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导也得学学怎么拍马屁

吾鬼子六 历史研习社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

微信公众号:历史研习社


原创-NO.1176

作者:鬼子六

 审核:喵大大     编排:C


2020 年,全国人民在核心期刊《冰川冻土》上见识到了“博导级”的学术马屁:



“人如其名,我的导师程国栋,上海人,胸怀博大,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已20年,‘移山造海’的成果丰富,实乃国之栋梁,望之可让人顿生一种崇高感。我的师娘张幼芬,宁波人,雍容华贵,仪态大方,性格温柔体贴,近处让人能感到春草的芬芳,优美感四溢。圆满的人生不只是诗中的字眼,也有生活中的写真,导师和师娘的人生就堪称圆满。因此,这里首先探讨了美和道的问题,然后以导师和师娘的事例为例,阐述了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接着,在此基础上构建了带普适性的人的发展之路。”身为博士生导师的徐中民教授在论文引言中写道……



论文作者徐中民教授现为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他文中称颂的导师程国栋教授,据《冰川冻土》官网介绍恰巧就是该刊主编。


这一声声导师、师娘叫的亲切,不仅让自己暴得大名,将“冰川冻土“这样冷门的学科推向大众视野,让自己的导师“申请引咎辞职”,还让核心期刊《冰川冻土》发布了撤稿声明,名誉岌岌可危……


这个马屁拍出了“振聋发聩”的效果,估计徐中民博导自己都没意料到。1 月 13 日,教授直言,“脑子很乱!”


其实吧,徐教授的选题有点失误,本来《冰川冻土》杂志应该刊登的是环境科学的研究内容,而徐教授研究“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的文章,实际上是“马屁学”研究范畴,隔行如隔山,徐教授有些低估了“马屁学”深厚的学术积淀。


马屁学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拥有悠久的历史传统。


不是说什么人都能拍好马屁,也不是说一些人经过刻苦学习钻研,就一定能掌握这门学问的要义。如果说徐教授研究的生态环境学偏向于科学,那么马屁学则更偏向于艺术。


所谓艺术,得讲才华,得讲天分。不是说身为博士生导师,就能拍出博导级的马屁。拍马屁一不留神就成了跪舔,姿态不雅。


拍马屁翻车的事件不胜枚举,现代社会拍马屁出了洋相只是丢丢人,而在古代拍错了马屁可能有杀身之祸。


清末,日本大阪高桥盛大堂药局制作了一款“清快丸”保健品,推销中国,一时间颇受青睐。一位官员很有孝心,心眼活络,买了很多药丸回去献给敬爱的慈禧太后。


慈禧问:“这是啥玩意呀?”官员回答:“这是从东洋进口的‘清快丸’,保健效果相当好,能让人全身轻快!”慈禧不露声色,全都笑纳。


  1911年清快丸的广告


拍马官员正在做升官发财美梦的时候,忽然晴天霹雳,一道圣旨,他顷刻间被削职为民,同时将所有“清快丸”全部轰出国境。


什么是“清快丸”?“清朝快完蛋了”,这还了得?


这当然是一些历史舞台上的小人物搞的下做事,不过千万不要以为历史上的正人君子就不拍马屁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马屁。


清代的能臣田文镜,可是雍正皇帝的心腹。


田文镜没有进士身份,刚正不阿是个“不粘锅”,几乎与整个大清官场为敌。可他就是有办法获得雍正皇帝的坚定支持,凭什么?


雍正八年,山东和河南遭了水灾,雍正皇帝好不容易下决心豁免两地一年的钱粮。这本来是皇帝送的大人情,给老百姓减负那还不好?一般地方官就老实接着,大肆颂扬皇恩拍皇帝马屁就好。


没成想,田文镜的招数更胜一筹,他上奏说,虽说河南遭灾,但在雍正治理下国泰民安,政府救灾得力,没有造成实际的损害,士民踊跃缴纳钱粮。所以,本年度的钱粮,就不用免了,一文钱也不会少上缴国库。



这是什么样的高风亮节?皇帝都拍板说要给灾区人民减负了,地方官硬是拒绝了。这种马屁稍不留神就成了一个官员的“政绩”,既表现自己作为地方官有担当,不给中央添麻烦,又体现出老百姓觉悟高,体恤中央的困难,还侧面肯定了大清盛世抵御灾害化解风险的能力强,一石三鸟啊!


实际上呢?哪个老百姓不希望赋税能够减免一些,尤其是在灾荒的年份,少交一些税,就是少死一些人。当地的老百姓就骂死田文镜了,可老百姓哪里管得了田文镜的乌纱帽。


高级的马屁出入于有无之间,润物细无声,哪能让你看出来?只有低级的马屁才让人一眼看穿,一听就烦,惹来一身骚,清朝官场最有名的一个马屁段子,跟曾国藩有关。


曾国藩有次同幕僚谈事,谈着谈着便煮酒论起英雄来。他的幕僚就开始夸彭玉麟如何如何,李鸿章如何如何,都是当世的人杰,国家的栋梁,各有所长,彭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


拍马屁这事也会上瘾,高帽子一顶又一顶,没留意曾国藩的心情。


本来嘛,彭玉麟、李鸿章都是曾国藩的手下,大家一起讨论老大下面的马仔哪个更有本事,哪会去拿马仔跟老大比较,有失身份嘛!


没成想曾国藩说,“彭玉麟、李鸿章都是大才,为我所不及。我可自许者,只是生平不好谀耳。


悠悠地问了一句诸位以为我怎样?


这下子场面尴尬了,大领导公开承认自己不如手下人了。其他幕僚也觉得这事面子上挂不住,给彭玉麟、李鸿章的高帽子太多了,曾国藩心里有点不爽。最后一句最能见老头子的“狠辣”,自己说了自己生平不喜欢阿谀奉承,你们谁敢拍我马屁?


大领导问你“你觉得我如何?”,岂有不拍之理?


此时,有位做文员的后生,作了一揖,恭敬说道:“彭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帅仁德,人不忍欺。”



曾国藩是何等聪明之人,普通的马屁哪里能入得了他的耳?但这记鬼斧神工的马屁,拍得连曾文正公也只得含笑说“不敢当,不敢当”了。


后生走了,曾国藩说:“此人有大才,不可埋没。”


不久,曾国藩升任两江总督,这位说出“曾帅仁德,人不忍欺”的干部,去扬州任当了盐运使。


拍马屁难道不是一门学问?教授,勉乎哉!


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谁会“叛清”|历史系社交指南|学术名利场抗日神剧|免费用知网|白帝城托孤阴谋 |消失的西康|到底东几省 |”绿帽子“|历史题能有多难 | 苦逼帝王 |蒙古族发迹史帝王怕什么 |刘备败在哪历史书单 

♦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哦 ♦
历史研习社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关注

    + 订阅

    阅读:10208

    81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