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荷兰面包店的另一重身份是一家二战历史博物馆

VICE 旅行指南 VICE



为长棍面包而来,为头盔滤壶停驻。


索内曼面包店(Sonnemans)是一家位于荷兰哈姆斯泰德的小店。这里风景如画,你不仅可以买到新鲜的面包,还可以一睹二战时的头盔。这家店的主人马修·索内曼(Mathieu Sonnemans)既是一位面包师,也是一位热衷于二战纳粹相关物品的收集者。这样想来,面包和头盔的组合就也不足为奇了。

马修·索内曼和他的儿子罗尔夫站在面包店前

索内曼在面包店里收集和摆放的东西大多和 大西洋壁垒(一个由纳粹建造的沿海防御结构)有关。大西洋壁垒沿欧洲和斯堪的半岛而建,它的一部分就坐落于巴勒哈姆斯泰德,索内曼的面包店就在这里。店里的有些东西是索内曼亲自从碉堡里或周围或沙丘中挖掘出来的,剩下部分物件是随着人们的转手相传聚集到这里的。

面包店内

索内曼并不是纳粹的支持者,他只是对二战本身感到着迷。“当我13岁时,我们一家搬到了泽兰省,不久之后,我就在灌木丛中第一次发现了碉堡。我对这场战争一直充满了兴趣,” 在我拜访时他向我解释道。“大西洋壁垒对泽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作为一个当地人,我们对它的历史记忆无法忽视。”

左边的相册曾属于一个德国士兵,右边的书是一个德国士兵送给另一个的圣诞节礼物。

马修与面包店

马修告诉我们,自从他的博物馆开业后,经常会收到人民匿名送来的相关遗物:“很多德国人依然为战争感到羞耻,他们不想保有任何让他们想起这段历史的东西。”

马修有好几个像这样的照明灯,它们曾经被挂在碉堡中。

“这些滤壶由一个村里的铁匠,利恩·福韦斯特制造。他是提亚斯托的祖父。它们曾经是德军的头盔,但在战后被变成了滤壶。否则这些东西也没有其他的用处了,对吧?”

这是利恩·乔达安(Leen Jordaan)所作的关于荷兰国家社会党的政治漫画。马修说:“在战时,这类漫画是非法的,所以只在私下流传。”

“有一次,我发现了一个战时的罐头,里面还有一点面包,这应该是他们在碉堡中吃的东西。罐头里的面包是黑麦面包。而且还要很久才过期。我把它打开品尝,这块75年的面包吃起来像石头一样硬。”

图中的面包名叫碉堡面包,是德国士兵吃的另一种面包。“我们仍然卖这种面包,制作配方和当时碉堡中的一样。” 这是一种有魔力的面包。

左图是英国战斗机引擎上负责螺旋桨传动的一个部件。 右图是碉堡中的火炉。

“我不确定这部摩托车的准确来源,但很有可能是来自德军。它一直都在这里,已成为一个静物。”

这是现被用作花盆的海军水雷空壳。

左图中写着 “Nur für Arier”(仅供雅利安人使用)的碉堡马桶已经被用作了垃圾桶。

右图是战时德军使用过的自行车。“当地的农民一直保存着它。战后也没有人想要骑上这辆纳粹使用过的自行车,” 索内曼说道。

“这些是德军曾使用过的地图图纸的复印版。这些地图被分成几小块,拼起来可以合成一幅大地图。地图上标出了地雷的位置、持机关枪的战士、碉堡以及碉堡内的人数,” 索内曼说道。地图原件在距离不远的巴勒哈姆斯泰德的鸡舍中被发现。

这是1939年的保险丝盒,它在战时被德军使用,战后被放在了面包店。

“这曾经是非常昂贵的仪器,德军用它来测量加农炮的发射距离。在战后,村里的铁匠利恩·福韦斯特(提亚斯托的祖父)把它做成了簸箕的模样。”


作者:夏洛特·西蒙斯(Charlotte Simons)

翻译:Yan




你可能还想看看






长按上图提取二维码下载 VICE 中国 客户端


(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回网站)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

    阅读:3241

    6

    精选留言

    • 墨泣

      8

      做成了簸箕,不过还是挺好看的。脑洞真大。

      2016年1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