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疯狂打赏男主播65万! 映客和男主播究竟干了什么?

2017-12-18 新华社 新华社
导读

又是一则与未成年人疯狂打赏主播有关的新闻——一名00后在加拿大留学期间迷上映客直播,几个月内打赏男主播花掉65万多元。

目前,女孩母亲虽然起诉该公司要求退钱,但一审败诉。


2015年9月初中毕业后,小雅(化名)到加拿大读高中。2016年3月底学校放春假,小雅回国呆了几周。女儿再次出国后,刘女士在网上选机票,但订票付款时发现,一张银行卡里的六七万没了。


因为女儿电话中不承认拿了钱,刘女士说要报警,这时小雅才说:自己偷偷修改了支付密码将钱转走,并删除了信息记录。钱,已经花掉了。


1


前后充值60余万,女儿却不以为然


随后,刘女士发邮件给管理女儿账户的银行经理,要求孩子从账户中提取大额现金必须先经自己同意。结果经理的回复更令她震惊:自己在账户中为女儿存放的数十万学费,已在春假前全部提走,理由是给妈妈买东西。


此后,刘女士才知道,这笔钱大多被用来打赏映客上的男主播了。消费记录显示:2016年2月至2016年4月,女儿通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方式,在映客直播上共充值657734元。


更让她震惊的是女儿态度。她表示:“有啥呀,大家都玩呀,我同学他爸还玩呢!”


据刘女士讲,女儿性格比较内向,但遇到聊得来的人也挺能说。在国内的时候,她没发现女儿沉迷直播,到加拿大之后,刘女士才发现女儿的同学各个都在看直播,也打赏主播。


女儿告诉自己,她打赏的主播都是温柔、善解人意的,如果你花的钱多,还能跟他对话。其中,有四位男主播获得的打赏最多。


图片均来自看法新闻


据媒体描述,从外貌看,四个人都具备以下特点:年轻时尚、暖、有个性、会卖萌耍帅


2


疯狂打赏,令人咋舌


最近,关于疯狂打赏主播的事件比比皆是。许多案例中,数额之巨大,令人咋舌。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一名16岁少年,曾在“熊猫直播”网站疯狂连刷17个“佛跳墙”打赏。在这里,“佛跳墙”不是一道名菜,而是虚拟礼物中最贵的一种。一个“佛跳墙”要花9999个“猫币”,约合人民币999.9元。这意味着,超超一下子就掷出了约1.7万元


这并不是开始。此前,超超已经一路从青铜、白银、黄金升到了铂金、钻石级,直到2017年9月22日,他的母亲才发现,儿子已从自己的银行卡上偷偷划走了约40万元。



据了解,熊猫TV上,各等级所需花费的钱也都有明码标价:


白银1级:700

黄金1级:3万

铂金1级:14万

钻石1级:100万

宗师1级:200万

王者1级:500万

至尊1级:1000万


注:每一等级都是由最低5级升到1级,金额由百度贴吧综合整理,具体金额请以实际花费为准。


今年8月,有媒体报道:在北京工作的谢女士发现,自己的弟弟像走火入魔似地疯狂打赏住在南京的女主播,先后花费了十几万元。


现实生活中,谢女士的家境并不算好。父母没什么收入,每个月还要领取政府450元补贴。然而,为了打赏主播,弟弟竟然借起了校园贷。她觉得弟弟就像得了妄想症,时常在朋友圈里摆出富二代的姿态。


近日,来源于《重庆日报》的消息称,一位年仅12岁的小姑娘偷偷利用妈妈的手机玩网游,期间花了1.38万打赏主播。


据她说,刷过礼物后,主播加她为好友,还问过“你要做我的女徒弟吗”。时间一长,刷的礼物也越来越多。然而,小姑娘的家境并不富裕。母亲农村务农出身,目前在县城打工,一个月收入不到2000元。


3


大笔消费,谁来管?


类似事件中,大笔消费,如何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实现?


以小雅一案为例,刘女士后来发现:未成年的女儿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做的实名认证。随后,刘女士曾找到映客直播的经营企业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要求退钱,但未果。


此后,她以女儿的名义将该公司起诉,要求被告返还657734元及利息。但对方认为,涉案的映客号是以刘女士身份证号码注册的,而且该映客号使用微信和支付宝付款,回单显示账户户主为刘女士,所以消费行为应属于刘女士。即使是起诉之后,涉案账户仍有充值行为,由此可以说明刘女士是认可充值行为的,该公司也无法审查操作账户的人到底是谁。总之该公司认为不存在退款基础。


据了解,在映客直播app上,网友可以选择微博、微信、手机号、qq号的方式登录,映客直播上的“货币”是钻石,可以直接购买,用于打赏主播等,购买时无须实名认证,支付渠道包括微信、支付宝、网银等。


按照映客的要求,只有网友想发起直播或从账户提现的时候,才必须实名认证,实名认证时除了需要输入姓名、手机号码、身份证号,还需要人脸识别。


但刘女士称,女儿当初做实名认证时没有人脸识别措施。她觉得,未成年人经不住诱惑,但映客直播并未限制未成年人进入。


其实,直播平台的监管问题已经多次遭到诟病。此前,谢女士也曾表示:一直怀疑该直播平台存在色情直播,非常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强监管。


对此,有学者建议,首先应当加强主播的准入门槛。当前,如此量大面广的主播群体,其实入职门槛非常低,整体管理混乱,从源头上就存在隐患。


其次,应当严格通过实名认证和人脸识别来严格甄别上网者是不是未成年人。对于利润驱动的企业来说,如果这部分立法缺失,企业自然会将社会责任放在一边。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监制:于卫亚

编辑:王朝、李永锡

实习生:王金

你怎么看?


+ 关注

+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