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 关注+ 订阅

微信号:shanghaiwenxue

功能介绍:《上海文学》是文学经典与新生力量的融合,期刊栏目有小说,专栏,散文,诗歌;我们坚持纯文学高品位的编辑方针,是文学爱好者不容错过的海派纯文学杂志.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人间走笔 | 曹乃谦:学书六十年,而今才知砚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5月号学书六十年,而今才知砚曹乃谦首先是这个书名就引起了我的兴趣。《砚的魅惑》,砚,会有什么魅惑呢?再一个是,我喜欢写毛笔字,文房四宝纸笔墨砚,而这就是本说“砚”的书,我自然也是想看看。没文化人的特点,有图片总是先看图片。隔个一两页,就有一幅图片,都是砚台,各种各样。原

2017年05月17日

评论 | 宋嵩:现代哥特与哈姆雷特之间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5月号现代哥特与哈姆雷特之问宋嵩《玩偶之家》是陈雪对写作惯性的一次拮抗,彰显了她自我突破的努力。长篇小说的结构技术在此被替换为雕琢细节、塑造形象、营构气氛的能力,恰如其分地诠释了短篇小说“圣手”汪曾祺所说的“气氛即人物”的创作诀窍。根据叙事视角的转移,小说文本大致可分为

2017年05月15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峡海叙评 | 陈雪:玩偶之歌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5月号玩偶之歌陈雪陈雪(1970~)台湾作家,本名陈雅玲,专职写作。曾获《中国时报》开卷十大好书奖。著有长篇小说《摩天大楼》《附魔者》《桥上的孩子》等八部;散文集《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恋爱课:恋人的五十道习题》《人妻日记》等四部。下午时

2017年05月15日

新诗界 | 杨勇:中年短章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5月号中年短章杨勇海上花晨起,用一座咖啡馆来约文字里跑偏的人,像在文档里改过一段热辣而幽微的文字。写作后驱车,春风顺势掠走她的头痛和失眠,无意瞥见梅花,在广厦黑暗的夹缝中一闪。是的,纸筝真是该嫁给蓝天了,给它一根线,让他在海上,在江

2017年05月12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短篇小说 | 张畅:许愿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5月号许愿张畅六十岁大寿,鱼头馆,两大桌的亲戚朋友把原本不大的包间围个水泄不通,来回上菜的年轻服务员都踮着脚尖,生怕踩到客人的脚。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声音,含混而吵闹的谈话声,起哄的、大笑的、抽烟的、醉酒的,陈喜斌的眼睛扫过每一个人,哪一个都认识,哪一个都陌生。有共事多年的同事,有曾对他

2017年05月12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短篇小说 | 陈蔚文:一次飞行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5月号一次飞行陈蔚文到洛杉矶两天了,混乱时差还没全倒过来,以致把去纽约的时间记错,等她晚饭后突然想起,查到行程单,才发现就是今晚的飞机!他大哥替他们打电话叫了出租车,十分钟后到,他们便匆忙收拾行李。赶到洛杉矶国际机场,也就是当地人称为“LAX”的机场,离起飞时间已不宽

2017年05月11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诺日朗因缘 | 杨炼:母亲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5月号母 亲杨 炼1972年底,距离我父母打包、下乡两年多一点儿,原来下决心远离北京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突然意识到:在北京保留一个住处多么重要!同理,原来那么轻易放弃住处多么愚蠢。留一个住处,意味着你仍然算是“北京人”,好像占有了一个返回的桥头堡,而失去它则意味着你将永远漂流在贫穷、陌生的“外地”——这个词,

2017年05月10日

人间走笔 | 赵荔红:金钏儿之死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金钏儿之死赵荔红《红楼梦》,一部大书,常读常新。头绪万千,究竟从何入笔?且来谈谈金钏儿,看看一个小小人物的命运,以及从这个小人物身上,反照、映衬出的那些主要人物,那令人沉思慨叹的命途。金钏儿,王夫人的贴身丫鬟。姐姐是金钏儿,妹妹是玉钏儿。钏是首饰,一对儿首饰。金钏儿第一次

2017年04月12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中篇小说 | 陈家桥:玉米(节选)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玉 米陈家桥1 天上有云,地上有草,我们每一个人需要的是生活。王大良在绩溪路上找旅馆的时候,她想的不是什么生活,她就是要找个有本事的律师,看能不能把儿子的事情给改回来。虽然,希望并非很大,也可以讲,希望基本上没有,反正就这回事,比没有指望地干耗着要强。以前她也找过人,但别人都讲凡事要走法律途径,你儿

2017年04月12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作家讲坛 | 张炜:超验阅读及其他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超验阅读及其他张炜超验阅读 从读者的理解力和阅读对象两个方面看,超出个人经验的那一部分,或许是极其重要的。这一部分属于“超验阅读”(这里的“超验”一词不作为一个完全的哲学概念使用)。与这种阅读相对应的,就是那些我们很容易领会的、比较熟悉的内容,可称之为“社会化阅读”。后者

2017年04月11日

人间走笔 | 安谅:左邻右舍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左邻右舍安谅杜家伯伯 在他的称谓上,我落笔时犯难了。按习惯,他是和我父亲一个单位的同事。父亲叫他老杜,我们叫他爷叔,比较顺理成章。可是与我差不多同龄的发小,都直呼他老杜,他似乎也应答了,这令我有点无所适从了。想他应该比我父亲略长一些,他最小的女儿,也与我大姐同龄,而

2017年04月10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我的5G | 张辛欣:我的伪造生涯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我的伪造生涯张辛欣标题几乎是我的墓志铭。我被推进圣琼斯医院急诊室,胃持续绞痛,放射到后背并且肾脏,计算机断层扫描显示,胃里有异常阴影,肝脏散布颗粒,右肾有一个瘤子。急诊怀疑胃癌,立刻转专科,一分为二,消化道科和泌尿科,预约胃镜,做核磁共

2017年04月10日

人间走笔 | 安谅:左邻右舍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左邻右舍安谅杜家伯伯 在他的称谓上,我落笔时犯难了。按习惯,他是和我父亲一个单位的同事。父亲叫他老杜,我们叫他爷叔,比较顺理成章。可是与我差不多同龄的发小,都直呼他老杜,他似乎也应答了,这令我有点无所适从了。想他应该比我父亲略长一些,

2017年04月10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我的5G | 张辛欣:我的伪造生涯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我的伪造生涯张辛欣标题几乎是我的墓志铭。我被推进圣琼斯医院急诊室,胃持续绞痛,放射到后背并且肾脏,计算机断层扫描显示,胃里有异常阴影,肝脏散布颗粒,右肾有一个瘤子。急诊怀疑胃癌,立刻转专科,一分为二,消化道科和泌尿科,预约胃镜,做核磁共振,把增强剂打入静脉,

2017年04月10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凝视文学与人 | 王蒙 池田大作:和平友好的新果实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和平友好的新果实“凝视文学与人”专栏王蒙 池田大作池田大作:没有一个人能自己一个人活。同时可以说,被人际关系烦恼、左右是人生之常。有明确的目的地活,认真建立好的人际关系,是人生幸福的条件。王蒙先生在《我的人生哲学》中写道:“我们的文化传统特别注重

2017年04月07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凝视文学与人 | 王蒙 池田大作:和平友好的新果实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和平友好的新果实“凝视文学与人”专栏王蒙 池田大作池田大作:没有一个人能自己一个人活。同时可以说,被人际关系烦恼、左右是人生之常。有明确的目的地活,认真建立好的人际关系,是人生幸福的条件。王蒙先生在《我的人生哲学》中写道

2017年04月07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诺日朗因缘 | 杨炼:《山海经》人物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山海经》人物杨炼我为什么带着一本《山海经》,去见那个1986年籍籍无名、现在在中国却无人不晓的顾彬先生?这还真是个颇为神秘的问题。1986年,距离我的黄土南店写作起点十年之后,我手上,已完成了组诗《半坡》《敦煌》《诺日朗》,它们构成了第一部组诗集《礼魂》。而且,

2017年04月06日

《上海文学》新刊推荐 诺日朗因缘 | 杨炼:《山海经》人物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7年4月号《山海经》人物杨炼我为什么带着一本《山海经》,去见那个1986年籍籍无名、现在在中国却无人不晓的顾彬先生?这还真是个颇为神秘的问题。1986年,距离我的黄土南店写作起点十年之后,我手上,已完成了组诗《半坡》《敦煌》《诺日朗》,它们构成了第一部组诗集《礼魂》。而且,我也已开始写作更

2017年04月06日