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广告进了高校女厕所,下一步呢?

新闻妹 新闻哥 01月13日


又一则阴间新闻上了热搜。


严重违法的“代孕”、把胎儿视作商品的“退单”、毫无健康常识的“患梅毒生子”……


每个关键词都气得人肝疼。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


2015年左右,内蒙古的L某一家通过中介,花费70万,找到44岁的吴川川代孕。


2017年,怀孕三四个月时,吴川川被查出患有梅毒,L某一家决定“退单”放弃胎儿,之后又经该中介安排,重新代孕获得一对双胞胎。



但吴川川这边呢,并没有把胎儿打掉,反而跑回老家生下了女儿,同时以2.5万元的价格,卖掉了孩子的出生证。


转眼到了2020年底,孩子3岁多了,却因为没有出生证无法上户,更别提上学。民政局建议让福利院接管小孩,但吴川川不同意。


她跋涉千里找去内蒙古,希望孩子的“生物学父亲”L某通过亲子鉴定帮助孩子上户,之后自己继续抚养。



目前的进展是已经找到L某了,他没想到吴川川会把孩子生下来,现在愿意协助孩子上户。


问题看似得到了解决,但整个事情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句话总结:除了孩子无辜,其余全员恶人。


“客户”L某一家和“中介”就不用多说了,虽然如何量刑是个难点,但违法这一点没啥讨论空间。


2001年,国家卫生部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via.@六层楼先生


而“代孕妈妈”吴川川,不仅从事非法代孕工作,染了梅毒却不顾孩子健康,强行生下(万幸小孩检测为阴性),之后还违法买卖出生证。


——据她说,她也尝试过给孩子买一份出生证明,但总被人骗。


当年花2.5万买走出生证的人问题也不小。


是真的如吴川川所言,这家人“抱养了一个小孩”?


还是同时有另一个被拐卖的女婴,因为买了出生证顺利上了户口?



细思恐极。


原本看到这个新闻时,妹子觉着普通网友们肯定是一边倒反对代孕的。


毕竟吵了这么些年,“代孕≈人口贩卖”“弱势方只有代妈和孩子”都属于老生常谈了。


没想到,时至今日居然还有人认为这是愿买愿卖、两厢情愿的事,“想不通有啥好打击的”,甚至叫嚣着要“代孕规范化”。



小脑瓜真是简单得有点好笑。


请问什么叫“你情我愿”?我们又该怎么去定义“规范化”?


在2015年以前,印度一度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代孕旅游目的地”,因为当时印度的商业代孕是合法的,费用便宜,且有大量“愿意代孕”的妇女。


这些代妈往往足够贫穷,也足够习惯出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她们的一切都会被定价,外貌、种姓、宗教信仰、肤色深浅、此前的工资、母乳状况、此前生育/代孕过几个孩子、孩子的性别等等,都影响着代孕的价格。


而赚到的钱却不一定流向她们手中,你猜大头都去了哪儿?


via.BBC纪录片《代孕者》


显然,当一个人的基本权利都无法保证时,她的“自愿”只不过是被经济驱动的无奈行为,并不是真正的自由选择。


被称为“欧洲子宫”的乌克兰也是同理,去年近50名代孕婴儿因疫情被困酒店的新闻,让许多国人这才知道:


世界上真有一群女性,已经光明正大地沦为了生育工具。



而这一行业的“规范性”或许在于:


印度代妈在代孕的一年内,为了避免继续和伴侣发生关系,会被集中关起来不能走动;因为按照孩子出生体重计价,所以被要求多吃不运动。


事先签合同,放弃对孩子的一切权利,放弃对自身的医疗决策权(如有意外优先保小),生下的孩子“不合格”拿不到钱、或者只能拿到一小部分钱。


而且代妈还拿不到合同的副本,一旦发生纠纷,客户基本可以全身而退。


与之相对应的,是活产率只有15.8%不得不多次代孕、不许顺产强制剖腹、为保证存活一次放5个胚胎、如果怀多了要做减胎手术……



国内代妈的状况会好一些吗?


妹子还记得2017年,齐鲁网发布了一则关于“代孕村”的报道。


在湖北潜江市浩口镇的一些村庄,为了十几万的佣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妇女给人代孕,“50岁还不‘退休’”。


她们说:农村种田挣不到钱,只有靠代孕来钱多,还来钱快。



因为国内代孕不合法,这里的代孕机构跟印度的代孕诊所一样,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代妈的人身自由,平时都不让外出。


期间代妈需要打针,“屁股有打得肿起来的,打完这个地方全都是硬的,一天一针,连续打75针”。


生育是过鬼门关,所以大大小小的医疗事故经常发生,有很多妇女因为代孕做过多次流产手术、甚至子宫切除,导致不能再生育。


还有人因此丧命。



更令人无语的是,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村子里到处盖着整整齐齐的新楼房,那都是妇女通过代孕挣钱盖的。


别以为只有农村妇女是代孕黑产链条中的一环。


现在的“客户”其实更青睐那些受过教育、上过大学的漂亮女孩,甚至愿意花更多钱选择985、211的女孩,网传一个清华女生的卵卖到了40多万。



君不见,代孕/捐卵的广告都贴到高校女厕所了。



说到这里,我想我大概知道都是哪些人在支持代孕了。


有钱人的支持太容易理解了,这样他们能多一个选择,让自己或者自己的配偶免受生育之苦,其他人又是在想什么呢?


不是代入买方视角,就是希望从这个行业获利,总之都不认为自己会成为那件商品。


可惜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一旦放开合法代孕的口子,每个女性都会被明码标价,都有可能被手臂长的、35厘米取卵针戳来戳去。



之后不得不面临这样那样的健康问题↓↓



把子宫/卵子租给别人生孩子,其本质就是靠出售身体器官进行交易,把“人”异化为工具,让“人”只能被榨干,或者在没有价值后被遗弃……


到现在还觉得“与我无关”的人,别装睡了。


当人的器官成为一件合法的商品,你们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还有选择的自由?


拜托,别让网友关于代孕合法的假想,成为一则则末日预言。


via.@-潭月-


参考来源:

《3岁“黑户代孕女童”降世之路:生母逃跑产胎卖了出生证》澎湃新闻

《多部门称黑户代孕女童上户缺依据,生母跋涉千里寻客户》澎湃新闻

《“代孕”真的与你无关吗?》六层楼先生

《一个曾经允许商业代孕的大国里,发生过什么事》游识猷


    + 关注

    + 订阅

    阅读:100001

    1716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