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嵚 我们爱历史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任艳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1919字,阅读时间:约5分钟



历史提问

外国史料里有没有关于中国的、重要的、我们没记载的历史?



答:这类记录在外国史料里的“古代中国独家故事”,历代都有不少。下面的这几桩趣味历史,却都从新的角度,缩影古代中华文明变迁的历史大事。

1,《亚美尼亚史》:马超后人远走亚美尼亚?

三国时代英雄荟萃,蜀汉大将马超更是高人气,但这位评书里常见飒爽风姿的英雄,历史上却是四十七岁英年早逝,有关其子孙的记载从此寥寥。但公元五世纪,亚美尼亚史学家莫夫谢斯的著作《亚美尼亚史》却语出惊人:马超将军的后代,就在我们亚美尼亚。

怎么跑这么老远?以《亚美尼亚史》的记载:公元三世纪时,有位名叫“马抗”的中国将军为躲避追捕流亡波斯,刚在波斯站住脚,中国皇帝派的使节就杀到波斯。为了不得罪中国,波斯国王只好把“马抗”送到亚美尼亚这以后的“马抗”,在亚美尼亚屡建战功,成为当地一代名将。其家族也在亚美尼亚繁衍生息,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马米科尼扬家族”。

那这位“马抗”何许人也?参考这件事发生的时间,恰与三国时代魏国灭蜀的时段相近。于是扬威异国的“马抗”,就被很多后代学者,猜测为三国名将马超的后人。但也有学者认为,“马抗”并非中国人,或许只是个蹭中国热度的流亡者。但不管哪种说法为真,陆上丝绸之路时代,古代中国王朝的强大影响力,却是生动可见。

2,提速日本史的“中国归化人”

中国三国年间时,日本还是严重野蛮落后的“古坟时代”。但接下来的三百年间,日本人就像开了窍一般,农业手工业高速发展,隋唐年间时更一度胆肥到叫板中国。为何会突然“开窍”?《大日本史》却给出一个中国史料里未曾记载的答案:多亏一群中国“归化人”。

何为“归化人”?原来公元四世纪时,正是中国历史上空前战乱的年代,在自称汉灵帝后裔的西晋人“刘阿知”等人带领下,上万中国工匠为躲战乱落户日本,是为“中国归化人”。这些“归化人”,也是今天日本“原田”“高桥”“江上波”等家族的祖先。

当时他们的到来,在日本引发轰动效应。好些人成了日本的高官显贵。但他们带给日本的,却是更持久的强心针:中国当时领先世界的丝绸冶炼纺织等技术,从此全数传入,日本的本土手工业从此加速发展。尝到甜头的日本统治者,更是瞪圆眼睛,只要中国有动乱,立刻不惜代价挖人。仅463年这一年,就软硬兼施从百济挖来大批中国工匠。中国先进的“准结构船”造船技术,也正是在这时传入日本。

“中国归化人”的“科技加持”,正如日本史学家木宫泰彦的感叹,简直让日本“顿形发达”。古代日本才得以在中国隋唐年间,几乎跑步进入封建社会,接着耀武扬威挑战大唐。然后被大唐军队暴揍一顿后,继续弯下腰来向中国学习。他们坚决的学习精神,确实自古就强。

3,西班牙人羡慕嫉妒恨:我们的钱都流入了中国人的口袋

16世纪中叶,西班牙人控制的菲律宾马尼拉地区,已是东西方贸易的重要中转站,1567年,肃清倭寇的明王朝解除海禁后,大批满载丝绸的中国船,从福建月港朝着马尼拉呼啸而来。本想大赚一笔的西班牙人,很快就感到了悲催事实。照着马尼拉大主教给西班牙国王的悲愤报告说:我们的钱都流入了中国人的口袋。

明朝海外贸易,众所周知利润大,但到底大到什么程度?此时西班牙人的文献资料,却是最有发言权。墨西哥史料《中国之船》里记载:每到运载中国丝绸的船舶,还在从马尼拉到拉美的路上时,整个拉美大地都望眼欲穿。《秘鲁总督辖区纪略》更形容:每次货船靠岸,当地的贵妇们就像过节似的,开始疯狂扫货爆买。以至于“她们毫不吝惜白银与宝石”。

如此“刚性需求”下,明朝丝绸的出口量,开始了恐怖疯涨:《中国之船》里统计,1583年以前,每年明朝来到马尼拉的货船大约二十艘,每艘载货量大约三百箱。但1583年后,每年的中国船一度疯涨到一百多艘,每艘船的载货量高达一千箱。西班牙贵族操纵的本土丝织业,更被明朝丝绸完全怼出南美洲,陷入穷到叮当的境地气到肉痛的西班牙王室,明末时先后十次颁布严令,限制对明朝丝绸的进口。

可这巨大的贸易利润,又岂能禁得住?白花花的南美白银,一直赛跑般往明朝流。西班牙出口明朝的贸易收益,最多时每年不超过17万比索。但每年明朝赚走西班牙的白银,1585年以前每年30万比索,1585年后更高速飙升,到明朝天启崇祯年间时,更是超过了每年200万比索。西班牙从南美输入马尼拉的白银,四分之三都被明朝赚走。以至于《中国之船》记载,西班牙人无奈叹息:“我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比这买卖更赚钱的贸易”。

这碾压般的贸易优势,见证了“明朝制造”,乃至古代“中国制造”,最为风光的时代。

但最令人一声叹息的是,明朝商人赚得丰厚财富,但明朝低效的财政体制,却无法通过这火热贸易增加政府税收。一边是明朝东南大量白银输入,商品经济火爆,另一边却是明朝西北越发贫困化,政府收入裹足不前,可能发生的后果,当然细思极恐。晚明的动乱灾难,只看这桩西班牙史料里的火热贸易,就可体味其中教训。

 好物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爱历史》商城

    阅读原文

    + 关注

    + 订阅

    阅读:9490

    141

    精选留言

    • 奔跑吧🐮🐮

      101

      明王朝无法从巨大的商业活动中收税,得感谢正直的东林党人呀。

      2018年05月17日

    • 水手

      52

      东林那帮正直的君子一直都不让加商税啊。明末的政府财政危机主要功劳就是东林党人的朝廷不可与民争利造成的。最后还特么去加农税。

      2018年05月17日

    • 18

      明朝时期,我们南方经济发达,成为丰富多彩的商业化的城市,诞生了资本主义萌芽,应该多谢徐阶张居正两师徒。而明朝西北依然却钱,灾难,打仗。正如当年明月所说:明朝亡,亡于资金不流通(无现金),而不是亡于无财富。说崇祯是昏君的人,了解一下经济学与历史先吧!

      2018年05月17日

    • 陈Sir

      17

      高桥凉介是中国人,原来还挺想揍他来着。[奸笑]

      2018年05月17日

    • 亲亲宝贝

      15

      主要是东林党的代表江南利益。。。不如那个太监可以收税。。。所以明朝扛不住了

      2018年05月17日

    • 姜瑞鑫

      14

      得了,西方的所谓史料尤其是上古的,基本都是靠神话和文学作品,咱们起码是实实在在出土的真实文献,就这样还一天天质疑咱们的历史呢

      2018年05月17日

    • 鲸落

      11

      东林党,一帮为了反对而反对,不顾国家利益,只知道满嘴跑火车的人还叫正直?

      2018年05月17日

    • 比嘉

      6

      吉本曾在罗马帝国衰亡史里提到一段关于东罗马帝国从中国盗取丝绸纺织技术的故事,因为当时丝在东罗马帝国是上等奢侈品,但中国的丝绸只有通过波斯才能转运,等于君士坦丁堡的财富全都流入了自己死敌手中。后来查士丁尼大帝收买了几个波斯传教士去了当时中国南朝的后梁,学会了织丝的方法,又把当时织丝最重要的工具蚕蛹藏在挖空的手杖里带回了东罗马帝国。之后东罗靠着自己生产的丝织品出口西方的欧洲国家大发横财。

      2018年05月17日

    • Wagner

      6

      明朝卖的最好的其实不是丝绸,是棉布。

      2018年05月17日

    • 张博霖

      6

      首推马可波罗游记里面的内容。

      2018年05月17日

    • 老矩

      0

      作者到底是张嵚还是任艳?[呲牙]

      2018年05月17日

      作者回复

      4

      作者张嵚

      2018年05月17日

    • 3

      明朝船商有没有跟着西葡去美洲做生意的?

      2018年05月17日

    • 烟花流星

      3

      明朝错过了一次绝好的让国力大发展的机会,如果借助商业经济大发展,吸收新技术,创造新经济,最后倒逼创造新制度,中国今天可能是最发达国家。可惜历史就是这样,它有自身的惯性,不破旧不足以立新,小改小革不能为封建王朝延寿,就象清末一样。

      2018年05月17日

    • 2

      忘记了在那个公众号里面看的,去年看一篇文章说过,尼泊尔史料记载。唐朝时候苏定方曾经横扫吐蕃顺便把尼泊尔也收拾了一顿。

      2018年05月17日

    • 伏首拜阳明

      1

      说是上下五千年,其实信史也就三千年,其他尚有待考据。 这一点我们必须承认,仅仅是埃及的历史就比我们要长,有啥说啥不丢人。 不过我们是四大文明古国里面文化唯一延续下来的国家这个不假,也值得骄傲。是啥就是啥,不用为天地尊亲师讳,这是最基本的科学态度。

      前天

    • 阿杜

      0

      政府和民间确实都应该组织去整理国外史料,一个是相互印证,一个是确实很多东西国内失传。早年在国外网站查明朝火器的时候,看到一个国内资料上没有记载过的管风琴炮战车,恐怕类似情况不在少数。

      前天

    • 不死小强

      0

      明末的历史就是一部国家被利益群体绑架的历史,以史为鉴,我们几十年的改革成功也面临被房地产利益群体绑架的趋势,警惕再警惕,不要让历史重演。

      前天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