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问题#你都住过哪些破房烂屋

有个问题 VICE



说说吧,你都住过(或差点儿住上)啥样的破烂房子?明天我们会选登几条你们的回答。有图更好。




如果你不是生在北上广的孩子,那生活在这样的城市,住宿肯定是个问题。除了每个月得付租金之外,其他的花销说白了其实也是租金——只不过是别人的租金。

单说贵其实还没什么,主要是花了一把钱住得还不怎么样。想要找干净、敞亮、住得起的房子,您还是去大兴、萝岗吧。

不过就算房租便宜,住宿条件好,愿去离单位巨远的地方住的人也肯定占少数。所以说说吧,你都住过(或差点儿住上)啥样的破烂房子?文章末尾给我们留个言,明天我们选登一些出来。当然,有图最好。

为了给你点儿灵感, 我们问了几个VICE 英国的当家写手,看看他们都住过怎样骨骼惊奇的房子。但我们相信,他们的经历跟你们的比起来,其实并不算什么。


“只能用罐子接热水洗澡”

我曾经在东伦敦一栋四层洋房住过一阵,当时街上只有网吧和兜售各种壮阳草药的中药铺。我跟朋友合租的时候以为捡了大便宜:这房子自带一个后花园(虽然面积跟文件柜差不了多少而且只能从地下室进去)。然后洗澡的花洒也坏了,这没问题 —— 房子里还有个豪华大浴缸呢!但后来浴缸的水龙头也不好使了,我只能使用手动技术,拿一个宜家买的大罐子接洗脸池的热水,一点点往浴缸里倒腾。我合租的朋友有一次在酒吧里偶遇前任住户,他说房主 “估计是惹上什么官司了”。某日我们发现有人在大门上刻了房东的名字,这算啥?是警告吗?总之住了一年我们就搬了,那时候看到大老鼠满地跑我都见怪不怪了。

这房子现在经过了一番大改造,被重建成一栋公寓,我朋友住过的那间临街的卧室现在已经成了一间意式咖啡厅。

—— Zing Tsjeng


“墙中间经常有只大老鼠来回乱窜”

我住过最烂的地方是在东南伦敦 —— 那是我刚从布里斯托搬过来,开始在 VICE 实习的时候。有一只 —— 姑且算是一只吧 —— 大老鼠在天花板墙中间来回乱窜,就在我脑袋顶上折腾,搞得我彻夜难眠。住隔壁屋的一对男女还动不动就暴吵起来,我还得过去当老好人给他们调解,哎,谁让我掏不起租一整户的房租呢。院子里有个购物车,搬过来两个礼拜之后某天早晨滑到我门口,我一开门,直接就给它放进来了,砸的我呦……不过虽然不大顺心,那段时间我收获了很美好的回忆,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在 “全球青年文化之声” 工作更是妙不可言。人常说苦尽甘来并非画饼充饥,中间经历的起起伏伏才是不堪一击的纸老虎,挺过去就好啦。

—— Angus Harrison


“楼上那几个人整晚一直在翻唱 Mumford and Sons 的曲子”

从父母那儿搬出来之后,我的第一个住处是克拉普顿的一个两室公寓。搬过去几个月之后楼上搬来几个音乐学院的学生,一开始风平浪静,但很快他们组了个乐队,整宿整宿地排练,班卓声阵阵。他们经常排练 Mumford and Sons 的曲子,这还不算,妈的居然能把各种风格的音乐都排成 Mumford and Sons 那副德行,惊了!好在我们后来没再续住,哎。

—— Sam Wolfson


“管路炸裂水漫金山,把我舍友的屋子都给泡了”

大二那年,我跟五个朋友一块搬到一个大型 “学生公寓”,真是不怎么地。房子带的 “小花园” 就是个两平米的水泥地,四周圈起高墙,完全的监狱放风操场美学,铁窗风云阴森冷酷风。几个月之后我们发现,房子实在是豆腐渣工程,浴室下水管道根本就是胡逼接起来的,经年累月,管子里已经漏出来不少水,都积在一楼那兄弟头顶的天花板上面了。某日,楼板终于不堪重负,水漫金山了。这可怜人从此就睡在客厅里,直到一个月后才有工人过来修理干净。当 “又能洗澡啦!” 的好消息传来,我自然按捺不住洗了一发,当时其他人还在吃早饭。几分钟之后他们都逃到楼上,隔着浴室门冲我大呼小叫 —— 原来工人只是把天花板的漏洞堵上了,至于罪魁祸首 —— 那根接错的管子,完全没做处理,涛声依旧了。结果洗澡水就直接灌到那哥们床上了。

—— Morgan Harries


“住在炸鸡店楼上,老鼠一直往上窜”

这帮耗子消停点行吗?蹭蹭往上跑,谁他妈受得了?!老老实实的时候看着不还挺他妈可爱的吗?我曾经住在一间四室大 house 里,问题是这大 house 就在一炸鸡店楼上,结果每天晚上都能看到老鼠穿过我的眼前,搞得我哇哇乱叫浑身抽搐。炸鸡店让这帮耗子整天精神头倍儿足,一个个狂奔不止;炸鸡店也让我的里外衣服一股吮指原味。有一次我抓到一只想钻进炸鸡锅的耗子,我他妈实在受不了了,当时就决定搬走。说实话跟我同住那俩人都特好,但耗子这事儿真让我跪了。

—— Tshepo Mokoena


作者:VICE 团队

翻译:郑啸天




你可能还想看看





长按上图提取二维码下载 VICE 中国 客户端


(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回网站)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

    阅读:4389

    3

    精选留言

    • 一一

      17

      以前在上海住过一段隔间 隔壁一对每天的固定节目是:先互喷一小时 期间脏话都不带重复的 然后开始嘿嘿嘿 我感觉他们哪天要是不互怼都不能正常过性生活

      2016年12月27日

    • 英夫 ²⁰¹⁷ོ

      5

      猪圈

      2016年12月27日

    • 刘翔

      3

      擦屁股用竹条,算吗/流泪/流泪/流泪

      2016年12月27日

    • 少年H的野望

      2

      小学到初中吧 都是住的自家建的木板房 频繁拆迁 所以小学到初中换了好几波朋友 也怕老师家访感觉没面子 高中以后租房子住 感觉石头建的房子好有安全感 不至于晚上听见呼呼的风声 所以说现在对房子一点都不挑了(摊手) /微笑

      2016年12月28日

    • .A.

      2

      搏击俱乐部里那个房子就够烂的了

      2016年12月27日

    • A. JO

      1

      以前在合肥学摄影在步行街后面一个破旧的老房子7楼住了小半年,下雨天房间要漏雨,没有热水器,床是坏的下面靠板砖固定。透过漏雨的窗户晚上能看见步行街大商场的Merry Christmas大灯牌。我和朋友都很感叹这也算是闹中取静了。冬天太冷洗澡得背个包到处跑,有时候在公共澡堂,有时候是被好心房东带到她同事那里去洗。老实说房子特别有上海老弄堂的复古人文的生活气息的,当时离开的时候既舍不得又开心。

      2016年12月31日

    • Besse

      1

      洗手间是厨房那种不锈钢洗菜盆/微笑

      2016年12月29日

    • Drew

      0

      又黑我mumford & sons

      2016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