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Kawaii做武器,把欧洲名画改了个乱七八糟

鲁晓芙 鲁晓芙看欧洲


文艺复兴大师波提切利的经典作品——《维纳斯的诞生》(The Birth of Venus),如果用动漫风格重新诠释,那会是怎样的?


日本就有这个美女艺术家,用现代的kawaii风格,来重新解读那些西方历史上的美术名著。


▲长尾智子的作品在欧美艺术圈里,博取了不少的眼球

 


新晋波普艺术家

 

就是这幅动漫风格的《维纳斯的诞生》,让长尾智子(Tomoko Nagao)这个名字,一举跃上欧洲各大主流艺术媒体的版面,她那兼具艺术内涵与视觉感强烈的超扁平(Superflat)创作风格,快速地为她在欧美艺术圈里,获得了不少好评。

 

在此幅作品发表之前,长尾智子已积累了超过14年的创作经验,除了大型个展,她还积极地应邀参与国际不同主题的艺术展览。

 

“超扁平”这个艺术感十足的词,其实是一个双关语,日本艺术史其实是一个以二维视角为主轴发展的历史,这从17世纪的浮世绘,到近代漫画的二维画风沿袭,就可略窥一二;除此之外,也带有对肤浅、平庸的大众消费文化的一种批判与讽刺。

 

▲长尾智子目前旅居意大利米兰

 

1976年出生的长尾智子,目前旅居意大利米兰,早期艺术生涯受日本知名艺术家奈良美智启蒙创作。经过多年的自我探索与梳理,长尾智子逐渐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JapaPop微波普艺术语言。

 

长尾智子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她的创作虽然带有浓厚的波普艺术风格,但是作品本身,在试图带出更多元化的思考角度。

 

这一点其实与时代发展有很大的关系,艺术家们不再那么纯粹地崇尚商业主义,或是讽刺流行文化,而是选择在作品中融合更多如全球化浪潮、环保意识等内容,这从根本上,有别于众人熟知的以安迪沃霍尔为首的美国波普艺术,与村上隆这类近乎“快时尚”的日本波普艺术,也有所区隔。

 ▲长尾智子作品《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的麦当劳、杯面、Kewpie美乃滋、龟甲万和Kitty》,是葛饰北斋年1832画作《神奈川冲浪里》的超扁平版本


 

 

Kawaii风格的作品


长尾智子的《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的麦当劳、杯面、Kewpie美乃滋、龟甲万和Kitty》,创作灵感来自2011年的日本311大地震。网络上流传的海啸受灾画面,震撼了智子小姐的内心,她将自己对故乡的悲伤与痛心,寄托于画笔之上。于是,作品里的浮世绘海浪上,出现了象征着日本生活的日常符号。

 

▲长尾智子添上凯蒂猫、香奈儿等消费符号,重新诠释意大利画家提香1538年的画作《乌尔比诺的维纳斯》(Venus of Urbino)

 

 

对于自己的创作风格,长尾智子解释到,所谓的“Kawaii”,无非就是日本社会的一种主流审美观,她只是技术性地运用了Kawaii,来强调作品的概念。

 

Hello Kitty这个从日本红到全世界的卡通人物,经常被长尾智子放入自己的作品中,她认为Hello Kitty拥有Kawaii的能量,这个元素不仅能让作品具有当代感,也更全球化。

 

▲长尾智子成名作《Botticelli-The Birth of Venus with baci, esselunga, barilla, PSP and easyjet》,重新表现波提且利1485年画作《维纳斯的诞生》,维纳斯不再从贝壳诞生,而是从PSP上现身,周遭被easyJet(英国廉航)、Barila、Hello Kitty等大众消费品牌包围。

 

 

 

现代与古典的碰撞艺术


从作品《Botticelli-The Birth of Venus with baci, esselunga, barilla, PSP and easy jet》中,不难发现,长尾智子喜欢将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跟当代社会消费符号融合在一起。

 

在她的取材里,卡拉瓦乔、堤香、维拉斯奎兹等人画笔下的耶稣、维纳斯、酒神巴克斯、玛格丽特公主、大卫、歌利亚等,都被长尾智子小姐的微波普艺术给“Kawaii化”了。

 

▲长尾智子重新诠释了17世纪西班牙画家维拉斯奎兹的画作——《玛格丽特公主》﹝The Infanta Margarita﹞

 

 

长尾智子重新表现16世纪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画作——《美杜莎 》(Medusa)

 

 

长尾智子相信,如今的全球化社会,让一切事物都开始变得扁平,很难看出彼此差别性。每个人都喝着同一种可乐,吃着麦当劳、赛百味、巧克力酱(Nutella)、上网搜寻用Google、在Facebook上交朋友、穿着同款的Zara、一起搭easyJet(英国廉航)四处飞,世界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的。

 

即使是几百年前的艺术画作,现在同样可以轻易地在网络上找到,甚至还可以下载打印出来,艺术也对每个人敞开。艺术的普及,提升了人们生活的涵养,这与卡拉瓦乔、堤香、委拉斯盖兹所处的时代不同,他们那时候只有权势者,才能够接触、购买到艺术品。

长尾智子2018年作品《侍女》,重新表现西班牙画家维拉斯奎兹1656年画作《侍女》(Las Meninas),添上可口可乐、日清泡等当代消费符号


 

长尾智子借由各种现代产品与品牌符号,重新为数百年前的经典作品,赋予了新的生命。她以隐喻手法,带出了自己的创作观点,还将自身文化与所居地背景相互融合,起到了一种艺术碰撞的效果。

 

如同她的画作那般,日本流行符号与欧洲经典画作相互碰撞,用超扁平(Superflat)的视角,跨维度模糊了作品里,大众文化与传统艺术之间的边界线。

长尾智子作品《枫丹白露与蒂芬妮》(Fontainebleau with Tiffany)重新诠释1594年枫丹白露画派《盖布莉埃尔姊妹》(Gabrielle d‘Estrées and One of Her Sisters)


 

 编辑:Lee   排版:黄牛

鲁晓芙,财经作家,旅居欧洲。

中国经济已经国际化了,不了解欧洲,有时候,你就不了解中国。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

合作请联系微信:Xiaofu_Lu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鲁晓芙玩欧洲 鲁晓芙玩欧洲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