事,从没有想过要贪婪获得,所以每一次起跑更像是一场美妙的仪式。村上春树说,“正是因为今天不想跑步,因此才去跑。”跑步不仅仅是一种习惯,对于热爱跑步的人来说(至少对我这个个例来说),跑步本身就是一种具有仪式感的行为。它像是我每天需要吃饭喝水睡觉一样自然和重要,但是我总会变些法子,今天吃酸甜排骨明天吃水煮牛肉,今天跑步赏赏花的娇艳,明天跑步学学树的正直。一方面,我已意识到跑步对我的不可或缺,我便需要尊重它,认真去执行它;另一方面,枯燥的长距离拉战中,不停去发现它的新乐趣,赋予它更丰富的意味,跑步便变得更得意诱人了。




用庄重认真的态度,去对待和体验每一场开始。这样的观点运用到生活中,也是让我受益匪浅。

作者:Sophia


一个力求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女子,热爱跑步的工作狂。争取在30岁之前跑30场马拉松,写30万关于跑步的文字,再立个赚3000万的小目标。


本文为跑步学院原创内容,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关注

+ 订阅

阅读:2244

22

精选留言

  • 群鑫

    2

    羡慕嫉妒恨/呲牙

    2016年12月30日

  • 明叔叔

    2

    3000多米跑步会不会有高反 生命危险?/疑问

    2016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