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虎成:欧元的死结!

张虎成 虎成论金

欧元诞生后被美国打压的历史在《虎成论金》第284期我们已经说过了。高盛帮希腊做假账让其进入了欧元区,然后又向世界公开造假事实,进而引爆了欧债危机,这些网上的细节有很多,虎哥就不再重复了。今天我们从现代货币的角度解读欧元诞生以来所面临的难题,我们通过欧元的问题也可以审视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


美日债务更多,为何欧元最先崩溃?

希腊的确是通过财务造假进入欧元区的,但是欧债危机的爆发却不仅仅是因为欧猪五国负债率过高。放到当时的全世界来看,欧猪五国中的3/5: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的负债率都是低于美国的,另外希腊和意大利也低于日本。可是为什么大家就对日本、美国的债务无动于衷呢?


原因很简单,日本、美国的政府债务都是用本国货币借的,债务到期的时候只需要财政部重新给银行开一张借据(也就是国债)就可以了。理论上任何主权国家只要用自己的货币借款,就不会发生违约,毕竟只需要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改动一下数字就可以了。


当然,虎哥在这里讲的就是一个事实,并不包含价值判断,虎哥我也不赞同政府用通货膨胀的方式悄无声息地掠夺社会财富。


欧元区这些国家的问题是,他们在危机时刻借不到欧元,无法通过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创造货币。这意味着,欧元区的国家使用欧元当主权货币等于在使用外国的货币,请先记住这句话。可能大家此刻的第一个疑问是:为什么他们愿意选择外国货币当自己的主权货币呢?因为,用欧元当主权货币就能分享到德国(相对的强国)的信用,降低弱国的借款利率,这是为什么希腊等国愿意加入的原因。


大家还记不记得288期虎哥讲的去汇丰银行贷款的例子:虎哥去银行贷款的过程中,银行用虎哥的信用创造了资产,赚得了利息,但是货币上体现的不是银行的信用,而是主权的信用。跟这里的道理是一样的,希腊借到的欧元体现的不是银行的信用,不是希腊的主权信用,而是包括德国在内的欧元的信用。等自己还不起钱的时候,德国却不得不出面替你擦屁股,这就是很多国家愿意加入欧元区的根本原因。


这时候你可能会问第二个问题:德国不管希腊,任由危机蔓延会发生什么事?因为现代货币的体系是靠信用在流转,如果任由希腊危机蔓延,可能会导致借钱给希腊的银行破产,一家银行破产一定会引起连带效应,让原本经营正常的金融系统也陷入恐慌,进而引发更大的金融危机。所以德国、法国都不能任由欧元区债务危机蔓延,所以现实中借钱给欧猪五国的还是以德国、法国的银行为主。


德法主导的欧洲央行为欧猪五国提供援助,但是德国开出的条件是:这些国家的政府不能再乱借钱,必须削减福利、削减政府支出、增加税收,期望通过这些举措改善那些国家的财务状况。可是削减福利这在任何国家都是一个大难题,一定会导致民怨四起。一旦政府不能满足选民的要求,就会被选下台,新上来的政府又将重新谈判。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爱尔兰外,欧猪四国的负债率都上升了。同时我们也看到,美国、日本这些主权国家的负债率也在上升,但是为什么他们没事?



这也是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即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不统一导致欧元举步维艰。


欧元举步维艰的底层逻辑

我们按照经济学的基本常理,经济危机发生后,政府为了提振企业信心、恢复经济活力会大举支出,比如我们2008年的“四万亿”,2020年的“新基建”等等。那投资的钱从哪儿来的呢?在金本位时代,这真的是个难题,大家还记不记得283期虎哥讲到,1933年美联储为了多发点美元,宣布不允许民间持有黄金,必须以21美元/盎司的价格卖给美国财政部,同时宣布黄金涨价为35美元/盎司。美国用禁止黄金交易的方式实现货币的贬值,成功应对了大萧条的冲击,可见这个问题的难度之大。


在今天这个信用货币时代,对主权国家来说,钱从哪儿来就太简单了。财政部和央行一配合就能直接印钱,理论上有多少债券就可以有多少货币,中美等主权国家都是如此。但是对于欧元区国家来说就不是这样的。欧洲央行不会随意配合希腊政府来印钞,因为希腊需要的货币政策和德国需要的货币政策是不同的。


危机来临之后,希腊政府为了刺激出口、提高国际竞争力,应该主动让货币贬值,可是欧元区其他国家不需要货币贬值。主权国家对印钞的“软约束”在欧元区变成了一个“硬约束”。可以这么说,中国、美国、英国这些主权国家,央行和财政部都是一个妈生的,关键时刻就能统一协调。欧元区的央行却是后妈生的!


我们看这次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盟决定推出刺激计划,可是各国就出资方式、分配方式难以达成一致。一直吵到2020年7月21日才对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达成统一意见。面对疫情尚且如此低效,比美国都晚了四个月。如果外星人来攻占地球怎么办?这些国家一定会最先灭亡。


理论上来说,只有经济趋势趋同的国家才适合建成统一货币区,欧元区明显不符合这一标准。可是我们知道,像中美这样的大国,国土面积巨大,内部发展肯定不平衡,经济趋势也不可能趋同。


中国东部的浙江、江苏和西部的甘肃、青海在经济结构、人口模式、发展动力上完全不同,理论上他们需要的货币政策也不相同,怎么办呢?中央政府出面统一协调,在货币政策上首先满足发达地区的需要,同时把发达地区交的税拿过来补贴给西部,称作“转移支付”。如此一来,发达地区没有太大意见,因为在同一个国家内部,发达地区享受了中西部的廉价劳动力,享受了中央的货币优待政策。在具体执行上,一直是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广东这六个地区为中西部进行转移支付。



中国2019年全国人均GDP是10276美元,其中高于人均线的省级行政区有9个,低于平均线的有22个。人均GDP最低的是甘肃,只有4783美元,北京是2.38万美元,相差4.98倍。这说明未来中国还需要加大转移支付的力度。


美国的转移支付更成功,从州层面看GDP发展的也很平均。2019年美国各州人均GDP是50577美元,人均GDP最低的是密西西比州:31881美元,最高的是马萨诸塞州:65545美元,两者相差2倍,比中国的近5倍要好很多。平均下来,美国州政府27%的收入都是来自联邦政府的转移支付,主要用于教育、公路、卫生等社会福利方面,州越穷转移支付金额就越大。与此同时,美国国内的老百姓还可以随便迁徙,分享发达州的社会福利,这会促进各个地方的GDP比较趋同。



以下两个原因造成了中美之间的巨大差距。一是发展阶段的问题,中国还没有到追求社会公平的时候,现在主要任务是研究如何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如何把蛋糕分好,中国还没有建成基本的福利社会。


第二是制度原因,中央层面一直在进行转移支付,但是上海、北京、江苏、广东等地方政府在很长时间内,拒绝给在当地工作的农民工以市民的身份待遇,因为市民身份意味着政府的福利开支,这是中国各省人均GDP差距巨大的原因。东部的地方政府只想要西部的廉价劳动力,却不想给他们社会福利,更不想将来让他们在当地养老。虽然最近几年各大城市都开始有所谓的抢夺人才,但基本还是以年轻、高学历为导向,而落户北京上海的难度要高于移民美国。本质上中国没有美国那样的迁徙自由,这也让GDP不平均的程度明显高于美国。


欧元区差异之大像极了中国


欧元区各国的人均GDP更接近美国,但是内部差异之大更像中国。卢森堡的人均GDP是11.1万美元,拉脱维亚是1.67万美元,相差6.65倍。考虑到卢森堡人口太少,我们用排名第二的爱尔兰和拉脱维亚相比,两者人均GDP相差4.77倍,和中国几乎一样。但是,欧元区几乎没有转移支付的制度,基本靠各国缴纳的会费在维持运转。名义上欧盟内部的人,迁移是自由的,但考虑到工作机会、语言、文化等各方面的制约,迁移的自由程度甚至不如中国更便利。



欧元区转移支付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德国、荷兰、瑞典这三个净支出国家。在欧元区目前的制度格局下,他们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德国的制造品出口到欧元区其他国家没有任何障碍,德国获得大量的顺差,南欧国家则持续逆差,在统一的货币下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阻碍这种趋势。传统的汇率工具、利率工具统统失效,持续的贸易逆差,不断地为南欧国家下一次债务危机积聚能量。


于情于理德国都应该对南欧这些穷国进行转移支付,但是各国的财政政策基本只会对自己的国民负责,哪个候选人敢提出,说要把德国的钱拿去补贴希腊,想都不用想,都会被选民赶下台。你可以给每一个个体讲清楚转移支付背后暗藏的道理,也可以写论文论证转移支付的合理性和前瞻性,但你无法让选民用投票的方式接受对其他国家的转移支付。


通向未来的改革之道:统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具体方法有两个。


1、编制欧元区的共同预算,用“欧元税”或者是“增值税”来支撑,而不是靠各国缴纳的微薄的会员费。


用税收保证共同预算,对穷国进行转移支付。这是法国从2015年就在努力推动的计划,当时主导这个事的是就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龙。2017年他成了法国总统后还在继续推进,但是德国强烈反对,导致至今无法落实。现在德国只是同意增加会费,把会费从原来的国民收入的1.1%提高到2027年的2%,但很明显,这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欧洲央行直接购买欧元区各成员国的政府债或者由欧元区成员国发行共同债券,两者本质上也是一件事情。


这些政策也是德国、荷兰强烈反对,反对理由很明确,实力较弱的国家可能会进行财政挥霍,随意借钱。总结一下,就是强国不愿意在一个共同机制下分担这些弱国的债务。


这就是欧元区面临的难题。大家坐下来谈论的时候都知道问题在哪儿,但是没有一个政策是德国能接受的。无论谈判过程怎么曲折,欧元区未来的改革方向一定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一定是富国对穷国的转移支付。否则,欧元只能在一轮又一轮的危机中累积更大的债务问题。


如果更深一步往下挖掘,虎哥想说的是:政治全球化的进程远远赶不上经济全球化的速度。现在欧元的唯一价值是——让德国更繁荣。2008年德国GDP总量是希腊的10.5倍,2019年是18.5倍。虎哥认为,避免欧元崩溃唯一的方法是让政治更加一体化,一体化之后才能够转移支付,才能顺利度过经济危机,否则欧元崩溃是必然的事。


免责声明:
本节目内容仅为投资者教育目的而发布,
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不定期学习交流、在线答疑,与虎哥面对面。
不发广告、欢迎分享,添加请标注来自订阅号~




快来星标/置顶「虎成论金」

从此不在繁杂的信息流中错失好内容~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