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沙讲史堂第八百一十四期】历史上今天1个小东西增加人类15年寿命:二次大战产物青霉素(军事系列第330讲)

萨沙讲史堂 萨沙1928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青霉素被发明。不要小瞧这个青霉素,它完全改变了世界。青霉素将人类的寿命提高了15岁,也是士兵们的保护神。听萨沙说一说吧。





大家看一些古代小说,也许有莫名其妙的感觉。

比如三国演义的张苞,只是骑马跌破了头,并没有受什么伤,却莫名其妙的死了。

再看红楼梦里面的晴雯,仅仅是一场重感冒竟然病死了。

王熙凤之死,也仅仅是流产引起的妇科感染久治不愈。

这并不稀奇。

在没有抗生素的时代,哪怕皮肤小破损的感染,会导致百分之十一的死亡率,张苞就是这样死的。

而害死晴雯的肺炎造成的死亡率就更高了,百分之三十五。

而一些地方的古代产妇,多次生育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三十。很多无知之徒说坐月子是恶习,岂不知中国妇女是保命的手段。

1928年,英国伦敦大学圣玛莉医学院(现属伦敦帝国学院)细菌学教授弗莱明有了大发现。

这个不擅长和人交流的苏格兰人,在实验室中意外发现了青霉菌具有杀菌作用。

弗莱明认为青霉素是划时代的东西,不但可以有效杀死很多细菌,却不会伤害人体的普通细胞。

可惜,佛莱明不是化学家,也没有大型实验室。他不能搞清楚青霉素的成分,无法研发大量生产的方法。

于是,1929年弗莱明发表了青霉素的论文后,长达9年时间无人问津。

 



1935年初,德国生物学家杜马克研制成功世上第一种磺胺类药物:百浪多息。杜马克发明药物的动力,仅仅是为了救活他的小女儿,后者身患链球菌败血病。

磺胺类药物可以说是最早的抗生素,迅速成为士兵们的保护神。

同年,红25军的指挥官程子华和徐海东先后中弹负重伤,都发起高烧,性命危在旦夕。钱信忠医生束手无策,却意外的在战斗缴获品中发现一罐磺胺类药物。就是靠了这罐药物,两个将军才保住性命。

不过,磺胺类药物有一定的局限性,一是杀死的细菌种类较少,二是往往会杀死正常的人体细胞,有时候甚至会导致死亡,副作用太大。

即便如此,磺胺类药物对于战争的意义也是巨大的。

在一战中,1000万死掉的士兵,绝大部分是死于伤口的感染。磺胺类药物就可以改变这一切。

英国和德国是敌人,受到德国人的刺激,英国也开始加速抗生素的研发。




1937年澳大利亚医学博士弗洛里组成了一个实用青霉素的团队,吸纳包括弗莱明在内的多名专家参与。

即便如此,战争还很远,弗洛里团队得到的资助很少。为了节省开支,弗洛里绞尽脑汁,关闭了实验大楼的电梯(每年可以节省25英镑)。

1939年欧战爆发,英国意外的连遭惨败,急需要拯救士兵生命的药物。此时弗洛里团队的研究也有所进步。他们好不容易制造出少量的青霉素,为一个15岁男孩进行注射。这个叫做琼斯的男孩在臀部做过手术后,发现了严重的感染,命悬一发。

注射了青霉素以后,这个男孩的性命被救了回来。青霉素已经完全具备使用价值!

英国的医学和制药能力都有限,甚至无法制造能够救活成年人的青霉素(孩子需要的剂量较少)。

无奈之下,1941年7月,佛罗里带着团队部分成员,来到了盟国美国。

需要说明的是,无论是英国政府、圣玛莉医学院还是团队投资方美国洛克菲勒基金,都没有藏私。

除了对敌人轴心国封锁情报以外,他们认为青霉素会造福世界,没有准备申请专利以赚大钱。

没几个月,日本空袭珍珠港,美国人正式参战。

美国佬是很精明的,他们瞬间看到了青霉素的重大意义,投入巨资和众多专家加入研发团队。




到了1943年,仅仅参加研发的制药厂就有16个之多,都是美国的巨头企业。而当年美国政府投入的研发经费就高达270万美元,稍后又花费了800万美元。同时,美国政府提供特惠政策,让16家药厂进行了2300万美元投资生产青霉素。

1943年,在美国政府的大力推动下,美国生产了21万支每针10万单位的青霉素,能救几万人。此时青霉素还是比较稀少的,比黄金还值钱。

美国大兵自己尚且不够用,只能少量提供给盟友。




1944年4月,苏联将军瓦图京被乌克兰反苏游击队伏击,腿部受重伤。用了磺胺类药物,瓦图京的腿上仍然出现感染,苏联医生们无可奈何。只有青霉素可以拯救瓦图京,但美国还没有将这种药物援助给苏联。

出于面子考虑,斯大林并没有向美国人讨要青霉素。早在1943年,苏联已经宣布耶尔莫利耶娃实验室可以生产青霉素。如果向美国人要求援助,斯大林岂不是自掌耳光。

况且就算现在就要,美国也不可能迅速将青霉素送来。

瓦图京的感染急剧恶化,截肢后仍然高烧不退。

据说瓦图京亲自给斯大林打电话,哭着说:“亲爱的斯大林同志,请您动用您掌握的一切力量救救我的命。”

斯大林也无能为力了,最终瓦图京在受伤后40天不幸去世。

 



到了1944年,美国青霉素产量增长了80倍,1945年又提高4倍,让青霉素大体能够满足战争需要。

到诺曼底登陆时,美国准备了230万支青霉素针剂,以保证每一个英美军队的伤员都能得到救治。

那个时代,美国企业严把青霉素的质量关。

战时生产委员会主管青霉素生产的官员给各个公司写信:“你们要告诉每一个工人,今天每生产一支青霉素,几天后就能在战场上挽救一条生命,或者救治一个伤员。把这条标语贴到工厂里,印在工资信封上。”

 



军用大体够了,但美国也没有多余的青霉素用于民间。

民间的青霉素的价格仍然很高,普通病人很难用到青霉素。一时间,黄金、珠宝以及青霉素成为黑市最火的东西。

随着青霉素的诞生,链霉素、头孢菌素、四环素等又纷纷开始普及。

抗生素的诞生,让世界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从1938年到1956年,美国儿童的死亡率下降了百分之九十,美国人平均寿命增加了10年。而整个世界人类的平均寿命,则提高了15年以上。

1900年美国的人均寿命46岁(美国人平均寿命最高),50年代已经提高了60岁以上。

至于中国的青霉素事业,发展的也算比较迅速。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博士樊庆笙,在1944年底利用美国技术成功仿制了第一批5万单位的青霉素,成为世界第7个可以生产的国家。

 




只是,中国的制药水平不足以大规模生产。万幸的是,战争最后1年,美国提供了一些青霉素运到中国,大大降低了国军官兵的死亡率。

即便如此,青霉素价格也是不菲的。

抗战胜利后,我们可以从美国大量进口,一支青霉素也需要4块大洋。

国军败退台湾后,美国对大陆进行全面封锁,青霉素价格暴增。

1949年,1瓶20万单位的青霉素仅重0.12克,却相当于黄金0.9克的价格。

樊庆笙的好友童村担任华东人民制药公司青霉素实验所所长,开始立足于批量生产青霉素。



1953年5月1日,在童村领导下的我国第一座生产抗生素的专业工厂:上海第三制药厂投入生产。不过,该厂年产青霉素几十公斤,远远不能满足全国的需要。

特别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很多志愿军伤员因伤口细菌感染化脓而死。据说只有营级干部受伤才可以使用青霉素。

到了1956年苏联援助我国建立了华北制药厂,才可以大规模生产青霉素。

而我国为了华北制药厂,国家投资了高达7000万元巨款(当时币值),真是倾全国之力。

尤其,青霉素才成为中国人的常用药。


    发送中

    萨沙1928的更多文章

    + 关注

    + 订阅

    扫描二维码推荐公众号

    萨沙1928的最新文章_2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