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尾酒是这个世界上最没门槛的东西

Bartend鹅 鹅娘的客厅 08月17日





故事是虚构的,经历是雷同的。


少年名叫阿伟,19岁那年暑假,第一次带女朋友去了小镇上的酒吧。酒吧可能叫“幻梦一生”,在河畔一扇雕花的木门里面。他从来没有走进去过,听一个号称去过的哥们儿说,消费有点贵,但鸡尾酒值得一喝。


兜里塞满了谎报补习班从家里骗来的钱,阿伟感到一种熨帖的安全感。找了一带纱帘的卡座坐下后,服务员送上酒单。


上面有:蓝色妖姬、粉红佳人、梦幻彩虹、澄镜之水等等。


过了一会儿,梦幻彩虹上来了。酒如其名,非常的炫彩,插了一条扭成爱心状的吸管,杯口还挂了一条螺旋状的橙子皮。女生小心翼翼嘬了一口。



后来,阿伟再没见过那个女孩,也逐渐淡忘了这段往事。


但女孩却永远记住了那一口粘稠、齁甜、令人肝颤的石榴糖浆的味道,并在此后十数年,经历了深漂、沪漂,来到了乘风破浪的32岁,嫁给了一个当地律师,那律师带她去的是E.P.I.C这样的酒吧——


她仍然誓死反对鸡尾酒。


故事中的鸡尾酒,也可以是一只包、一块糕——那些薅走你的钱,还要藐视你自尊的东西。
 
 
大多数人都经历过被当代消费品反客为主的沮丧情绪,但是从今天起,在@鹅娘的客厅,让我们make ourselves at home,将那些套路十八弯的新中产消费拉下神坛,不懂就学,没什么可露怯的。
 
钱是咱兜里的,买啥也不能买个空虚。The man who pay the bill is boss.

 


啥是“鸡尾酒”(cocktail)


和很多伟大发明一样,鸡尾酒也是在一场意外中被发明的。其发明的初衷,是为了把有限的一瓶酒尽可能雨露均沾地分发给嗷嗷待哺的酒鬼们。
 
▲1775年美国南北战争前夕,新奥尔良药剂师为了打了胜仗的士兵们都有酒喝,把店里剩下的酒和鸡蛋混合,并插上公鸡尾羽,制成了庆祝战斗胜利士兵归来准备的传奇饮料。
 
以前喝啥就是啥,而鸡尾酒对数学中“排列组合”这一概念活学活用,开发出了无尽的可能。
 
把任意两种以上的酒和饮料混合在一起,你就得到一杯狭义鸡尾酒;其实不是非得用酒,任何你愿意喝的液体,两种以上混在一起,你就得到一杯广义鸡尾酒——我们更愿意称之为“调饮”。
 
当那个被灌太多的新郎,偷摸往白酒里头兑矿泉水的时候,一杯鸡尾酒就诞生了。(顺便说一嘴,威士忌兑水这种喝法就非常的上道儿,用行话来说这叫“激发香气”)
 


啥是“正儿八经的鸡尾酒”?


从严格定义上来说,用两种以上的酒混合调制而成的酒就是“鸡尾酒”了,公式如下:
 鸡尾酒 = 基酒 + 别的饮料 

只要你高兴任何酒都可以用做基酒,一般比较流行的有:金酒(Gin),伏特加(Vodka),朗姆(Rum),龙舌兰(Tequila),威士忌(Whisky),白兰地(Brandy)等;兑的东西一般有果汁、汽水、别的酒、别的饮料等等。

▲别的不敢说,但第一杯八成是old fashion。一些经典鸡尾酒,从杯型到“摆盘方式”都已经非常固定了。
 
▲当你把橙汁和伏特加兑到一起的时候,其实已经调制了一款最简单的鸡尾酒——螺丝起子Screwdriver。

▲加入厨房里常见的番茄汁和一些芹菜段可以做成可以治疗宿醉的血腥玛丽

朗姆是由蔗糖酿造的蒸馏酒。诞生后迅速在大西洋水手和加勒比海盗中流行起来。用朗姆作基酒加上一些碎冰柠檬和薄荷叶,就是海明威最爱的的莫吉托Mojito(ji念“hee”)。


传统的墨西哥人喜欢龙舌兰,把盐巴放在虎口搭配柠檬片一起吃。以龙舌兰为基酒最著名鸡尾酒玛格丽特Margarita就试图延续杯口沾一圈盐的传统。


▲盐可以让柠檬的酸味明亮,让草本植物的味道鲜活起来,它还能抑制住苦味,平衡过多的甜味。
 
配搭威士忌最风靡的配方也是和可乐的粗暴混合物—自由古巴


从概念上讲,鸡尾酒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一旦成为艺术,它也可以很了不起。
 


艺术,就是不破不立


我们都看过《007》。工作饱和如詹姆斯·邦德,在忙着拯救世界之余,上lobby bar点一杯心爱的Martini,那个八婆劲儿丝毫不亚于今天在一点点柜台前纠结要选几分糖的都市丽人:
 
“a medium Vodka dry Martini – with a slice of lemon peel. Shaken and not stirred please.”
“给我来杯波霸珍珠奶绿——茶底要四季青,3分糖,双份珍珠,去冰,谢谢”


邦德的套路可以归纳为:不走寻常路。经典Martini,基酒是金酒,而他说我要伏特加;经典的Martini,手法是“轻轻搅拌”,而他说我要用手摇的。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某度某乎搜索一下,关于鸡尾酒“搅拌”和“手摇”有啥区别,几乎可以搜出一篇论文来。不乏有些执着的学院派酒鬼大声抗议“歪!邦德的喝法不正宗啦!”
 
可邦德演绎的正是一种打破传统的精神。那句“Shaken, not stirred”,被影片各种演绎之后,大概已经成为一种电影语言,只要谁在影片中说了这句话,谁就是脱离了封建思想的新贵族。
 

点击播放


 
所以,当你身边有拿雪碧兑红酒的朋友,大可不必嗤之以鼻。也许他那样喝,确实白瞎了一瓶好酒,但又何妨呢?他高兴。这就是“Shaken, not stirred”,这是他的鸡尾酒。
 
在网购发达的今天,基本上只要买上几瓶基酒,买点基础的雪克壶、冰块模具什么的,你也就能在家DIY喜欢的调饮了。只管放手去整,没有规则。
 
想尝试经典配方,网上一搜就有很多。喝出心得了,就可以开始动些歪脑筋了,这事儿我们鹅司老干,并十分乐在其中。艺术嘛,不破不立,百无禁忌。



· 本期话题 ·

欢迎留言区分享一些你发明的奇妙配方,给大伙儿们长长见识!

如果你有想要跟我们探讨的其他话题,也可以留言建议。



    + 关注

    + 订阅

    阅读:590

    5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