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有生命,读诗是把诗人的生活再活一次|IPNHK2017正式开幕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 今天文学

  ◆  

I P N H K   2 0 1 7



IPNHK2017


11月21日,“香港国际诗歌之夜2017正式拉开帷幕。来自美国、波兰、英国等国家的二十六位诗人齐聚香港,参与这两年一度的诗歌盛会。


22日下午,在柯夏智的主持下,诗人们和现场媒体朋友,以面对面的对谈方式,就本届活动的主题“古老的敌意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非常有意思的是,一开始诗人和媒体还是互相试探,客客气气地交流,到后来变成结结实实的实力对话——


1

对古老的敌意的理解



马克•卓狄尼 Mark Tredinnick(澳洲)诗歌在模仿生活,诗歌也是一种抵抗、抗争,也相信诗歌可以是所有东西的相反。


乔治•泽提斯 George Szirtes(英国):我们会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困难,所以我们会在诗歌中找到安慰。诗歌是一个很美丽而遥远的概念。诗歌与现实生活的抵触无可避免,这也是诗歌被发明的意义。



嘉贝巴•巴德伦 Gabeba Baderoon(南非)诗歌是对于语言的一种真理,诗歌是一种抗争,但并不是一种政治的抗争,而是与日常生活的抗争。

 

哈里斯•武拉维亚诺斯 Haris Vlavianos(希腊)古老和敌意都是很强烈的词语。古老的敌意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书籍《共和》。文学历史上一直以来很多人提出为书辩护,但从未有人提出为诗辩护。


当英语母语者不懂人说什么,会说,我听不懂你的希腊语,而在希腊如果听不懂人说什么,会说,听不懂你的中文。希腊有一本书叫《中文的呢喃》,就是形容这种奇怪的感觉。


2

微软的AI小冰出版了一本诗集,通过大资料分析图片产生词汇写成诗歌。有传统认为诗歌是最高级的语言,但现在AI也能写出让人感受到共鸣、发出感慨的、看起来像诗歌的文字,作为人类,作为诗人,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林舜玲 Agnes S.L. Lam(中国香港)因为我是学语言学出身,可能可以回答你的问题。首先,我不认为诗歌是最高的语言形式,而是语言沟通的工具之一。其次,写诗是很有趣的,通过诗歌可以厘清自己的思想和感慨,写作的过程对诗歌来说的很重要的。不管发生什么,人类是不会放弃诗歌的。

 

乔治•泽提斯 George Szirtes(英国)写出像诗歌的文字并不难,要触动人类感情也不难。因为人是感性的。诗歌写作是关于我们的人性和道德。写诗的目的是找到人类感情的触发点,人工智能或许也能找到这些感情的触发点,但是并不妨碍人类继续写诗。



查尔斯•伯恩斯坦 CHARLES BERNSTEIN(美国)诗歌是人类的日常活动,如果人类可以做到电脑也可以做到。如果数码的诗歌可以反映出人类的本质,那么他就有存在的价值。互联网是人类交流的储存库。现在互联网受到超大型科技企业和政府的监控和干预,这让我感到很困扰。没有监控和干预的诗歌才能实现真正自由的诗歌。

 

努诺・朱迪斯 Nuno Júdice(葡萄牙)诗歌和文字是有分别的,诗歌是有生命,有人类的经验和眼泪,读诗歌是把诗人的生活再活一次。



周耀辉 Chow Yiu Fai(中国香港):这个问题也是一种古老的敌意,人类对未知的科技都会有某种恐惧。与其害怕不如去拥抱他。我们可以问,小冰写得诗好不好?我可以写得比他更好吗?我也可以写一首诗给他,我们可以同时写一首关于树或者关于花的诗。我们完全是可以共存的。

 

洛尔娜・克罗齐 Lorna Crozier(加拿大)我读诗的一个原因是聆听另一个人类的感触,他们的写作或许能解决我想不通的问题。有人说,所有的诗其实都是在表达“地球很美好,我希望能继续待在这里”。人类活在世界上的时间很短,我想要感受他们的触觉、纹理、味道。人类并不是唯一会说话的生物,鲸鱼也在唱歌,他们也有生命,其实也是在表达生命的意义。


3

1.相对古老的敌意,在安稳中难道就不能产生诗歌吗?

2.诗歌文本的译本无法还原原文,在语言的界限之上,诗歌的交流何以成为可能?



德米特里•维杰尼亚宾 Dmitry Vedenyapin(俄罗斯)我来自俄罗斯,大家都知道这里有一段关于苦难的历史。希望诗人们不要人为地再制造苦难,因为世界上的苦难和问题已经太多了,也不希望再助长这些苦难。我相信诗歌是可以存在于和平的环境中的。

 

哈里斯•武拉维亚诺斯 Haris Vlavianos(希腊):关于翻译的问题。诗歌在翻译里消失这个说法是夸张的,在翻译中能了解到不同世界的很多东西。不否认会存在丢失资讯,但相比起来翻译传达、保留的东西多更多。曾经和一个叙利亚诗人交流,发现叙利亚语里“死亡”这个词没有母音,我感觉很奇妙,因为在希腊语里每个词都很多音节,而死亡这个词有三个母音。

 

悠莉亚・费多奇克 Julia Fiedorczuk(波兰)翻译也是在给语言增加很多东西。不只是使用或不使用某些句子,还可以为语言引入新的词汇和概念,所以是非常重要的。写诗实际上就是一种翻译的过程,反映人类一些基本的活动。没人会孤立地写作,都会与外界产生连结,我们会把自己的感受写进诗歌里。有意大利、美国的诗人对我影响很大,我现在正在学习希伯来语,试着去读懂一些历史文本。很高兴我的诗歌能被翻译成其他语言。



哈里斯•武拉维亚诺斯 Haris Vlavianos(希腊)父母教孩子说认识世界时候,会把语言翻译成他们可以听懂的语言,其实也是一种翻译。翻译能为人类认识世界语言的宝库增加珍贵的东西。翻译可以丰富本身已经很伟大的文学。


马兰•阿勒玛斯丽 Maram al-Masri(叙利亚)写诗也是翻译我自己的感受。诗歌的道路和目的也是创造和平,说明其他人创造更多知识,关于我的内在和世界的外在。我同时用法语和阿拉伯语写作,我相信每个人的发言权都很重要,诗歌是可以创造和平的。

 

德米特里•维杰尼亚宾 Dmitry Vedenyapin(俄罗斯)我很同意今天在座各位所说的,翻译很重要,也能产生伟大的作品。这个讨论是包含有很多问题的,可能不适合今天在这里展开来讲。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尝试翻译或者讨论文学。实际上在俄罗斯,翻译和诗歌文学存在巨大的危机,我们应该为此做得更多。



乔治•泽提斯 George Szirtes(英国)我们今天说了很多关于翻译的想法,当我们阅读一个文本和翻译的时候,不只是阅读他们本身,更是一个想法和感受,从一种语言传递到另一种语言,从一个头脑传递到另一个头脑。


4

关于语言和身份认同问题。在香港很多诗人用双语写诗,作为诗人如何处理诗歌和身份认同的关系?


林舜玲 Agnes S.L. Lam(中国香港)我常常被问到这个问题。我是中国人,但我的大部分诗、论文是用英语写作,但主要是因为我的中文不够好。实际上我是在把我身为中国人的想法翻译成英文写出来。我用英文写诗,仅此而已,没有其他意思。从语言学角度说,语言本身是无辜的,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去责怪语言。

 

努诺・朱迪斯 Nuno Júdice(葡萄牙)关于用什么语言写作更舒服的问题,不同作家情况不一样。我相信语言是存在我们内在的,我们作为诗人也是带着语言去生活的。

 

嘉贝巴•巴德伦 Gabeba Baderoon(南非)我不认为语言是无辜的,也不认为对母语应该有一种忠诚。南方有11种官方语言,怎么可以说最具有统治地位的英语是无辜的?我用英语写作,主要是因为更多人可以读到我的诗,获得更多话语权,但用其他语言写作的诗歌就没有被容易读到的权力。我不太确定,但如果英语是无辜的,只是因为我们只活在这种语言里面,包括它的光亮面和丑陋面。我们不一定要对我们的母语要有一种忠诚,这样会损失对很多语言的认识。身份认同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语言对于身份认同的定义很狭隘,我们应该不断去质问、探讨这个问题。



安雅•乌德勒 Anja Utler(德國)很认同在座诗人们的说法,引用德国一位诺贝尔得奖者穆勒的话作为补充:语言不能成为一个家,但语言承载的东西可以成为一个家。

 

哈里斯•武拉维亚诺斯 Haris Vlavianos(希臘)身份认同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比如在希腊,有很多人有不同想法。如果一个希腊作家有极右想法甚至纳粹思想,是否就能代表所有希腊语言呢?爱尔兰作家贝克特用法语写作,在被问到为什么的时候,他说只有法语能表达很多他要表达的概念。什么是一个国家?如果你在这个地方生活过,你就是属于这个国家的。莎士比亚其实来自爱尔兰,那么他是不是属于英国人的?那就回到了国家的概念中。对于国家、语言、诗歌、身份认同来说,都不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概念。

 

马卓尔•杰克逊 Major Jackson(美國)我赞同身份认同没有固定的概念。诗人用什么语言写作是非常个人的问题,在他们下决定用什么语言写诗的时候,也是他们发现自己是什么人的一个过程。那些写诗的人工智能也是在这个发现的过程中。同时也是人类在探索自己在生活中所处的位置。我接触诗歌是为了感受惊喜,感受生活,诗人的身份认同问题并不妨碍我的这个目的。



洛尔娜・克罗齐 Lorna Crozier(加拿大):其实光是英语就有不同的类别。作为使用英语的国家,加拿大一直活在英语的阴影下,先是英国,现在是美国。语言反映的是不同地方的文化和生活。加拿大是一个很礼貌友善的国家,每个人见面都会打招呼。但另一方面,加拿大也有着黑暗的历史,本来加拿大应该有上百种语言,但现在只有英语和法语在使用。加拿大很多语言正在消失,在学校里学生不允许说他们的母语,只能用英语读写。现在加拿大也有一些拯救语言的活动,但会不会太晚了呢?其实加拿大可能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我们看到的只是150年左右的历史和文化,这是不足够的。


(现场文字记录&整理:特德)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 


 香港 

2017年11月21-26日

 

 广州、杭州、南京、武汉、厦门 

2017年11月27-29日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是由著名诗人北岛创办的国际诗歌节。“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每两年举办一次,从二〇〇九年至今已邀请过近百位国际诗人来到香港及内地城市朗诵诗歌,并进行各种诗歌交流活动。目前“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已成为华语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国际诗歌活动。第五届“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将于2017年11月21-26日在香港举办,主题为“古老的敌意”,邀请超过二十位著名诗人和词人参与,及后分组移师广州、杭州、南京、武汉、厦门等五个中国内地城市进行分站活动。


主办单位

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

香港诗歌节基金会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

香港大学文学院

香港科技大学赛马会高等研究院

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

广州时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活字文化

当当

简书

 

赞助

中国会

先锋公益基金会

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卓尔书店

斑马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冯鑫牟希文夫妇

莲华书院

 

特别鸣谢

诚品书店

商务印书馆

唐山书店


媒体支持

京青年报、不激不随、单向空间、读首诗再睡觉、飞地、凤凰读书、凤凰文化、活字文化、界面文化、今天文学、乐童音乐、马家辉在香港、麦小麦爱读书、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澎湃新闻、日刻、深圳讲座展览活动、诗歌岛、诗歌精、十方艺念、腾讯文化、腾讯直播、文景、文化有腔调、香港中文大学深圳OSA、行走中的建筑学、艺述英国、自在世界、中西诗歌

(按名字首字母排序)


点击了解活动日程

 

IPNHK2017日程


点击阅读与会诗人作品


嘉贝巴·巴德伦

哈维尔·贝略

查尔斯·伯恩斯坦

约翰·伯尔塞

陈灭

陈东东

陈先发

周耀辉

洛尔娜・克罗齐

崔健

悠莉亚・费多奇克

杰闳·格庵

平田俊子

马卓尔·杰克逊

努诺·朱迪斯

林舜玲

马兰·阿勒玛斯丽

瑟梅茲定·梅赫梅迪維奇

文贞姬

乔治·泽提斯

马克·卓狄尼

安雅·乌德勒

德米特里·维杰尼亚宾

哈里斯·武拉维亚诺斯

阿多尼斯

谷川俊太郎




详情请关注“国际诗歌之夜”



 本篇图文资讯经“国际诗歌之夜”授权,由“今天文学”编辑制作,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资讯,欢迎浏览“今天网站”

https://www.jintian.net/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诗集推介页面。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