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杭州温柔过的人,已经不想留在北京

互联网er的早读课

以下文章来源于西二旗生活指北 ,作者景岁

西二旗生活指北
西二旗生活指北

中国互联网の首席人类观察员。


这几年指北有一个感觉是——


身边那些离开北京的互联网人,除了回老家附近城市当公务员以外,好像很大一部分都去了杭州。


比如指北身边,过去三年有五个以上跳槽去杭州的,这还是我有渠道能确认的,不知道的可能还会更多一点。


不光是我,身边其他人很多也有类似的感觉,后来我查了一下数据,这个感觉果然是真的。


根据统计,这几年杭州的人才流入量一直高居不下,下面这张是今年年初的一个统计数据——


(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这么多互联网人离开北京的第一选择是杭州呢?


我们采访了身边的一些朋友和读者,整理出三个从北漂变杭漂的故事。


或者如果说是“从北漂变成新杭州人的故事”的话,更能让人理解他们选择离开的原因——


01

北漂三年后回归杭州的西二旗女孩


“到杭州后,我每天路上少一个小时,还遇到了假限行”


女孩A大学在杭州上的,在北京读研毕业后,在西二旗的两家大厂做了三年产品。


有一天在学校论坛上看到有人分享落户杭州的新政策之后,开始投简历面试,两个月后拿到offer,然后辞职搬家落户一气呵成,现在已经安定在了杭州。


当初为什么选择留在北京,后来为什么又决定离开?


“毕业前校招的时候,大家都在找北京的工作,好像谁不留在北京就像是能力不行似的。”


“其实当时也拿了杭州的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但是还是选择了留在了北京的大厂,觉得趁年轻的时候可以试一试,累一点也没关系。”


“后来不这么想了,因为当时的工作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太太累了,到了周末只想躺在家里,每当看到留在杭州工作的本科同学游山玩水的朋友圈,我就想,杭州难道不加班吗,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有精力?”


“后来看到新的落户政策出来,综合了各个方面的因素,就下决心回杭州。”


“现在住在公司旁边,开车只要十几分钟,比起当时住在立水桥地铁往返于西二旗上班,每天路上能省出一个小时。”


“车虽然是外地牌,开车去市区办事也不怕限行,手机申请下就可以,他们的‘城市大脑’很酷炫。”


“现在才终于明白了,哦,原来他们毕业后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来杭州后发现,杭州的互联网产业发展得比想象中还要好,除了阿里这样的巨头,各家大厂基本都在杭州有分公司,机会一点都不比北京少,当初干嘛不早早来呢?”


02

在北京和杭州之间跳来跳去的男生


“来到杭州后,人生目标好像提前五年实现了”


朋友B在毕业后经历了一段看似很纠结的过程——


B是南方人,在北京上学,毕业后校招进了杭州的一个互联网公司,两年后回到北京的一家创业公司,拿了期权,但是后来创业公司发展缓慢,又跳回了杭州。


他说自己在毕业前算了一笔账,如果留北京的话,除去家里能给的积蓄,自己大概需要奋斗五六年时间,才能在回龙观付个小两居的首付。


结果到了杭州,借了十几万直接就能上车了,还买的是新楼盘三居室,虽然位置远点,但是小区的绿化、户型等秒杀回龙观的大部分房子。


房子到手之后,他感觉人生目标好像提前五年实现了,突然失去了目标,对于安安稳稳上班、生活、升职的人生路线有点心有不甘,于是瞅准了机会又回到了北京,但是回到北京之后反而很不习惯了。


他在北京上学期间严重的鼻炎,回到杭州之后几乎痊愈了,回到北京又重新犯了。


创业公司加班没有定点,动不动一天只能按时吃一顿午饭,很快胃也开始出问题。


后来创业公司上市遥遥无期,他又重新回到了杭州之前的公司。


B后来总结了北京和杭州的区别——


如果你想住大大的新房里,体面地在大公司里上班,既有工作又有生活,选择杭州就很合适你。


但如果你想在创业公司里吃苦拼搏,想要趁着年轻只要走路不看风景,那就选择北京中关村和西二旗,因为杭州实在太舒服了,让人不想那么拼命。


另外比起北京来,他觉得杭州的城市管理理念更时尚,数字政府,最多让你跑一次,西湖竟然还是免费的。


另外最让他舍不得离开的就是杭州的绿化,在北京的城市颜色就让他觉得压抑,杭州到处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样子。


03

在深圳和北京工作了五年的男生


“在北京两年没约成的饭,来杭州的第一个月就约了两次”


C毕业后在北京和深圳的互联网公司都待过,最终选择杭州的原因很简单,互联网发展好的城市里房价最便宜。


C说搬来杭州那天,自己发了条纪念性的朋友圈,和自己的北漂时代告别。


接着有个好友私聊他,说自己也在杭州,随即约了饭。


C本来以为好友是在出差,见面发现竟然也是跳槽来了杭州,只不过在社交媒体上没有发过任何动态。


好友解释说想低调一点,万一杭州不适合自己再悄悄回北京,假装没来过,不带走一片云彩。


C说刚到北京的时候,就跟这位好友说约饭,结果约了两年都没约成,君住朝阳头他住海淀尾,约一次饭感觉比去一次八达岭都难。


结果没想到,来了杭州之后两个月约了三次饭。


“其实在杭州也不近,但是主要是两个人都没那么忙了,只要是约好时间,不太会因为临时加班而取消。”




除了北上广深的互联网人,指北还听说过很多从其它城市跳槽到杭州的互联网人的故事。


去年,杭州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的口号,在现有的基础上,到2022年数字经济总量达1.2万亿元。


昨天的云栖大会上,阿里新任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说,“十年前,我们讨论的是云计算和大数据的萌芽,五年前进入移动互联网的大时代,站在十年展望未来,整个社会都在全面进入数字经济时代。”


杭州离新一线城市还有距离,但拿下中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几乎没难度。


相信未来几年给互联网人才的政策会更优惠更全面,而从北上广深到杭州的互联网人会更多。


到那时,可能很多跳槽的互联网人会在杭州见到更多的老朋友,每个北上广深的互联网人,大概都会在杭州久别重逢。


来源 | 西二旗生活指北(ID:ShelchiLifeFuide

作者 | 景岁编辑 | 杂芜

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早读课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我爬了张一鸣的2200条微博,发现九年前他重点在做这两件事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发朋友圈了
                       

               

看看阿里的考核制度,阿里人工资高是有原因的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