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欠一顿饭 | 刘亮程

刘亮程 雨枫书馆

一天我忙了些什么,现在一点儿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天黑时又饥又累回到宿舍,胡乱地啃了几口“干粮”便躺下了。原想休息一会儿出去好好吃顿饭,谁知一躺下便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早晨。我就这样给自己省了一顿饭钱。这又有什么用呢?即使今天早晨我突然暴富,腰缠万贯,我也只能为自己备一顿像样的早餐,却永远无法回到昨天下午,为那个又饿又累的自己买一碗面。

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但这笔欠账却永远记在生命中。也许就因为这顿饭没吃饱,多年后的一次劫难逃生中,我差半步而没有摆脱厄运。正因为这顿没吃饱的饭,我心虚、腿软、步履艰难,因而失去许多机遇,许多好运气,让别人抢了先。

人们时常埋怨生活,总认为是大环境造成了自己多舛的命运。其实,生活中那些常被忽视的微小东西对人的作用才是最大的。也许正是它们影响了你,造就或毁掉了你,而你却从不知道。

人们总喜欢把自己依赖在强大的社会身上,耗费毕生精力向社会索取,而忘记了营造自己的小世界、小环境。其实,得到幸福和满足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只要你花一会儿时间,擦净窗玻璃上的尘土,你就会得到一屋子的明媚阳光,享受很多天的心情舒畅;只要稍动点手,填平回家路上的那个小坑,一年甚至几年你都会平平安安到家,再不会栽跟头,走在路上尽可以想些高兴的事情,想得入神,而不必担心路不平。

还有吃饭,许多人有这个条件,只要稍加操持便能美美地款待自己一番。但许多人不这样做,他们用这段时间去下馆子,因为味道不好去跟老板置气,而后又把牢骚和坏脾气带到生活中、工作中。但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人懂得每顿饭对人生的重要性。他们活得仔细认真,把每顿饭都当一顿饭去吃,把每句话都当一句话去说,把每口气都当一口气去呼吸。他们不敷衍生活,生活也不敷衍他们,他们都过得很好。

我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有一个月时间,借住在同事的宿舍里。对门的两个姑娘,也跟我一样,趁朋友不在,借住几天。每天下班后,我都看到她们买回好多新鲜蔬菜,有时还买一条鱼,我见她们有说有笑地做饭,禁不住凑过去和她们说笑几句。

她们生活的认真劲儿真让我感动,虽然只暂住几天,却几乎买齐了所有作料,瓶瓶罐罐摆了一窗台,把房间和过道打扫得干干净净,住到哪儿就把哪儿当成家。而我来这里都几个月了,还四处漂泊,活得潦倒又潦草。常常用一些简单的饭食糊弄自己,从不知道扫一扫地,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总抱着一种临时的想法在生活:住几天就走,工作几年就离开……一直凑合着过到现在。

我想,即使我不能把举目无亲的城市认作故土,也至少应该把借住的这间房子当成家。生活再匆忙,工作再辛苦,一天也要挤出点时间来,不慌不忙地做顿饭,生活中也许有许多不如意,但我可以做一顿如意的饭菜——为自己。也许我无法改变命运,但随时改善一下生活,总是可以的。只要一顿好饭,一句好话,一个美好的想法,便可完全改变人的心情,这件简单易做的事,唾手可得的幸福,我都不知道去做,还追求什么大幸福呢?

选自《小品文选刊》2016年06期。图 / lerin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