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惭愧,你可能还不如葱高

沙漠豪猪 物种日历

最近微博上关于章丘大葱的话题又火了,而且这个话题还充满了对小个子的“敌意”:


我国大江南北都吃葱,但是葱和葱也很不一样。山东章丘大葱可能是最出名的一种葱,它属于华北地区最常见的大葱,学名 Allium fistulosum var. gigantum,大葱植株高大,每棵葱一般就一根葱白,很少分蘖。据说章丘大葱口感清甜少辛辣,可以直接当水果吃。

章丘大葱,比你还高。图片:AliExpress.com

有大葱就有小葱,正牌的小葱,是葱的另一个变种分葱A. fistulosum var. caepitosum,分葱个头矮小,分蘖很多,每株看上去都是一大丛细小的葱。分葱也分南北两个品系,南方的分葱一般不能开花结果,北方的可以。有些地方管虾夷葱A. schoenoprasum也叫小葱,它和真正的小葱叶子长得很像,但是开花不是白色而是紫红色,除了食用以外,还经常被用来当做观赏植物。

小葱。图片:Wuyongzheng / Wikipedia

开花的虾夷葱,不开花时简直和小葱一毛一样。图片:Donar Reiskoffer

还有一种葱叫楼葱A. fistulosum var. viviparum,陕西比较多见,画风十分飘逸,花序顶端有很多珠芽,不等落地就能直接抽叶生长,如果营养条件好,这些珠芽苗也能再开花,新一层的花上还有珠芽萌发,看着特别热闹。

一言不合先跳个舞的葱(大雾)图片:flowermedia


难分类的怪家伙

葱是葱属的一员,葱属的起源中心被认为是从中亚到西伯利亚一带,其中也涵盖了中国的新疆和内蒙古地区。
过去,葱属的分类地位一直有很大争议,因为和它亲缘关系最近的两个类群是百合科和石蒜科。根据旧分类法,百合科是子房上位、花序没有总苞,石蒜科是子房下位、花序有总苞。而这葱属,子房是上位的,花序却有明显的总苞,葱球形的花序外面的那一层膜,就是它的总苞。

葱的总苞。图片:Pixabay

所以,分类学前辈们对葱属的地位意见不一,恩格勒和克朗奎斯特根据子房特点把它归入百合科,哈钦松根据花序形态和总苞将它归入石蒜科,塔赫他间干脆把葱独立出一个葱科。等到分子证据被普遍接受以后,百合科支离破碎,石蒜科也略有调整,至于葱属,在最新的APG4系统中,被正式归入石蒜科阵营。

和传说中的曼珠沙华——石蒜成了亲戚。图片:i_am_jim / Wikipedia

八戒原来戒了葱

葱属的植物大多富含硫化物,一旦植株受伤,接触空气后就会释放出辛辣的刺激性气味,这本是它们防御食草动物和微生物的武器,哪曾想有一群浑身光板无毛的裸猿掌握了烹饪技术,把它们当做美食大吃特吃,而且得了便宜还卖乖,吃完葱就开始说它们坏话。
《西游记》里,猪八戒为什么叫猪八戒,就是因为他戒了五荤三厌,虽然在设定里,唐三藏师徒都是佛教中人,但是五荤三厌这个说法却是佛道杂糅的产物。
三厌是道家的忌讳,就是“天厌雁、地厌犬、水厌鲤鳝龟鳖”,这几种肉不能吃。五荤即五辛,则是佛道全有的禁忌,只不过具体的种类说法不一。佛教有一个说法是葱、薤、韭、蒜、兴渠,前四个都是葱属的植物,这里面的薤就是藠头A. chinense,我国南方比较喜欢吃它的鳞茎,兴渠则是伞形科的阿魏Ferula assafoetida,在我国不常见,但是在佛教的发源地印度,它是一种常用的香辛料,气味类似大蒜。

糖醋藠头,超下饭!图片:旺宝贝 / 豆果美食

<左右滑动看图>阿魏和开花态阿魏。图片:Valery Fassiaux / Wikipedia

还有的说法把葱属的火葱A. ascalonicum和茖葱A.victorialis加入五荤之中,总之是充满了对葱的歧视,其实只不过是因为它们吃多了以后会刺激肠胃,让人坐立不安,影响修行其实只要少吃点就什么事都没有,根本原因还是嘴馋,葱是无辜的。至于道家的五荤,按《本草纲目》的说法是大蒜、藠头、韭菜、油菜和香菜,对葱属歧视程度略低,只是不知道李时珍对油菜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火葱鳞茎为外皮红褐色、紫红色、黄红色至黄白色。图片:Jannovar E. A / erotani.blogspot.com

茗葱叶形特殊,叶子是扁平的。图片:Isidre blanc / Wikipedia


葱,真乃人间美味啊!

出家人禁忌多,广大凡夫俗子就没那么多讲究,只要喜欢吃、吃得起就行。所以自古以来葱就是重要的蔬菜,《礼记》中写到,吃饭摆桌的时候要“脍炙处外、醯醬处内、葱渫处末、酒浆处右”,葱渫就是用葱做的调料,末就是席上的最左端,可见春秋时候葱是正餐的标配汉代龚遂担任渤海太守,鼓励百姓务农,也是规定每人种五十棵葱、一百棵藠头、一畦韭菜,渤海郡就在现在的山东,《礼记》的原作者也是山东人孔子的学生,山东出产好大葱看起来是有历史渊源的

著名的北京烤鸭也少不了葱 。图片:Sukimoe / Wikipedia

说到葱,有两个人不得不提,一个是三国时候蜀汉先主刘备刘玄德,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故事人尽皆知,其实《华阳国志》里还讲了酒席之后的故事。曹操酒醒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派人偷偷观察刘备的动向,结果发现刘先生正在带着仆人剥葱,曹操就放心了,说你刘大耳朵也不过如此。然后就在剥葱的这天夜里,刘备一溜烟跑掉了,借着阻击袁术的名义,干掉了徐州刺史车胄,开始对抗曹操。

刘备浇葱长经验。(画面最前方的就是葱)原图:94版《三国演义》

至于这第二位,那就是苏轼苏东坡了,他在诗词里写到过不少次葱,比如“总角黎家三四童,口吹葱叶送迎翁。”和“琥珀装腰佩,龙香入领巾。只应飞燕是前身。共看剥葱纤手、舞凝神。”但我觉得他最棒的一句,是暴露吃货本性的“待我西湖借君去,一杯汤饼泼油葱。”汤饼就是面条,面条泼油葱,这不就是杭州的葱油拌面嘛。

简单又美味的葱油拌面。图片:米妤 / 豆果美食

苏轼写下这首诗时,正值壮年,没过多久就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然后在官场起起落落二十年,也吃遍了大江南北。九百年过去了,新旧党争已经无人在意,一肚皮不合时宜的苏学士却仍在被人传颂,其实他自己也正像大葱一样,辛辣张扬,有人嫌弃,也有更多的人喜爱。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作者@沙漠豪猪。

必不可少的配角蔬菜

虾夷葱:好看又好吃

姜:有人喜欢有人厌

蒜:水仙总是冒充我作甚?

本文来自果壳,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