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涌入”OUT了,非公医疗“爱”理性投资

袁婷 人民网健康

人民健康

一切为了人民健康

一切为了人民幸福

关注

“中国资本市场对非公医院的投资,呈现前所未有的井喷式增长。” ——夏小燕(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


“2000年改制前,北京健宫医院一年的营业收入4000万元,改制后,医院2017年收入达到6.5亿元,翻了将近20倍,这足以说明改制的成效。除了经营收益,北京健宫医院还连续9年获得北京医保管理一等奖,成为公立医院的有益补充。” ——成立兵(华润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裁)

 

50倍!投资“井喷式”增长


出乎一些人的意料,曾被误解不够“高大上”的非公立医疗行业,如今被资本市场青睐有加。

健宫医院只是华润医疗投资布局中的一个案例,而华润医疗的投资布局,也只是当下中国非公医疗机构格局的一个展现。2018年10月25日晚间,华润医疗发布《自愿性公告》,正式公布与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就所属医疗机构改革的合作内容。这是华润医疗参与本轮国企医院改革的首个项目,也标志着本轮国企医院改革在2018年年底“最后时限”前出现重要进展。


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夏小燕在接受本网专访时说:“中国资本市场对非公医院的投资,呈现前所未有的井喷式增长。”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18年发布的社会办医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中国资本市场对医疗机构投资的交易金额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0%,增长约50倍。“井喷式增长”的不仅是交易金额,还有投资方追逐非公医疗机构的热情。


险资、药企、房产企业均“涉水”


在政策鼓励的背景下,被业界称为“四大”的华润医疗、中信医疗、北大医药与复星医药等医疗集团,加速社会办医机构规模化扩张,其他主营业务并非医疗服务的新进入者,也摩拳擦掌地争相进入行业。


包括泰康保险、中国人寿、阳光保险在内的保险企业,通过PPP模式、收购或私有化方式,布局医疗服务机构。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将目光落在北京昌平的一家二级老年专科医院上,将其改建为泰康燕园康复医院;更进一步,其通过投资南京仙林鼓楼医院,参与公立医院改制。


房地产企业也参与到竞争中,万科集团与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当地知名医院的康复科合作,从康复理疗入手。


恒康医药则专注收购肿瘤医院,显示出,制药和医疗器械产业企业也不甘示弱。


各类社会资本积极试水社会办医,优势和目的各不相同。夏小燕认为,险资企业具有其他行业难以企及的资金成本优势,其投资医院的直接目的是实现医疗服务支付方与供应方的整合。房地产企业的优势在于地产项目渗透的落地资源,其直接目的是为地产项目提供配套资源。制药和医疗器械企业的优势是,它们本就是医疗价值链上的参与者,其向医疗服务方向延伸是为了获取更多的价值及协同效应。


国字号平台将肩负重任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求是》上发表的署名文章《以改革创新开放锻造国企竞争力》提到:“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坚定不移聚焦实业、突出主业,围绕主业制定战略发展目标,推动技术、人才、资金等各类资源向主业集中。”


根据这一思路,原企业将聚焦各自的主业,剥离医院并不再发展医疗健康产业。在这轮企业医院改制中,国资委指定的6家平台——华润集团、国药集团、中国诚通、中国通用、中国国投、中国国新,势必担负重任,通过资本运作、市场竞争的方式履行央企的社会责任。


2018年10月25日,华润医疗发布公告称,与能建资管合作,以提升旗下医疗机构的临床建设和运营管理能力。双方寄望于为国企医院转型提供借鉴和参考,成为本轮国企医院深化改革的样板。


非公医疗机构在当下难以获得社会普遍好感,主要原因是其以利润为导向。这与资本介入脱不开干系。资本快速涌入给医疗行业带来“挣快钱”的浮躁,甚至冲击医疗行业救死扶伤的本质。


从这个意义上看,国有资本主导的医疗集团将履行新医改赋予的使命。用成立兵的话说,“国有资本主导的医疗集团横空出世”,既对基本医疗服务进行重要补充,也对公立医院的庞大体系产生竞争作用,对于来源复杂的社会资本投资起到引领价值观作用,并将承担起促进医疗服务产业发展的重要责任。


(来源:人民健康网)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