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全力避免一场“美债危机”的爆发

鲁晓芙 鲁晓芙看欧洲


美国的动作很多,让人眼花缭乱,特朗普不按照常理出牌,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只要我们抓住问题的核心和本质,美国的目的昭然若揭!




 一、美国债务问题,实际上更欧债危机一样严重 


 美国的经济问题看似复杂,其实抓住一根主线就看清楚了,主要是美国的债务问题。美国国家的债务,总的债项累计大概是23万亿美元,它占了GDP120%。美国包括国家、机构、个人在内的总负债是120万亿美元,差不多是GDP600%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们都知道欧债危机很严重,五月底还爆发了不大不小的意大利危机,意大利的国家债务占GDP的比重是132%,欧猪五国里面意大利和葡萄牙的国家债务比例大约是120%。


也就是说,现在美国的债务问题,实际上已经跟欧债危机一样严重了!


继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2010年欧债危机以后,2018-2020年的新一场美债危机,正在酝酿爆发!


全球的GDP大概是100万亿美元左右,全球的总债务总额大概是在500万亿美元水平。什么意思呢?就是美国的GDP大概是占全球的1/5,它的债务占全球已超过1/5,比1/5还多了一些。 


中国国债总量大概是5万亿美元左右,我们全部的总负债大概是50万亿美元左右。我们国家债务占GDP的水平大概在50%。我们的总债务大概是GDP500%,我们的债务在全球债务中的比重大概是10%。大体上,如果从债务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情况可能比美国略好一些。 

  

可能有些朋友会问,债务说明什么呢?债务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从个人的角度理解,或者从家庭角度理解,是可以理解到的。债务,是因为你的收入不足以安排支出的时候,或者是你在做投资性的扩张,这个时候就需要举债了。一个是可能是收不抵支,你需要负债;一个是可能是要扩张,所以需要负债。 


▲美国的债务属于收入无法覆盖支出所形成的债务。



二、美国债务问题来源 


美国的债务,不是属于扩张性债务,它是属于收入无法覆盖支出所形成的债务。那么我们就要看他的这个支出方面,是哪些因素导致它的债务在近20年时间里迅猛扩张。


首先,主要是社会保障,主要是福利方面的,这个需求比较大。


其次,就是他承担了过重的海外责任,或者是他进行了不必要的军事扩张,导致他债务形成了今天这样的一个规模。这对我们以后来理解特朗普的改革是有意义的。 


很多朋友可能在考虑债务的时候,比较技术化,或者是学术化,就把它单纯理解为一个债务问题,可能上升不到政治和哲学高度。那么债务在政治上的意义是什么呢?在哲学上的意义是什么呢?


债务,实际上它有利于资本利得,债务是通货膨胀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也是货币贬值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它对资本利得是有巨大好处的,同时,他对劳动所得是灾难性的,或者是不好的,严重的时候会变成灾难性的。也就意味着过度的债务,实际上会对普通民众构成伤害,他在政治上,在哲学上,需要我们有一个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当然我们不是说所有的债务都是不好的。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我们也需要有债务的存在,或者举一定的债,但是一件事情的好和不好,是有边际的,过了就错了。 


美国的债务是必须有的。因为是债,债是基于信用,它未来要还债,那就要考虑你这个债将来如何去处理,如何去还。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安排,这个安排既有政策上的安排,也有制度上的安排;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安排,如此巨大的债务,将导致整个经济结构被严重扭曲,甚至导致美元最终的崩溃。 



 1、问题出在公共开支


事实上,在经历了近20年这样的一个过程,美国的经济结构和美元已经存在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导致美国各个阶层对经济问题的思考,他们思考的结果转向了政治。


我们在选举中看到,他们在做最后的努力,来阻止继续扭曲,阻止美元崩溃。这就是特朗普当选的原因,也是希拉莉选战失败的重要原因。因为你要给美国经济一个出路,特朗普不一定能给这个出路,但是特朗普至少让人看到有一丝解决的希望。 


在讨论美国债务的时候,我们要讨论一下美国债务的来源。在国家层面就是国债,这个层面,显然是税收增长跟不上公共开支的增长,这是显而易见的。那税收增长是不是慢了呢?或低了呢?显然不是。实际上美国的税赋不低,那问题可能就出在公共开支上面,公共开支上一定有不合理的部分,所以我们在分析债务的时候,大体上问题慢慢浮出水面。 

  

在债务的来源上,还有第二个问题,我刚才说的是国债的部分。那总债项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美国创造价值的能力在弱化,它跟不上美国国民消费开支的增长。 


抓住了债务这个纲,我们再把它往上一拎,露出那些下边的幕来。我们看看公共开支:公共开支里边,其实最大头的是社会保障;其次是国防;最后才是美国的行政经费,就是政府要花的钱。我们看到这里三个项目,三个大项里社保、国防和政府,就是行政费开支都存在问题。也就是说,特朗普的改革在这三个领域都要下功夫。 

  


▲美国领导全球业务,目前已经成为美国的负担。


我为什么觉得特朗普的改革很难,因为美国三权分立,作为一个行政方,他很难很难强制力去约束立法。而社保、国防和政府这三个方向,都涉及到非常非常复杂的立法问题。特朗普能不能过关,这是一个问题。特朗普什么时候能过了关,这是第二个问题。因为这意味着美国经济结构调整的进程,也意味着美元转强的时间节点。 


2、私人消费膨胀原因复杂


说完了公共开支。我们看一下美国的私人消费或私人开支。其实美国人的私人开支里面很大的一部分,也是用在保险上了,就是保障方面;其次是居住;再其次是教育医疗等其他的支出。


实际上在私人消费里,我们注意到,它的膨胀的原因是非常非常复杂的。实际上呢,这里有一部分是属于经济上或者是管理上的原因,也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涉及到政治上的问题和哲学上的问题,这也是美国这个白人阶层,这次选举激烈反弹的一个原因。


实际上,美国的问题不是一个美国国家的单独的问题,它表达出几乎所有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他也让我们看到了类似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我们不好用新型的资本主义这个说法。但这个新兴经济体,其实也有同质化的问题,我们要高度注意。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具有同质化的,当然解决策略有所不同。 



三、特朗普的应对之道


特朗普在收缩政府开支方面,要考虑到美国是有宪政约束的因素。对美国的预算是有宪政约束的,对印钞也是有限制和约束的,他不能超过这个法律约定的边界。


现在特朗普当政,可能它要控制这个美国政府的国债总规模,不能过20万亿,控制在20万亿左右,或者稍微多一点,不能再增加了。因为再增加,对美元或者是对美国整体经济将形成严重的问题,也会破坏大家对他的期许,他必须控制美国国债的总额。与此同时,也要采取一定的措施,控制美国国家的总负债的增长。 

  


在宏观层面要控制债务的总额,实际上就要进行大幅度的改革,增收节支。特朗普宣布欢迎美国公司利润回流,宣布支持美国本土制造,就是增加美国的收入。



在微观层面,要增加老百姓的,就是国民或者是居民的收入增长,降低居民的不合理开支,这个改革的难度和力度也是非常大的。特朗普通过减税,增加美国企业和普通老百姓的收入;通过让盟友——欧盟、日本、韩国增加军事支出,达到军事支出为GDP2%的标准,从世界各地的热点地区快速的撤回,这就是降低国际上不合算的不合理支出,通过边走边打的策略,逐步实现美国战略上大撤退的目标,


从国际上来讲,什么办法可以快速增加美国的收入,让美债危机不会被世人炒作,让美债危机一直不会爆发呢?


那就是特朗普现在做的,到处打贸易战,四处號羊毛。


美债危机是如此的严重,因此特朗普杀红了眼,就算是盟友也不会放过。



国际上经常把特朗普比作希特勒,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希特勒知道为了实现德国的目标,德国必须打闪电战;而特朗普知道为了实现美国的目标,为了掩盖内部严重的美债危机,美国必须打闪电战,必须短期内把全世界打懵,而且不能让欧洲和中国联合起来。



二战中,希特勒要打闪电战,苏联硬生生利用辽阔的国土,把闪电战达成了斯大林格勒的长期巷战,达成了世界范围内的持久战;


中国应对美国的特朗普主义,也要注意稳扎稳打,不能跟着美国节奏,而是需要利用中国的独特经济体制,能扛事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利用中国已经成长起来的消费市场,加大开放力度,利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裂缝、目标不一致和内部竞争关系,联合欧日韩,至少不然欧日韩在背后放冷枪,建立反对美国特朗普的统一战线,通过持久战,来取得这一场史诗级对抗美国贸易战的胜利!




编辑:Lee 格式:黄牛

鲁晓芙,财经作家,旅居欧洲。

中国经济已经国际化了,不了解欧洲,有时候,你就不了解中国。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

栏目设置:周一到周四为“欧洲政治经济评论”,周五到周日为“周末雅趣”。

合作请联系微信:Xiaofu_Lu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