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好学者+ 关注+ 订阅

微信号:zhonghuahaoxuezhe

功能介绍:本订阅号倡导学术“理性之思想,自主之精神”,定期向您推荐优秀的中国学者及其有代表性的文章.

【每周学术新星】翟小波:《现代宪法》书评 【每周学术新星】翟小波:《现代宪法》书评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2008年1月6日,文章编辑有删减。投稿和合作请联系邮箱:1922273801@qq.com文章导读为什么要有宪法呢?Wheare认为,宪法之所以被确立,是因为,人民希望其政制有新开端,此希望的原因有

2018年06月27日

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怎么看? 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怎么看?

特朗普处理经济最大困难,是二〇一七年一月他上任时我写下的:“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他的言论含意着的,是要用做生意的手法处理国际经济。这是不对的。做生意在市场竞争,图利要把对手杀下马来。但国际贸易呢?要赚对方的钱你要让对方赚你的钱。”

2018年06月27日

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怎么看? 张五常: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怎么看?

特朗普处理经济最大困难,是二〇一七年一月他上任时我写下的:“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他的言论含意着的,是要用做生意的手法处理国际经济。这是不对的。做生意在市场竞争,图利要把对手杀下马来。但国际贸易呢?要赚对方的钱你要让对方赚你的钱。”

2018年06月27日

【每周学术新星】翟小波:《现代宪法》书评 【每周学术新星】翟小波:《现代宪法》书评

为什么要有宪法呢?Wheare认为,宪法之所以被确立,是因为,人民希望其政制有新开端,此希望的原因有很多种。

2018年06月27日

王缉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正在陷入巨大的漩涡 王缉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正在陷入巨大的漩涡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公众号投稿和合作请联系邮箱:1922273801@qq.com文章导读“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果说冷战结束时天下大势以“合”为主流的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正在陷入巨大的漩涡,

2018年06月26日

周国正:我为什么反对西方民主 周国正:我为什么反对西方民主

如果說共產主義是人類歷史上最昂貴的實驗,那麼民主制度也可以是全世界最普遍的嘗試,邱吉爾的論斷得到證實了嗎?

2018年06月26日

陈清泰:中国制造要赶上新产业革命“这班车” 陈清泰:中国制造要赶上新产业革命“这班车”

中国需要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化。

2018年06月26日

王缉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正在陷入巨大的漩涡 王缉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正在陷入巨大的漩涡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果说冷战结束时天下大势以“合”为主流的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正在陷入巨大的漩涡,“分”的逆流迎面而来。

2018年06月26日

周国正:我为什么反对西方民主 周国正:我为什么反对西方民主

如果說共產主義是人類歷史上最昂貴的實驗,那麼民主制度也可以是全世界最普遍的嘗試,邱吉爾的論斷得到證實了嗎?

2018年06月26日

陈清泰:中国制造要赶上新产业革命“这班车” 陈清泰:中国制造要赶上新产业革命“这班车”

中国需要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化。

2018年06月26日

韩水法|社会焦虑与最低共识——在“文化:焦虑与认同”论坛上的发言 韩水法|社会焦虑与最低共识——在“文化:焦虑与认同”论坛上的发言

文章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在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成功举办名家圆桌之“文化:焦虑与认同”。此文系作者在论坛发言内容。三会学坊公众号。投稿和合作请联系邮箱:1922273801@qq.com文章导读今天,整个世

2018年06月25日

任剑涛朱丹|意识形态与国家治理绩效 任剑涛朱丹|意识形态与国家治理绩效

国家治理绩效的高低究竟与意识形态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是一个需要探析的问题。

2018年06月25日

马克思:青年如何选择职业 马克思:青年如何选择职业

我们应当认真考虑:所选择的职业是不是真正使我们受到鼓舞?我们的内心是不是同意?我们受到的鼓舞是不是一种迷误?我们认为是神的召唤的东西是不是一种自欺?但是,不找出鼓舞的来源本身,我们怎么能认清这些呢?

2018年06月25日

韩水法 | 社会焦虑与最低共识——在“文化:焦虑与认同”论坛上的发言 韩水法 | 社会焦虑与最低共识——在“文化:焦虑与认同”论坛上的发言

一个良好的社会,就是普通人能够过上安安静静、清楚明白的简单日子。

2018年06月25日

任剑涛 朱 丹 | 意识形态与国家治理绩效 任剑涛 朱 丹 | 意识形态与国家治理绩效

国家治理绩效的高低究竟与意识形态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是一个需要探析的问题。

2018年06月25日

马克思:青年如何选择职业 马克思:青年如何选择职业

我们应当认真考虑:所选择的职业是不是真正使我们受到鼓舞?我们的内心是不是同意?我们受到的鼓舞是不是一种迷误?我们认为是神的召唤的东西是不是一种自欺?但是,不找出鼓舞的来源本身,我们怎么能认清这些呢?

2018年06月25日

宋林飞:中国改革开放的阶段性特征与趋势 宋林飞:中国改革开放的阶段性特征与趋势

科学技术从跟随、引领并重到引领为主,市场产品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是新时代中国发展的大趋势。

2018年06月24日

中国社会学思想传统中的严复、孙本文、梁漱溟、吴文藻、费孝通 中国社会学思想传统中的严复、孙本文、梁漱溟、吴文藻、费孝通

作为中国的社会学者,我们必须导引我们的学生,要认真地学习我们这个学界的先辈,是如何在我们自己的这片国土上,吸收和发展社会学这个学科的思想的,要充分了解他们有什么创造性的思想,以及这些思想如何丰富了社会学的学术宝库。

2018年06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