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美新冷战不可避免?这篇说的清楚

鲁晓芙 鲁晓芙看欧洲 07月12日


近些天,我们的话题都是围绕着中美贸易战。可以说,这场贸易战不是特朗普冲动之下的偶然事件,而是美国蓄意已久的必然决策。


美国这几年来,逐渐形成了对中国的三个冷战判断,即政治上的权威主义;经济上的国家资本主义;国际关系上的新扩张主义。尽管对中国来说,这几个判断是完全错误和带偏见的,但是这些判断对美国的对华政策的影响,则是确实的。




美国对华形成三个冷战判断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最为矛盾,其对华政策是在矛盾中制订,也是在矛盾中实施下去的。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国力仍然弱小,并且在对付前苏联方面,中国是和美国站在一起的,美国总体上,对中国抱非常积极的看法。


在克林顿政府期间,美国对华基本上在「接触」与「接触+围堵」之间。到小布什政府,美国新保守主义崛起,开始在如何围堵中国方面下功夫。


恰在那时,911恐怖主义事件发生,美国不得不改变其对华政策,中美两国勉强地找到了一些共同的利益,或者共同的「敌人」,即恐怖主义。


到奥巴马政府,美国提出「重返亚洲」策略,在南中国海等问题上,对中国咄咄逼人。在国际经济上,奥巴马强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主要目标,就是美国要继续保持其「书写规则」的权利,而绝不容许中国拥有这份权利。


的确,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秩序的重要一员、第二大经济体,并且会很快赶上和超过美国,是最大的贸易国。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让美国异常忧虑,甚至恐惧,因为这些意味着中国已经开始改写,或者重新制定国际规则的过程。


为什么美国和西方对中国如此恐惧呢?简单地说,美国这几年来,逐渐形成了对中国的三个冷战判断,即政治上的权威主义;经济上的国家资本主义;国际关系上的新扩张主义。


尽管对中国来说,这几个判断是完全错误和带偏见的,但是这些判断对美国的对华政策的影响,则是确实的。




中国独特体制,「威胁」西方自由民主


第一,西方对中国发展过程中的政治制度,抱着冷战思维。近代以来,政治制度的不同,往往是国家之间对抗和冲突的重要根源之一。在这方面,西方和中国的价值观全然不同。中国相信不同政治制度的和谐共存,而西方往往将具有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视为竞争者甚至敌人。


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西方还对中国的政治变化抱有希望。西方相信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中国会演变成西方那样的自由民主制度国家。


但是,90年代以来,邓小平所实施的一些重要举措,颠覆了西方对中国的看法。西方认为,这些方面的变化,构建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党内民主」。在胡锦涛时代,西方趋向于接受当时提出的「党内民主引导人民民主」的中国政治发展过程,即党内民主在先,社会民主在后。


但是近年来,西方在这个方面的希望消失得很快。西方的一些精英,一方面认为中国说到底就是权力集中,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认为,这些促成了中国走上了一条和西方截然不同的政治道路。


概括地说,当西方看到中国不仅没有走西方式「民主道路」,而且发展出了自己的政治模式的时候,西方就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威胁」。


今天,西方基本的判断是中国的「权威主义」趋于永久化。对西方来说,更为严峻的是,中国的「权威主义」政治体制,已经对非西方国家产生很大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会仿照中国的体制。在西方看来,这是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大挑战和最大的「威胁」。




西方对中国发展抱有戒心


第二,对中国经济制度的冷战思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制度渐趋成熟,形成了具有自己特殊的「混合经济模式」。不过,西方简单地把中国视为是「国家资本主义」模式。


今天西方所认定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内外部影响,主要包括如下几个层面:


一、国家资本主义导致中国内部市场的不开放,西方企业在中国失去了「竞争力」;


二、中国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政治原则高于经济原则,影响西方企业的竞争力;


三、国家资本主义是中国「外部扩张」的主要政治工具。


在西方看来,正如前苏联经济模式,是对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模式的最大威胁,今天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已经成为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的最大经济威胁。


第三,对所谓的中国「新帝国主义」的冷战思维。主要表现在西方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冷战式思维,认为这是中国国际扩张主义的体现。


德国外长加布里尔的言论,可以视为是西方国家态度的变化。在2018年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这位外长指中国借一带一路,打造有别于自由、民主与人权等西方价值观的制度,自由世界的秩序正在解体,「目前中国是唯一拥有、而且坚定实现全球性地缘政治目标的国家」,西方国家应当提出对策。这位外长还警告欧洲,有被中国和俄罗斯分化的危险。


紧接着,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警告中国,认为中国不应对巴尔干国家的投资与政治问题联系起来。欧洲国家包括德国,早先对一带一路持积极的态度,但是现在立场出现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并非仅限于德国,而是相当普遍。


美国本来就反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国务卿蒂勒森在被特朗普解职之前,到处说中国是「新帝国主义」。美国现任国防部长更是在各个场合,把中国「塑造」成「新扩张主义」,似乎中国的目标,就是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新霸权。




视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


对中国来说,绝对不可以忽视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对中国的这三个判断。历史地看,所有国家的重大外交决策,就是建立在对时代和其他国家的判断之上的。


实际上,这三个判断基本上也是冷战前美国对前苏联的判断。细读一下美国驻苏代办乔治·凯南在1946年发出的8000字电文,其核心就是这样的判断。


二战期间,美国和苏联还是盟友,但是因为有这样的判断,两国很快就陷入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冷战。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西方对中国的战略,基本上包括三个方面:


一、围堵和遏止中国崛起,至少防止中国挑战西方的霸权;


二、鼓励中国进入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不想失去中国,即不想让中国成为另外一个「苏联」;三、改变中国成为一个类似西方的国家。


不过,现在这些选项,都没有用了。


西方的新冷战思维是:既然西方没有能力围堵遏止中国,也没有能力改变中国,因此,一个可行的选择,就是中国变成另一个「苏联」,和中国进行一场新的冷战,这样西方至少可以团结起来,尽最大的努力遏止中国的扩张,并且也能孤立中国。


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以及美国国防部2018年1月,分别发表的国家战略报告与国防战略报告,都直接称中国和俄罗斯,是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并声称,美国将聚集资源应对中俄的挑战。


非常有意思的是,白宫新闻发言人把美国的这份国家战略报告,称之为美国「新时代的新国家安全战略」。这种称呼,和中国领导人所提出「新时代」相呼应,其针对中国的目标昭然若揭。




重读基辛格


和中国的新冷战,会如何进行呢?


这个问题需要去问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博士,但不是基辛格本人,而是要去研读他的作品,研读他对国际关系史和世界外交史的科学分析和深刻洞见。基辛格在外交上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可以说,基辛格主义,是马基雅维利主义在外交领域的体现。


人们可以把基辛格主义归纳为三条:


一、无意识形态性,即不要用任何意识形态,来分析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国际关系的核心是赤裸裸的利益,尽管这种利益不仅仅是物质意义上的;


二、无道德性,即不要用任何道德观来影响人们处理外交关系,今天的敌人可以是明天的朋友,今天的朋友可以是明天的敌人;


三、手段上的马基雅维利主义,即目的证明手段正确,只要能够实现国家利益和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只要能够击败敌人,使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是正当的。




美国以什么对中国发动冷战?


在特朗普刚刚当选总统的时候,美国传出基辛格在为新政府设计「联俄抗中」的思路。尽管联俄抗中因为特朗普的「通俄门」而中止,但是这个思路,是符合基辛格的逻辑的。


联俄抗中要转化成实践,并不那么容易,因为在漫长的冷战期间,美国社会累积起来的对苏联(俄罗斯)的仇恨,并没有那么容易消解。


很多人在思考如何赢得和美国的竞争,甚至战争,主要还是从中美的武力冲突着眼的。不过,中美两国同为核大国,之间爆发大规模的热战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概率极低。即使发生冲突,也会只是局部性的,并且不会在本土,而在其他地区。即使像南中国海这样的地方,也不太会发生热战,因为南中国海岛礁是中国领土,攻击南中国海岛礁,会被视为是攻击中国本土。对美国来说,武力较量很重要,但是武力较量只是为了更有效地进行一场新冷战。就美国与苏联冷战的成功经验来说,美国也会选择冷战,而非热战。


因此,对中国来说,不仅要化解热战的威胁,更要有勇气和美国打一场新冷战。要从最坏处着想,往最好处努力。一旦贸易战演变成为冷战,这会是一场全方位的冷战,包括朝鲜半岛、台湾地区、南中国海、西藏、新疆、一带一路、产业政策、开放政策、政治模式和意识形态等等,都会成为战场。



双方努力,才可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地缘政治的变迁,可以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前些年,大家都在讨论中美两国会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正如哈佛大学教授、「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的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所领导的研究小组所发现的,自1500年以来,人类历史上经历了16次主要的权力转移,即从一个大国转移到另一个大国,有12次发生了战争,只有4次避免了战争。


就是说,中美之间的冲突,乃至战争的概率,是相当高的。正因为这样,多年来,中国提出了和美国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政策导向,目标就是要有意识地去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但要避免这个陷阱,需要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


现在,美国开始贸易战,要通过贸易战,来拖慢甚至遏止中国的崛起。不过,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了,有能力和美国较量了。


说穿了,冷战总比热战好。


最后,还是一句话,历史上,任何一个大国的大国地位,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别国给的,而是斗争出来的。


中国即便再有战术,再打太极,再躲闪,再扮兔子,也不会是例外,中美新冷战终于到来。




编辑:Flora 格式:黄牛

鲁晓芙,财经作家,旅居欧洲。

中国经济已经国际化了,不了解欧洲,有时候,你就不了解中国。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

栏目设置:周一到周四为“欧洲政治经济评论”,周五到周日为“周末雅趣”。

合作请联系微信:Xiaofu_Lu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