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图江湖的商机与幻术

每人作者 每日人物 06月30日



在P图江湖里,万物皆可P。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愿景,美和“骗”的矛盾浮出水面。





文 | 徐晴

编辑 | 楚明

运营 | 雨秋




整整一个学期,北京的大学没有开学。2020级毕业生没有等来红毯、晚会、大合影,连能不能返校都是个悬念。

往年的6月27日是一个节点,很多高校将这一天定为毕业生离校日。去年此时走在学校里,人们随处可见拿着相机、摆出姿势的师哥师姐,他们互相合影,跟老师合照,去校园的标志性建筑前打卡,毕业的气氛随之持续了一整个夏天。但现在,别说校园,连朋友圈都分外沉寂,毕业的仪式感荡然无存。

有一些同学想出了奇特的法子:收集大家的大头照,P到卡通小人身上,实现“云合影”,但最终拼出的图片总有些诡异。一款AI换脸小程序,用户上传一张清晰无遮挡大头照,就可以把别人的毕业照变成自己的毕业照,还能变换性别和数十种场景,许多男同学高呼“体验了一把女装的感觉”。

 秦昊剧照用于AI换脸后。图 / 某AI小程序


“P”, 其实是最早的图片处理软件Photoshop的首字母;“P图”则泛指图片处理行为,尤其人像。在30年的P图发展史里,它也如同当下的毕业照一样,从个人行为变成产业化服务。

在P图江湖里,不只毕业照,万物皆可P。P毕业照是无奈之举,辛酸中夹杂着好笑。在其他的场景中,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愿景,美和“骗”的矛盾浮出水面。

 

1


如何识别一张图被P过?

独立摄影师张皓经验丰富。先看照片背景,如有条纹或线条,包括桌子、柜子、墙的轮廓等,这些理应是笔直的,一旦有怪异弯曲,可以断定不是原图。

这是最基础的法则,大多数人会主动避免。更高级的是计算人体的比例。真长腿与假长腿最大的区别在于“腕线过档”。一个人的四肢长度呈正比,手臂短短一截,双腿却无比修长,除了P图,没有别的办法能实现。

张皓每个月需要处理来自不同客户的数百张照片,使用的工具是Photoshop。大部分是调色或针对面部、身型的精修,收取的费用在30元-300元不等,耗时10分钟到3小时之间。


在他看来,普通人不一定是P图技术不过关,大概率是审美功底差,一不小心,就让人体或面部原有的比例结构失真甚至变形,更有可能过度美化。

叶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顶着“照骗”的名号。依靠某款手机修图软件,她可以“推脸”和“化妆”,食指在手机屏幕上小范围滑动几十次,就可以获得一个鼻子挺翘、眉目精致的自己,颧骨和鼻梁上闪耀着微微高光,像真人芭比娃娃。

这与叶清本人典型的亚洲脸、微黑的皮肤形成了鲜明对比。有人直接告诉她:“你和照片里完全是两个人。”也有认识4个月见面的网友,在聊了没几句之后说,“你P图很过,以后我发照片你帮我P吧。”

普通人都渴望变美,获得图片中的美丽和朋友圈的高光时刻;但又希望P图于无形之中,避免“照骗”的尴尬时刻。当美图秀秀过于简单粗暴、容易暴露,Photoshop又过于复杂,难以使用,矛盾中的人们会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实现“鱼和熊掌兼得”的愿望。

 海马体照相馆,主打“最美证件照”。 图/ 视觉中国


处理过上万张照片后,张皓和同行们总结出了一套P图规则:

瞳仁永远是圆的,并且是正圆形,左右瞳仁大小相同;

缩小脸的同时脖子、耳朵、还有头的大小都要跟着调整;腿、小臂、手和脚的长度需要“配套”;

模仿油画里人体腿和腰的曲线,女人身上没有直线;

最重要的是不能修成另一个人。

这是圈子里的规矩,也是摄影师、修图师赖以生存的法宝。P图太过会被顾客嫌弃,被同行嘲笑,等于砸自己的招牌。

 

2


有正统,就有江湖,有规矩,就有潜规则。江湖里鱼龙混杂,没有人会忌惮规矩,各种各样的需求和服务游走于规矩之外,随机搜索,互相匹配。


一个年轻的微博博主,凭借着超乎想象的P图术,把长相普通的网友P成范冰冰、把年轻女孩P成流量小生、把亚洲人P成欧洲人,引来了几百万粉丝关注。


修图师姚先生则亲眼目睹,某当红女团成员的粉丝,拿着被自己精修过三次的偶像的“盛世美颜”,称这是“生图”。

打开那个叫闲鱼的APP,大量美化图片的“代P图”服务以0.99元低价出售。

 闲鱼上搜索“代P图”后,有大量提供服务的卖家。图/ 闲鱼

最近一年,小王依靠“代P图”接了一百多单。有人发来证件照,希望把脸上的瑕疵去掉,要放在简历里,给HR留下好印象;有人想拿好看的照片去网恋,就算“修得我妈都不认识”也没关系;还有人来修饰身材,今年流行“bm女孩”和“女团直角肩”,纤细的腰、修长的腿、平坦的肩是最主要诉求。对比去年,流行趋势是卡戴珊式“丰满蜜桃臀”。

她也接到一个特殊订单,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客户让她在自己平滑的皮肤上P满疹子。猜测到对方会拿去骗同情,比如假造生病证明去某些平台上集资,她拒绝了这个要求。

5月20日当天,前微商小张正在刷微博,她看到童年男神孙耀威发出了一个金额达5201314的转账截图。熟悉的味道让她想起过去的日子。

为吸引更多人购买产品,微商们常常伪造聊天或转账记录,制造虚假繁荣,骗取真实顾客的信任。早些年,大家申请多个微信小号相互对话,后来淘宝上出现了一些P图服务,但价格太高,一张图就要两块钱。

有微商头子找人开发了“神器”,功能强大全面,聊天截图、转账金额以及朋友圈点赞截图都可以自定义生成,P图完全被产业化。这个神器价格49元,不限次数,终生使用。

孙蕊比微商卖得便宜,在闲鱼上,她的同款神器只要9.8元。不过链接发出一个月都没怎么开张,多数人只需要P一张图,要么是点赞截图,糊弄集赞活动的商家打折;要么是伪造小额转账记录,520、521居多,拿去秀不存在的恩爱。


一个早上,有年轻男孩让他帮忙P一张公司通知加班的聊天图片,用来搪塞自己的女朋友,原谅自己迟到。男孩假想了几句聊天:“帮忙改个文件、新到公司实习,完不成不能走人”云云,孙蕊按照要求很快把“聊天截图”发给了他。

男孩多次道谢,表示去试一试,“回来给你发红包”。男孩一去不复返,不知道是被女朋友识破,还是成功之后太高兴,把孙蕊忘了。

 

3


在另一些无人问津的角落,有人用P图做不太一样的事。疫情期间收入显著降低后,24岁的设计师小明在闲鱼上承接老照片修复工作。他有绘画功底,习惯使用Photoshop和数位板。

一个中年男人想要修复父亲和爷爷的军装照。在他的说明中,爷爷参加过抗美援朝,不仅要将面容修复,他穿的军装也不能马虎,衬衫的领子、扣子等都有讲究,相关人士可以凭借这些判断出入伍年代和参军地点。如果修复错误,违背事实,会影响老爷子的声誉。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客户发来一张家族长辈与鲁迅先生的合影。施小明想要加微信沟通,对方拒绝,只愿意邮件来往。

家族长辈的名字叫叶紫,是民国时期的一位小说家,出生于1910年。百度百科上有他的词条,其中资料显示他与鲁迅曾有深入交往,鲁迅为他的小说《丰收》作序,还赠与他五块大洋,给小说设计插图和封面。

施小明没想到,一次价值25块钱的P图服务,让自己与历史里的鲁迅先生发生了短暂连结。

修复工作有难度,一些污渍、破损、模糊往往要用几天的时间才能修复,但使用一个叫“你我当年”的软件,可以依靠AI在短短几秒内完成这项工作。

 老照片修复前后对比。

那部知名的《厉害了,我的国》中,有半个小时经过AI修复处理。因为使用了电视纪录片素材,当终端放映的设备变成电影屏幕时,画质变得非常糟糕,不仅不够清晰,大量的细节都是模糊的。但修复后,每一帧都极有质感,人的脸部还会有自然的皮肤颗粒。

这一种高级P图,是将视频分解成帧再去修复,主要的技术是让计算机通过训练拥有类似于人的想象力。

这与施小明的工作原理完全相同。“修复”老照片更应该叫做“绘制”老照片,工作开始之前,他会主动让客户提供老照片主人公的其他影像,最好是多个角度,当作参考图。清楚了人物原本的样子,才能根据想象把缺失或破损处一笔一笔地画出来。

有时候,修复一张老照片需要在数位板上画上千次,每一笔都在接近真实,但无法抵达真实。

修复叶紫先生的照片时,客户发来一封带有闪光的星星特效的邮件,只有一行字:“朋友:尽量保持原样不变形哦,谢谢”。但原样是什么样,除了另一张更模糊的图片,并无标准。

他也曾多次接受反馈,对方表示修复完的图片不像本人。他对照“参考图”反复调整,才发现自己将老人的颧骨和法令纹磨平了,而这是决定像与不像的关键。

更多时候,参考图并不存在。有客户拿着一幅老祖宗的肖像画找小明修复,他们也不知道老祖宗长什么样,除了这幅画,涉及老祖宗相貌的只有地方志里寥寥几句描写。

这项工作如果交给AI去完成,不会比小明做得更好。人想象不出来的真实,AI也无法想象。

找到小明之前,客户并不知道修复老照片的机制,以为真的是“修复”,在发现其实是“无中生有”之后,只要符合自己的印象和期待,他们仍然相信这就是真的。

 

4


商业化图片处理才是江湖中的带头大哥,彻底产业化的P图服务在规矩与“骗术”之间游走,在多种外因的夹击中拓展生存空间。

在不确定因素过多的时期,影视行业的P图需求最大。

因为两位主演的舆论风波,唐德影视将原定演员剧中镜头修改为另一演员出演镜头。此次技术工程的支出费用不低于6000万元。

某知名男演员在经历了声誉崩塌后,参与的综艺节目由剪辑师加班3天3夜重新剪辑或拼接画面。他主持的2019某卫视春晚遭遇了更大的危机,在录播的3个小时晚会里,他作为重要串场主持人和表演嘉宾,大部分时间站在画面的中心。

资深影视从业者杨先生见过某卫视春晚的后期记录,该男演员录播画面交由外包公司处理,连夜P图,男演员主持镜头全部消失了。但仍有细心观众发现,后期人员直接把左边的伴舞的图像复制粘贴到男演员的位置,以至于两边的人一模一样。有观众感慨:这简直是幻术。

有时候,就算非现实因素,演员自身档期或时间不够,又希望迅速将剧集拍摄完成,也会采用P图的方式——直接在绿幕上拍摄,后期“抠图”、“换头”到替身演员的身上。一位造诣不高的女演员不幸被网友戏称为“抠图表演艺术家”。

 影视剧《怪你过分美丽》中,剧中演员饰演的明星小花用绿幕拍摄追赶进度。图 / 豆瓣


AI批量P图在影视行业中广泛使用,同时它也以另一种方式走进我们的社交生活场景中。

最近,ModelArts平台可以通过人脸识别合成毕业照。用户在网站上传证件照,选择不同学科类别,就可以穿上对应的学士服。而上传多张照片,还能让多人合照,每个人的脸都完美融入,十分自然,线上大合影不再有手动P图的辛劳和滑稽。

武汉纺织大学的学生创业团队也开发了一款工具,名为“E起来拍武汉纺织大学毕业照”,但他们在自然融入的基础上添加了美颜功能,每个人生成的毕业照都比原本的自己更美丽,而AI算法还会修正人脸角度,让照片看起来更真实。

目前该校已经有几千名同学试用过,有男生觉得“美化多了一点,感觉毕业照中的自己过于帅了”。

AI的强大可见一斑,在塑造真实感的同时,还可以起到美化作用。在人们没有留意到的地方,它被潜移默化地应用到日常的美颜软件中。

一款美颜软件的“5D高光妆容”特效中,10000个深度人脸点的高精度3D AI模型,对用户的脸型、表情进行深度分析,达到妆容更加立体、接近真实质感的效果。

类似的特效戳中了多数人的痛点——希望照片里的自己更美,同时这张图片更像没有P过。希望达成欺骗的效果,又不想被发现那个骗术是什么。所以到底是“接近真实”,还是远离了真实,这很难说。

在张皓看来,“真实”是什么无法定义,人的视觉本身就是一种欺骗,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人、同一个东西都不一样,比如几年前在网络上刷屏的“鸽子为什么这么大”。

单反相机宣称的“高清”、“所见即所得”也未必真实。现代的摄影器材并非纯粹的光学器件,需要经过光-电转换与电-光转换多个复杂流程后才能成像,本质上,照片相较人眼见到的景象已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张皓思考,这也是一种不真实吗?

在摄影师圈子里,存在着关于真实的鄙视链。P图自然的鄙视夸张的,守规矩的鄙视不守规矩的,通透清新的鄙视画面不干净的,高度清晰的鄙视模糊低清的。

但如果自然、守规矩、通透清新、高度清晰与P成另一个人同时发生了,是该“鄙视”它还是膜拜它呢?

这真的是个问题。
 



每人互动

你有需要P图的时候吗?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 关注

    + 订阅

    阅读:1967

    1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